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絕世傻婿

絕世傻婿

北燕凝水 著

都市

霍韜柳茜是《絕世傻婿》小說里的主要人物,這本小說又叫做《第一豪婿》,作者是北燕凝水。三年前,柳天龍撒手人寰,立下遺囑:如霍韜自進入柳家起五年內離開柳家,所有柳家財產全部捐獻,五年后將柳家一成財產留給霍韜。柳天龍死后,整個柳氏集團由其大兒子柳興業掌管,經過幾年的打壓異己,最近終于獨攬大權,整個家族成了他的一言堂。霍韜進入柳家后,被柳天龍安排在柳氏大廈做了一名保安。
  “柳茜,你姓柳不是姓霍!
  你自己問問那個傻子他要不要,他知道錢怎么花嗎!”
  柳景天厲聲呵斥道。
  “你們不許欺負爸爸,不許欺負爸爸。”小可欣從柳茜手里掙脫開哭著跑向霍韜。
  霍韜一把抱起小可欣,雙眸中射出一道寒光,冷笑道:“你們放心,柳家的財產我一分不要。
  從今天起我與柳家恩怨兩清!”
  柳家族人一怔,誰也沒有想到傻了五年的人會說出這種話!
  年輕一輩兒的子弟哪能忍得了霍韜這般囂張,一個個摩拳擦掌就要準備動手。
  “夠了!”柳興業重重地拍著桌子吼道,對著身后的秘書招手說道:“把法律文件拿給他簽字。”

70.04萬字更新:2019/11/14

在線閱讀

  霍韜柳茜是《絕世傻婿》小說里的主要人物,這本小說又叫做《第一豪婿》,作者是北燕凝水。三年前,柳天龍撒手人寰,立下遺囑:如霍韜自進入柳家起五年內離開柳家,所有柳家財產全部捐獻,五年后將柳家一成財產留給霍韜。柳天龍死后,整個柳氏集團由其大兒子柳興業掌管,經過幾年的打壓異己,最近終于獨攬大權,整個家族成了他的一言堂。霍韜進入柳家后,被柳天龍安排在柳氏大廈做了一名保安。

免費閱讀

  除夕夜,凌月市家家戶戶張燈結彩,一簇簇一片片煙花在空中綻放。

  一棟別墅寬敞的大廳里,人影攢動熱鬧非常。

  五年前的今天,柳氏家主柳天龍,將衣衫破爛渾身是血的霍韜領回家中。

  讓柳家剛剛大學畢業美麗如仙女的柳茜,與其立即完婚,強硬要求柳茜五年內不得離婚,而且必須要生一個孩子。

  柳茜,是柳天龍二兒子所生,父母自幼因車禍過世,由柳天龍一手撫養長大。

  在她抗爭無果后,只得含淚與霍韜結婚,二人同房,以人工授精的方式生有一女,隨了柳姓。

  三年前,柳天龍撒手人寰,立下遺囑:如霍韜自進入柳家起五年內離開柳家,所有柳家財產全部捐獻,五年后將柳家一成財產留給霍韜。

  柳天龍死后,整個柳氏集團由其大兒子柳興業掌管,經過幾年的打壓異己,最近終于獨攬大權,整個家族成了他的一言堂。

  霍韜進入柳家后,被柳天龍安排在柳氏大廈做了一名保安。

  一干就是五年!

  五年來,他無論是在公司還是在家里就如同一個啞巴。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爸爸”三歲的柳可欣,剛一進門就向坐在角落的霍韜擺擺手。

  霍韜裹了裹身上的軍大衣,咧著臟兮兮的大嘴沖著小可欣傻笑著。

  柳茜一把將小可欣拉到一旁!

  五年來,她眼里的淚都已經留盡了!

  大學畢業時,意氣風發的她想做個女強人,可就是這個‘木頭’毀了自己的一切!

  好在,馬上就要結束了!

  “你們快看,那個人來了。”

  “聽說,她負責的公司快要破產了。

  活該!她這輩子就是守活寡的命!”

  柳家的族人們走過來虛情假意地打著招呼。

  柳茜小心翼翼地回著禮,她這幾年就像個,背后風言風語說什么的都有。

  在公司又無人幫襯,日子過得很是清苦。

  “哎呦!你們看,今天霍傻子也來了!看這意思晚上還得值夜班唄。

  好狗!”

  一個身穿高檔西服,帶著黑邊眼鏡的帥氣男子大聲譏笑道。

  說話的是現任家主柳興業的大兒子柳景天,二十八歲,現任柳氏集團建筑公司總經理,算的上年少有為,因擔心霍韜分柳家家產的原因常年對霍韜侮辱打罵。

  “柳景天!今天是過年,你不要太過分!”

  柳茜嬌聲呵斥道,她不想讓女兒看到霍韜被別人嘲笑的模樣。

  “茜妹,心疼了?

  為這么個廢物值得嗎?

  要不是他,你現在都是田家的闊太太了!

  你看看他狗樣兒,簡直就是個完美的大傻子!哈哈”

  柳景天指著霍韜放聲大笑道。

  柳家的族人看著霍韜不時用衣袖抹著鼻涕的傻帽樣子,頓時哄堂大笑。

  “你們不許笑我爸爸!”小可欣插著腰,生氣地嚷道。

  哄--,

  在場的族人再次發出一陣大笑。

  柳茜真想找個地縫鉆進去,心痛地一把將小可欣抱在懷里,躲在一旁。

  叮鈴鈴,叮鈴鈴,

  一陣急促的老式諾基亞手機鈴聲響起。

  在場的人面面相覷,只見霍韜,不慌不忙地,從大衣兜里掏出手機向門外走去。

  五年來,柳家的人從來沒有見到過霍韜打電話,甚至都忘記了他也是一個有手機的人。

  “你們快看,這個傻子居然會說話,還他媽的有個手機,哈哈。”

  屋子里,柳景天的嘲笑又引起一片笑聲。

  柳茜捂著小可欣的耳朵忍著眼里的淚水。

  屋外,天凝地閉,滴水成冰。

  “小韜,五年了,受了不少委屈吧。”電話里想起一個蒼老的男人聲音。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霍韜吐了八個字。

  “五年前的事處理完了,過了今夜凌晨,你的諾言就算完成了。”

  “柳爺爺,三年前走了。”

  電話里沉默了半晌說道:“到死都是那么倔,這次是我欠他的。小韜,回來吧,我歲數大了,活不了幾天了。”

  “你知道家里沒人歡迎我的。”

  “少提他們,沒一個爭氣的東西!我不能眼看著馮家的這份家業毀在他們手里!只要你回來,條件你隨便開!”

  “你當太爺爺了,是個重孫女兒,我想陪著她長大。”

  電話里沉默了良久,才道:“我安排人在凌月先給你買塊地,你先熟悉熟悉,我等你回來,別讓我失望!”說完電話那頭便掛了電話。

  霍韜一身輕松地回到大廳,用衣袖擦了擦凍得通紅的鼻子。

  哄,又是一陣大笑。

  “霍傻子,誰給你打電話?是不是讓你去買房?你買的起嗎?”

  “恩,是打算買一套。”

  霍韜難得開口說一句話,傻傻一笑,又坐回到角落的板凳上。

  哄--,

  在場的族人們一個個笑地前仰后合。

  門外,車聲想起。

  一個身材高大,披著黑色披風的五十多歲男子闊步走進大堂。

  整個大大堂霎時安靜了下來,徑自按位置落座。

  “霍韜來了嗎?”秘書接過披風,老者坐在大堂正中的椅子上。

  “爹,那傻子來了,在那蹲著呢。”柳景天立即回應道。

  柳興業環顧兩側,朗聲說道:“既然人都在,咱們長話短說。

  過了今夜十二點,老爺子留下的遺囑就到期了。

  霍韜原本就不是柳家的人,柳家對霍韜已有收留之恩!

  所以那一成財產完全是老爺子臨終前的胡話!

  算不得數!”

  “對,大伯說的對,憑什么把柳家的財產給一個外姓傻子。”

  “你們看看那個傻子的傻子樣兒?給他錢,他會花嗎?”

  “老爺子當年糊涂,我們不能糊涂!我柳家的錢是留給柳氏子孫吃飯的,不是拿來喂狗的!”

  柳家族人們你一句我一句同仇敵愾,沒有一個人同意給霍韜分配財產。

  “憑什么不算!那是當年爺爺親口應下的,立了法律遺囑的!”

  柳茜氣憤地嚷道,她也不清楚為什么會替霍韜出頭。

  也許是因為女兒,也許是因為那個妻子的虛名!

  “柳茜,你姓柳不是姓霍!

  你自己問問那個傻子他要不要,他知道錢怎么花嗎!”

  柳景天厲聲呵斥道。

  “你們不許欺負爸爸,不許欺負爸爸。”小可欣從柳茜手里掙脫開哭著跑向霍韜。

  霍韜一把抱起小可欣,雙眸中射出一道寒光,冷笑道:“你們放心,柳家的財產我一分不要。

  從今天起我與柳家恩怨兩清!”

  柳家族人一怔,誰也沒有想到傻了五年的人會說出這種話!

  年輕一輩兒的子弟哪能忍得了霍韜這般囂張,一個個摩拳擦掌就要準備動手。

  “夠了!”柳興業重重地拍著桌子吼道,對著身后的秘書招手說道:“把法律文件拿給他簽字。”

  一個瘦高的男子抱著一疊文件跑到霍韜身前,將文件鋪到桌子上,指著簽字的地方將筆遞給霍韜。

  霍韜看都不看提筆簽上自己的名字,銀光一閃食指出現一道傷口,就著流出鮮血按在自己的名字上。

  柳家的人相視而笑,滿臉鄙夷地看著霍韜。

  哀其不幸,恨其不爭!

  柳茜憤恨地扭過頭,眼前的一切讓她覺得惡心!

  可是,似乎誰都沒有注意到那把割破手指的刀!

  那把刀是如此的快!

  快到,在柳家人的眼前都沒有被注意道。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