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葉寧閻苑廷

葉寧閻苑廷

丫丫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為葉寧閻苑廷的小說叫假如他曾愛過我,是由言情小說家丫丫打造的一本經典虐愛小說。沒人知道,在知道要嫁給他的那一天,她有多幸福。也沒人知道,新婚當晚,他渾身酒氣帶著別的女人睡進他們的新房,她有多絕望。
  “你不也一樣嗎?”
  葉寧聲音晦澀,“被迫放棄自己所愛的女人,娶了一個憎惡到骨子里的女人,你心里也必然很煎熬吧?”
  “可我跟你不一樣。”閻苑廷眼底掠過一絲極端的憎惡,“除了你,我還有成千上萬個選擇,但你,這輩子是注定待在地獄里爬不起來。”
  大手用力一甩,“別讓我知道,你跟姓祁的還有任何聯系,否則,別怪我讓你們葉氏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葉寧猝不及防被甩在床上,下一秒,砰地一聲,男人甩門離開。
  她苦澀地笑了一聲,忽然,胃里一陣惡心,她臉色一變,沖進洗手間狂吐了起來。
  耳邊,男人凌厲的嗓音透過深遠記憶傳來,“葉寧,別自取其辱,你很聰明,知道我在說什么……”
  那是第一次,席宇珩再知道她懷孕的時候,說的話。
  她還記得特別清楚,那個時候,他不知道從哪個女人的香閨里走出來,醉醺醺的,身上還有女人未褪去的香水味。
  葉寧仰頭看著鏡子,鏡子中,她臉色蒼白到沒有一點血色。
  忽然,她想到了上一次,躺在醫院里面對著的冷冰冰的床板跟儀器。
  這一次,她不會再讓悲劇重演了。

96萬字更新:2020/03/26

在線閱讀

  主角為葉寧閻苑廷的小說叫假如他曾愛過我,是由言情小說家丫丫打造的一本經典虐愛小說。沒人知道,在知道要嫁給他的那一天,她有多幸福。也沒人知道,新婚當晚,他渾身酒氣帶著別的女人睡進他們的新房,她有多絕望。

免費閱讀

  街道,勞斯萊斯車上。

  女人輕輕的笑聲從后座車位傳了出來,“閻總,你也知道,現在局勢動蕩,上面對受賄這件事查的非常嚴。這么大一筆數目,就算是你把錢補進去了,他也很難出來。”

  閻苑廷淡笑道,“聽說洪小姐對強東那塊地皮很感興趣,我已經叫人擬好轉讓書了。”

  “閻總做事果然爽快。”洪小姐贊嘆,“不知道那葉康樂跟你是什么關系,值得你這樣為他?難不成……是為了你那姓葉的小秘書?”

  所以,才大半夜派人去機場接她?

  閻苑廷冰眸微微瞇起,“洪小姐也說,她只是個秘書。”

  洪小姐一愣,失笑,“是我多想了。”

  突然叮地一聲,手機響了一下,閻苑廷眼角余光一掃,冰冷孤傲的臉浮現滲人寒冰,他嗓音猛地一沉,“停車。”

  司機停下。

  閻苑廷轉頭看向旁邊詫異的女人,“抱歉,我突然有要事處理。”

  大雨過后就是艷陽天。

  新世紀酒店7205房間門口,葉寧深吸了口氣,敲響了房間的門。

  “吱呀!”地一聲門被打開,祁振哲下半身圍著條白色浴巾,雙手抱臂倚在門檻,笑瞇了眼,“葉秘書果然沒讓我失望。”

  葉寧面無表情地走進去,“你想怎樣?”

  哐當地一聲,門被關上。

  祁振哲慵懶地倚在門檻上,一雙桃花眼笑的勾魂攝魄,“還能怎么樣?無非就是想跟葉小姐把革命的友誼在升華一下。”

  “做我的女人。”他大手去攬葉寧的腰,“你父親虧空的錢明天將會到賬。”

  葉寧退后一步,避開他的手,“我記得祁少你已經有未婚妻了。”

  “我跟林家的千金只不過是利益關系。”男人抬步逼近,慵懶的嗓音有些哀怨,“你不喜歡,我取消婚姻就是了,沖鋒軍侯陣許久,你就打算這么晾著我?”

  “我記得,祁氏跟林氏近期有合作一個大項目吧?”葉寧拿出手中的錄音筆,“不知道,林家聽到這句話會是什么反應?”

  祁振哲眼眸一沉,抓住她的手腕,猛地往前一拉,邪邪笑道,“管她們什么反應呢,來,寶貝,我們在床上細說,怎么救我未來的岳父大人?嗯?”

  性感薄削的唇瓣吻下,葉寧臉色遽變,正打算伸手推開他,忽然,“砰!”地一聲,門被一腳踹開。

  祁振哲轉頭,看著閻苑廷面無表情屹立在門口,眼底閃過一絲震驚,“閻總?”

  觸及到那雙如陰鷙的眼眸,葉寧身子抖了一下,下意識地推開攬住她腰的男人。

  下一秒,疾風掠過,閻苑廷重重一拳砸在祁振哲臉上。

  “砰!”祁振哲猝不及防打倒在地。

  閻苑廷兇狠地攥住他的衣領,眸底閃爍著一股無法遏止的怒火,“你特么膽子挺大,連我的人也敢動?”

  “閻總說什么話?”祁振哲用手背擦了一下唇角流出的血跡,低低地笑了,“葉秘書是你的秘書,又不是你的太太,男歡女愛,難不成還得跟你報備不成?”

  閻苑廷一雙冰眸倏地染上層嗜血的寒意,拳頭攏下,葉寧臉色一變,抓住他的手腕,“閻總。”

  閼氏集團跟祁氏集團融資開拓海外石油開采,在這其中不能出現任何意外,這一拳砸下去,有可能砸的不是祁振哲這個人,而是砸掉了幾十個億。

  這在閻苑廷看來,葉寧無疑是在袒護祁振哲,他冰冷的眸子冷冷睨著她,“怎么?舍不得了?”

  祁振哲搖晃地站起身,輕佻的笑,“葉秘書,看來,今天不是時候,我改天我再來找你。”

  葉寧目送祁振哲走遠,看向閻苑廷,“你怎么會在……”

  忽然,男人身上戾氣暴漲,攥住她的手腕反手一甩,“砰!”,葉寧猝不及防被他甩在墻上,她腹部一陣抽疼,微縮了身。

  巨大的陰影籠罩而下,一只冰涼的大手掐住她的脖頸,刀刻般俊美的臉陰霾一片,“解釋呢?這次你的解釋是什么?”

  “我沒什么可解釋的。”葉寧仰頭看向他,“況且,我的解釋,你不是一向也不在乎嗎?”

  滔天的怒意就像是決堤的洪水崩開了堤口。

  曾經她也跟他說過同樣一句話。呵,那個時候,她害死了他的孩子,正打算跟她的心上人私奔呢。

  “你說的沒錯,”憤怒到了極致,忽然,閻苑廷低低地笑了,“一個在外面勾三搭四滿嘴謊言的女人,我的確沒什么可在乎的。”

  冷傲孤清的眸子冷冷睨著她,“但我相信,葉秘書應該在乎自己的父親吧?聽說,他挪用公司的公款被抓了。”

  葉寧十指緊扣,“你想說什么?”

  “只要我想,他一輩子也別想出來。”冷酷無情的話從男人口中吐出,閻苑廷薄削的唇滑到她耳邊,“葉秘書也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吧?中午,陪我去參加一個酒局,拿下合約,你爸當天就能出獄,能不能把握機會,就看葉秘書的了。”

  葉寧臉色有些蒼白,“我身體不舒服,不方便喝酒。”

  “這與我無關。”閻苑廷譏諷道,“為了救你父親,你都能取悅舉報他坐牢的男人來酒店,這不是葉秘書的拿手好戲嗎?”

  呵,要不是在她手機上安裝了定位系統,他還不知道這個女人寧愿陪姓祁的來酒店,也不肯低頭去求他。

  心臟針刺般疼了一下。

  “好。”葉寧攥了攥掌心,“我答應你。”

  閻苑廷臉一冷,厭惡地推開她,“回去換套衣服,別丟我的臉。”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