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廢少逆襲

廢少逆襲

醉夜偶艷 著

都市

《廢少逆襲》小說主要人物是方坤楚思敏,此書又名《超級女婿》,是由網絡作者醉夜偶艷寫的一本都市爽文。“哈哈哈,這個......這個土包子,竟然真的又帶了一顆蛋。不過,嘖嘖,這次竟然是金蛋,你老婆給的錢吧?!”楚思敏面紅耳赤,他猜得一點都沒錯。方坤這個家伙也真是,為什么四年了,每次都跟蛋離不開關系呢?!真是被他丟臉丟到家了。
  “媽,你在胡說什么,我......我已經跟方坤結婚四年了!”楚思敏著急的起身道。
  “四年?你也知道你在這個廢物面前浪費了四年的青春?難得馬先生愿意,從明天起,你去民政局和這個廢物離婚,然后商量跟馬先生的婚事!”楚老太太笑道。
  “哼,真沒想到,一個離過婚的女人也能煥發第二春,有這么有錢的男人給她買單!”
  “是啊,也不知道看上她哪一點,我化了妝不比她差!”
  “她現在一定高興的要命吧?!”
  “廢話,一出手就是六百多萬的東西,這樣的男人誰不想搶著要。”
  “這女人真好命,有了這樣的男人做靠山,以后楚家的地位又會上升了。”
  一幫親戚瞬間小聲議論了起來。
  方坤很尷尬,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子,被丈母娘這樣對待,她真的有把自己當人看嗎?也對,四年來,誰都把自己當成廢物,就連下人都沒有好臉色,更何況她呢?!

39.14萬字更新:2019/11/14

在線閱讀

  《廢少逆襲》小說主要人物是方坤楚思敏,此書又名《超級女婿》,是由網絡作者醉夜偶艷寫的一本都市爽文。“哈哈哈,這個......這個土包子,竟然真的又帶了一顆蛋。不過,嘖嘖,這次竟然是金蛋,你老婆給的錢吧?!”楚思敏面紅耳赤,他猜得一點都沒錯。方坤這個家伙也真是,為什么四年了,每次都跟蛋離不開關系呢?!真是被他丟臉丟到家了。

免費閱讀

  “要不,還是回家吧?!你后媽不會對你怎么樣的,這總比你在楚家過那種生活好許多呀。”

  “好許多?在楚家從始至終我只是個廢物而已,可方家的那個女人算什么?我摔的還不夠痛嗎?!”

  “但我始終是你的父親啊。”

  “可你有把我當成過你兒子嗎?!”

  沒有,從來沒有!從出生到懂事,他方坤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什么模樣,他與母親從小相依為命。十四歲那年,母親積勞成疾,從此撒手人寰。而他,也流落街頭,過著凄慘孤獨的日子。

  二十四歲那年,他終于見到了自己這個所謂的父親。他掙扎了許久,最終決定接納這個父親,融入自己從未體會到的父愛生活中,重新擁有一個溫暖的家庭。但沒有想到的是,那不過只是一場噩夢的開始。

  找尋方坤的真相,僅僅是方家那個女人為了救她自己的兒子。兩人都遺傳著父親同樣鮮有的血液,方坤是唯一血型匹對的那個人,她的親兒子需要方坤這個野種捐獻肝臟。

  捐獻之后,那個女人對自己倒也好。豪車、別墅,要多豪華有多豪華。方坤曾經一度以為自己找到了最好的幸福,有了最溫暖的家庭,但他死也沒有想到,這一切不過只是一個夢。

  一個女人報復私生子的夢!

  四年前,她突然收回了一切,那時候方坤才恍然發現,所有的東西其實一直都是那個女人的,汽車和房子都是那個女人名下的,就連自己所有的花銷,原來都是刷的信用卡,這筆賬壓榨了方坤最后的利用價值。

  他被逼入贅到了江都的楚家,成為第三位姑爺,完成了當初方家在江都的最后一筆生意。

  這四年來,他忍受的是楚家氣急敗壞的侮辱,他們憧憬的方家少爺不僅沒能幫他們在方家身上得到任何好處,還因為當初的婚姻而賠上一筆損失,更養上了這么一個無所事事的廢物。

  楚家人將所有的氣都撒到這個姑爺身上,方坤連一天好日子都沒有過上。

  甚至肝臟移植而突出的感染差點要了他的命,也沒人在乎。從那時起,他便發誓,他的東西他一定要拿回來。

  “走了!”

  轉過身走出咖啡亭的屋外,騎著我那輛停放在那個男人大奔旁邊的自行車,方坤連一點留戀都沒有便超著市中心的方向賣力的蹬去。

  烈日暴陽,氣溫高漲,地面上的空氣如同被燒開了一般。

  方坤騎著一輛自行車,身上的大藍背心和九分變成的七分褲,早已經濕潤得可以擰出水來。

  方坤將車停在一處豪宅門上,一個穿著黑禮服,姿色過人的美女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老婆!”

  “住嘴!”

  她是方坤的老婆,楚思敏。

  “我靠,家族聚會,你......你確定你是帶了腦子出門的嗎?你這打扮是來這搞粉刷嗎!”

  “工地勘察完便干了過來!沒時間換!”方坤撓了撓腦袋,不好意思道。

  “你還真是個廢物,你不會打車來啊。”楚思敏翻了一個白眼“東西帶了嗎?!”

  “帶了!”

  楚家的家族聚會,更像是一群人的爭奇斗艷,楚思敏為了今天這個聚會,特意拿了十萬塊錢讓方坤買禮物,只求討得楚家老太太的歡心。畢竟,老太太一高興,在家族的地位才能得到提升。

  “行了,呆會記得別亂說話。”楚思敏掃了他一眼。

  “從后門進去,二樓客房里我給你準備了衣服!”

  “知道了。”

  推著自行車,方坤來到了后門。這里本是傭人的通道,大部分的傭人對于這位姑爺的出現并不奇怪,甚至習以為常,唯獨楚家的管家李阿姨,每次看到他都忍不住對他冷嘲熱諷,說他盡干的都是些老鼠勾當。

  穿過后門走廊,方坤一路貓著身子躡手躡腳的來到了二樓。

  等換好衣服,方坤提著禮物這才重新回到一樓大廳。

  “喲喲喲,這不是我們的廢物三姑爺嘛,怎么?今年還是送的雞蛋嗎?!”

  “哈哈,這三年送的雞蛋如今都可以開個養殖場了!”

  “你們懂什么,這叫蛋輕情義重,我就不行了,今年不景氣,給老太太只能送給一百多萬的青花瓷了!”

  緊接著,這幫人哄然大笑。

  “喲,這次是什么,讓我先看看!”楚一鳴一把奪過方坤手里的盒子,一把直接撕開了包裝。

  “哈哈哈,這個......這個土包子,竟然真的又帶了一顆蛋。不過,嘖嘖,這次竟然是金蛋,你老婆給的錢吧?!”

  楚思敏面紅耳赤,他猜得一點都沒錯。

  方坤這個家伙也真是,為什么四年了,每次都跟蛋離不開關系呢?!真是被他丟臉丟到家了。

  “金蛋難道不好嗎?說的你好像就很有新意一樣!”方坤道。

  “我雖然談不上新意,但是我有誠意啊,一百六十萬青花瓷!你買的起嗎?”楚一鳴得意的晃了晃手上的古董。

  買不起!

  楚一鳴是二姐的兒子,楚家目前唯一的男丁,媽視他為掌上明珠。如今在集團里全權掌管這兩家分公司,再加上二姐一家偏愛這個兒子,這個家伙早就富得流油了。

  一百多萬的禮物,對他來說,不過也就是一輛跑車的錢而已。

  但楚思敏沒有啊,跟方坤結婚四年,集團地位一天不如一天,還得肩負整個家庭的開支,哪有那么多的錢。這十萬,還是自己省吃儉用兩三個月才擠出來的。

  “金蛋雖小,可也是金啊。”

  正在此時,一聲蒼老有力的聲音傳來。楚老太太在一個中年肥碩男人的陪同下,緩步走了下來。

  一幫人集體閉嘴,乖乖的立在原地。

  楚老太太坐下后,笑了笑,揚了揚手上戴著的嶄新的綠色大寶戒,望了眼方坤,笑道:“別誤會,我不是說金蛋就是什么好東西,我的意思是,它根本就是個垃圾,和你一樣!”

  “看到這個了寶石戒指嗎?價值六百七十萬的祖母綠。”

  “你這個廢物就算一輩子也買不起!”

  六百七十萬!

  所有人目瞪口呆,楚家雖然是市區里的二流貴族,但對于一個六百多萬的寶石作為禮物來送的話,還是非常驚訝的。

  “哦,馬先生送我的。”楚老太太沖旁邊的肥碩中年人笑了笑,邀請他坐在自己的身旁。

  “思敏,你坐馬先生的旁邊。”

  思敏一愣,回眼看了下方坤,終究還是耐不過楚老太太的邀請,乖乖靠著旁邊坐了下來。

  楚老太太的身邊一向是坐最喜歡的人,誰今年靠她坐了,誰接下來一年基本上位置穩固。楚思敏不明白媽為什么要這么安排,內心有些忐忑,一雙玉手因為緊張而緊緊的握住。

  “這位馬先生,是咱們市區的橡膠大王,身家數億,咱們市有名的鉆石王老五,思敏,你跟馬先生可是同一個學校的哦。”

  “媽,馬先生比我高出整整十二屆呢!”

  “那有什么關系?說到底,還不是同學嘛。對嗎?馬先生?!”

  “伯母說的對!”馬先生嘿嘿一笑,眼光卻一刻也沒有從楚思敏身上離開過。

  看到馬先生的反映,楚老太太心領神會“既然是同學,那也就是知根知底了。馬先生你這么喜歡我這個女兒,那真的是她的福分啊。不過,馬先生大可放心,我這個女兒雖然嫁人四年,但據我了解,他們一向都是分房睡的。”楚太太笑道。

  楚思敏眉頭一皺:“媽,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呵呵,馬先生喜歡你,而且,也不嫌棄你結過婚,既然他這么有誠意,這門婚事我也就替你答應下來了。”

  馬先生是市里的橡膠大王,女兒能嫁給這樣一位富商,對楚氏集團來說,簡直是如虎添翼。

  “媽,你在胡說什么,我......我已經跟方坤結婚四年了!”楚思敏著急的起身道。

  “四年?你也知道你在這個廢物面前浪費了四年的青春?難得馬先生愿意,從明天起,你去民政局和這個廢物離婚,然后商量跟馬先生的婚事!”楚老太太笑道。

  “哼,真沒想到,一個離過婚的女人也能煥發第二春,有這么有錢的男人給她買單!”

  “是啊,也不知道看上她哪一點,我化了妝不比她差!”

  “她現在一定高興的要命吧?!”

  “廢話,一出手就是六百多萬的東西,這樣的男人誰不想搶著要。”

  “這女人真好命,有了這樣的男人做靠山,以后楚家的地位又會上升了。”

  一幫親戚瞬間小聲議論了起來。

  方坤很尷尬,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子,被丈母娘這樣對待,她真的有把自己當人看嗎?也對,四年來,誰都把自己當成廢物,就連下人都沒有好臉色,更何況她呢?!

  “不行,我不會離婚的!”

  “混賬,你說什么?!”楚老太太憤怒的站了起來。

  “我說,我不會離婚的,更不會嫁給他!”

  “啪!”

  一巴掌重重的扇在楚思敏的臉上。

  “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迷藥昏了頭?馬先生是什么地位?那個廢物是什么地位?我告訴你,今天這門婚事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否則的話,你別怪我手下無情!”

  摸著發痛的臉,楚思敏淚如雨下,媽的表情如同吃人一般。如果不答應,她明白,媽絕對不會手下留情,她一向是說得出,做得到,甚至手段讓人不寒而栗的!

  她看了一眼旁邊的方坤,咬了咬嘴唇。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