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只想與你共一生

只想與你共一生

歐耶 著

言情

展顏溫時奕小說名字叫《只想與你共一生》,此書又名《時光也曾展顏笑》,是網絡作者歐耶的傾力之作。“想懷孕?這就是你的目的?”展顏恍然抬頭,那雙沒有光澤的眼盈滿怒意,即使看不見,里面的厭惡仍然精準的投射到她身上。讓她不止額頭,全身都鉆心的痛。“沒、沒有……”展顏咽了咽干澀的嗓子眼,她很想要個屬于他們的孩子,可是身體不允許啊。
  “當年我們兩家有意聯姻,我不知道時奕有了女朋友。聯姻的消息發布,你很快出國,時奕在追去機場的路上發生車禍,導致失明。”
  “我便去了F國找你,看到的卻是你和別人在教堂舉行婚禮。”
  王云卿漲紅了臉,“你告訴時奕了?”
  展顏瞇了瞇眼,答非所問地試探道:“當年你死活不肯回來,如今究竟有什么目的?”
  這話恰恰戳中了王云卿最心虛的地方,她拎起包,氣咻咻的起身。
  “我們沒什么好談的了。”
  展顏黯然,哪怕王云卿真有什么目的,她也管不到那么多了。
  走出餐廳,王云卿看著玻璃窗內的展顏,眼中驀地閃過惡毒的精光:“你給我等著!”
  展顏回到別墅的時候,天色已暗。

6萬字更新:2019/11/13

在線閱讀

  展顏溫時奕小說名字叫《只想與你共一生》,此書又名《時光也曾展顏笑》,是網絡作者歐耶的傾力之作。“想懷孕?這就是你的目的?”展顏恍然抬頭,那雙沒有光澤的眼盈滿怒意,即使看不見,里面的厭惡仍然精準的投射到她身上。讓她不止額頭,全身都鉆心的痛。“沒、沒有……”展顏咽了咽干澀的嗓子眼,她很想要個屬于他們的孩子,可是身體不允許啊。

免費閱讀

  溫時奕修長挺拔的身軀一震,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不在乎的笑了,還問她:“多久?”

  還能活多久?還要多久才肯消失在他的世界?

  萬箭穿心,習慣就好。

  展顏已經感覺不到胸腔下的心是不是還在跳動,扯著嘴角,麻木的開口:“十天。”

  于我而言,我的生命在跟你離婚,再也看不到你的那天,結束。

  溫時奕眼中閃過困惑,為什么她如此執著十天?

  十天很短,但對他來說,度日如年。

  剛想問,就聽到展顏淡薄而固執的說道:“如果你不想我一輩子都占著溫太太的位置,這十天不許再見王云卿。”

  溫時奕氣急,忍了又忍,十天后就是他移植眼角膜的日子,那天他要馬上,立刻,跟她離婚!

  沒在搭理展顏,溫甚讓守在車里的助理扶著自己進了屋內。

  所以他沒看到,身后女人瘦弱的身軀痛苦的蜷縮,卻不敢發出一絲痛叫,死死咬著唇,鮮血淋漓。

  展顏感覺腦子里仿佛有無數根針在扎,又像是有大錘在敲打,偏偏溫時奕和王云卿相擁的畫面又在這時竄了上來,引得頭痛更劇烈。

  她被逼得不停的撞著地面,企圖用另一種痛楚來轉移。

  “咚咚咚”……

  章助理出來,看到這一幕不禁大驚失色:“太太,您怎么了?我這就打急救電話!”

  他剛要撥打手機,就被一只充滿涼意的手給攔住。

  只見展顏臉色慘白,額頭上是觸目驚心的青紫,渾身濕得像是從水里撈出來。

  “沒事,你忙你的吧。”

  她搖晃著身體,腳步不穩的朝屋內走去。

  章助理有些發憷,但也明白這對夫妻的問題自己無權置噱,搖了搖頭,轉身開車離去。

  市中心,旋轉餐廳。

  王云卿約了展顏見面,開門見山道:“強扭的瓜不甜,展小姐,兩年了,你該把他還給我了。”

  展顏面對她理直氣壯的索要,絲毫不懼,淡淡的問:“你離婚了?”

  “你怎么知道?”王云卿一驚。

  她準備了一肚子的話,此刻在展顏了然的目光下無所遁形。

  “當年我們兩家有意聯姻,我不知道時奕有了女朋友。聯姻的消息發布,你很快出國,時奕在追去機場的路上發生車禍,導致失明。”

  “我便去了F國找你,看到的卻是你和別人在教堂舉行婚禮。”

  王云卿漲紅了臉,“你告訴時奕了?”

  展顏瞇了瞇眼,答非所問地試探道:“當年你死活不肯回來,如今究竟有什么目的?”

  這話恰恰戳中了王云卿最心虛的地方,她拎起包,氣咻咻的起身。

  “我們沒什么好談的了。”

  展顏黯然,哪怕王云卿真有什么目的,她也管不到那么多了。

  走出餐廳,王云卿看著玻璃窗內的展顏,眼中驀地閃過惡毒的精光:“你給我等著!”

  展顏回到別墅的時候,天色已暗。

  她看著二樓書房亮起的燈光,在心里默默計算,五天,一百二十個小時,她再也不要離開溫時奕一分一秒。

  她悄然上了樓,聽到書房傳來的說話聲,便走了過去。

  “王云卿回來了,你打算怎么辦?”

  這聲音的主人,展顏不陌生,是溫時奕的表弟,魏子豐。

  “盡快進行眼角膜移植,還有五天。”一向淡漠的男聲透著欣悅,讓展顏有些鼻酸。

  魏子豐無奈,再開口帶著點責備之意。

  “你說你這是何必?兩年前靠吃藥就能好的,你偏偏藏著不吃,拖到要換眼角膜。”

  “看不見才能更好的折磨那個女人,你真該看看她那愧疚卑微的蠢樣。”溫時奕不以為意,語調里滿是漫不經心,“一個健康的丈夫,她配嗎?”

  門口的展顏如遭雷擊,用盡力氣才倚著墻站穩。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