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顧涼歡蕭錦珩

顧涼歡蕭錦珩

筱奈 著

言情

主角是顧涼歡蕭錦珩的小說名字叫《婚涼已久》,此書又名《情有不甘》,是由網絡作者筱奈寫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說。想到這些過往,蕭錦珩心里的怒火翻江倒海,他拄著拐杖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盯著顧涼歡,蒼白的臉上滿是憤恨,“你害死了大哥,逼瘋了大嫂,現在又綁架了童童,顧涼歡,你……該死!”“我沒有!”她不知道,蕭家不幸的事情為什么都算在了她的頭上。這十年,她唯一后悔的就是和蕭錦珩分開。
  半夜的時候,她被一盆冷水澆醒,短發的女人兇悍的盯著她,“顧涼歡是吧?”
  顧涼歡還未反應過來怎么回事,旁邊過來兩個高大的女人把她從大通鋪上拎下去,像扔垃圾一樣的把她扔在了廁所。
  “舔干凈之前不顧睡覺!”
  她從小生活艱苦清貧,但從來都不是孬種,更不可能被這些像垃圾一樣的人欺負。
  這些天積攢的委屈和仇恨,在這些監獄頭子欺負過來的時候,一下子爆發了。
  她像瘋了一樣的躥起來,跳到了那個頭頭的身上,扯著她的頭發,狠狠的咬住了她的脖子。
  顧涼歡的瘋狗行徑立刻遭來了一頓毒打,可她像感受不到一樣,咬著那個女人的脖子不松口,血腥在口腔里蔓延,刺激著她即將崩潰的神經。
  她不是不怕,而是怕到了極點。
  她也不是不恨,只是愛恨交織。

5.8萬字更新:2019/11/13

在線閱讀

  主角是顧涼歡蕭錦珩的小說名字叫《婚涼已久》,此書又名《情有不甘》,是由網絡作者筱奈寫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說。想到這些過往,蕭錦珩心里的怒火翻江倒海,他拄著拐杖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盯著顧涼歡,蒼白的臉上滿是憤恨,“你害死了大哥,逼瘋了大嫂,現在又綁架了童童,顧涼歡,你……該死!”“我沒有!”她不知道,蕭家不幸的事情為什么都算在了她的頭上。這十年,她唯一后悔的就是和蕭錦珩分開。

免費閱讀

  蕭錦珩看著顧涼歡眼角滑落的淚水,心頭重重的一顫,預料中報復的快意并沒有來,而是翻天的憤怒和煩躁。

  以及,不想承認的心疼。

  “顧涼歡,你算什么東西?”這個他曾經愛在骨子里的女人,居然說愛他是罪。

  可如果是罪,他們早已經罪孽深重,連神都救不了他們。

  這是蕭錦珩裹雜在恨里的深情。

  顧涼歡緊緊的抿著唇,像是聽不到蕭錦珩的話一樣,心口被人挖了一塊,四處漏風,這種結果,她何嘗愿意,只是窮途末路,唯有恨。

  “顧涼歡,不要以為躲在監獄里,你就可以心安理得,這輩子,我都要叫你生不如死。”蕭錦珩腥紅的眸子里泛著水光,捏著顧涼歡下巴的手越來越用力,帶著要捏死她的決心。

  顧涼歡臉色漲紅,呼吸之間的氣息越來越薄弱。

  她掙扎著最后一口氣,艱難的開口,“如果這樣,你可以快樂一點……那……那你就捏死我!”

  “你以為我不敢?”

  “死在你手里……也算是兩清了……”

  蕭錦珩手下留情了。

  顧涼歡在鬼門關險些回不來了,她在醫院前前后后趟了一周,出院的時候直接被警察帶走了,

  蕭家向來不會手軟傷害他們家人的人,顧涼歡以非法綁架和謀害判刑三年。

  坐在囚車上的時候,顧涼歡神思恍惚,想到了十年前,蕭錦珩為了保護她捅了別人一刀,以故意殺人罪被帶走的畫面。

  那個時候,他才十八歲,像個兇狠的狼崽子,在顧涼歡面前卻溫柔的不像話。

  他說,“你等我出來,娶你!”

  其實,也不怪他,要怪就怪他們之間的陰錯陽差。

  蕭錦珩不是和她一樣沒人要的野孩子,他是蕭家的大少爺,只不過是和家里鬧矛盾,偷偷跑了出來而已。

  蕭錦珩一出事,他的父親蕭方洲就找到了顧涼歡。

  蕭方洲用奶奶威脅她,她不得不妥協,只好撒謊騙蕭錦珩她和鄭浩好了。

  想到今日種種,顧涼歡心里跟吞了黃連一樣,不管蕭錦珩怎么對她,蕭錦珩始終都長在她的心上。

  顧涼歡抹掉了眼角的水痕,看向一旁的警察。

  她喉嚨傷了骨頭,淤青還沒有褪去,看上去觸目驚心,說話的聲音也粗粒的不像話,“我可以寫一封信嗎?”

  顧涼歡想要和蕭錦珩離婚。

  通往監獄的路并不好走,搖搖晃晃的。

  顧涼歡在下車之前將手里的紙遞給了押解的警察,“如果可以的話,幫我轉交給蕭錦珩。”

  信上的內容不多,短短的十來行,內容簡潔明了,她要求和蕭錦珩離婚。

  警察看過后,確定沒問題才點了點頭。

  顧涼歡道謝,一直到關進囚室,都沒有說話。

  半夜的時候,她被一盆冷水澆醒,短發的女人兇悍的盯著她,“顧涼歡是吧?”

  顧涼歡還未反應過來怎么回事,旁邊過來兩個高大的女人把她從大通鋪上拎下去,像扔垃圾一樣的把她扔在了廁所。

  “舔干凈之前不顧睡覺!”

  她從小生活艱苦清貧,但從來都不是孬種,更不可能被這些像垃圾一樣的人欺負。

  這些天積攢的委屈和仇恨,在這些監獄頭子欺負過來的時候,一下子爆發了。

  她像瘋了一樣的躥起來,跳到了那個頭頭的身上,扯著她的頭發,狠狠的咬住了她的脖子。

  顧涼歡的瘋狗行徑立刻遭來了一頓毒打,可她像感受不到一樣,咬著那個女人的脖子不松口,血腥在口腔里蔓延,刺激著她即將崩潰的神經。

  她不是不怕,而是怕到了極點。

  她也不是不恨,只是愛恨交織。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