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都市 → 之手遮天

之手遮天

一起成功 著

都市

葉子軒龍秋徽是《之手遮天》小說里的主要人物,這本小說又叫做《只手遮天》,作者是一起成功。龍秋徽對自己有點生氣,觀察力居然還比不上一個無名小子,忍不住喝出一聲:“你究竟是誰?”“他是戴局長的遠親,從山里來華海見世面!”獨眼警員心頭一顫忙接過話題:“我剛接的火車!”年輕小子站了起來,懶洋洋的伸手:“葉子軒!”“遠親?”龍秋徽一怔,隨后怒喝:“閑雜人等,滾出現場!”
  “就連兇案現場也沒有共同點,四個人四種死法,死去時間也長短不一,在死者面前吃早餐,也是第一例!”
  龍秋徽眼里閃爍一抹光芒:“難道是隨機殺人?”
  白衣小子搖搖頭:“不,他們一定有聯系!”
  龍秋徽眼神一冷:“七叔吃了二十年公門飯,從來沒有出過差錯。”
  七叔嘆息一聲:“非要說有共同點,只有燃放的煙花了!”
  “我明白!”
  白衣小子漫不經心的伸伸懶腰,沒有在意龍秋徽毫不客氣地喝斥,年輕明亮的雙眼中,閃現一種比七叔和龍秋徽還要老練的表情:“我只不過覺得,四名死者之間,一定有某種神秘的牽連,四個人的死亡,都被一條看不見的繩索綁在一起!”
  “只可惜我們直到現在還沒有把這條繩子找出來。”
  他輕輕咳嗽一聲:“四條人命,或許只是一個開始!”說到這里,他慢慢向光滑餐桌走過去,沒等龍秋徽發出喝斥,年輕小子就坐到擺著碗筷的那個座位,掃過金大牙之后,就凝視面前吃剩的飯菜,然后伸出手去拿桌上筷子,但很快又縮了回來。

385.11萬字更新:2019/11/12

在線閱讀

  葉子軒龍秋徽是《之手遮天》小說里的主要人物,這本小說又叫做《只手遮天》,作者是一起成功。龍秋徽對自己有點生氣,觀察力居然還比不上一個無名小子,忍不住喝出一聲:“你究竟是誰?”“他是戴局長的遠親,從山里來華海見世面!”獨眼警員心頭一顫忙接過話題:“我剛接的火車!”年輕小子站了起來,懶洋洋的伸手:“葉子軒!”“遠親?”龍秋徽一怔,隨后怒喝:“閑雜人等,滾出現場!”

免費閱讀

  “嗖!”

  清晨六點半,一枚煙花呼嘯著在華海西側上空炸開,劃破了清晨的靜謐。

  煙花五顏六色,煞是好看,吸引了不少晨起民眾的好奇目光,不知道誰家有好事,大清早的燃放五彩煙花。

  還有幾個記性好的人想起,這個月好像是第四次見到五彩煙花了。

  而且,好像都是清晨。

  在晨起民眾好奇一番卻繼續忙碌自己生活時,六輛藍白相間的警車卻從不同方向鳴笛閃現,先后駛入鬧市地段的春花別墅,也就是煙花騰升之地,車子很快橫陳在玉石階梯前面,車門打開,涌出一大批荷槍實彈的警員,他們訓練有素地封鎖了全場。

  其中一輛車子鉆出一名年過四十的獨眼警察,鷹勾鼻、招風大耳,眼里閃爍精明之色,一雙手上青筋也盤蛇一般凸起,他無視跟車的白衣小子好奇,手指點了七八個警員,動作利索的直奔別墅里面,臉上帶著凝重之意。

  白衣小子輕輕嗅了一下空氣,淡淡的血腥氣息涌入鼻子,他神情猶豫了一下,最終解開安全帶向別墅走進去。

  “嗖!”

  在白衣小子跟在獨眼警察身后晃悠悠進去后,一輛吉普車也轟然駛至,橫在警戒線的前面,隨后車里跳下三個年輕女子。

  全都是一襲筆挺警服,充滿著青春和干練氣息。

  四周警員見狀微微挺直身軀,對著最前端的女子齊齊喊道:

  “龍隊!”

  被稱呼為龍隊的制服女子身材高挑,雙峰飽滿,長相也是無瑕疵的精致,標準的瓜子臉,微挺的瑤鼻,精巧的小嘴,膚色晶瑩如玉,面部線條如同刀削一般鮮明,烏黑秀發高高束起,被警帽恰到好處藏匿,配上犀利的眸子,自有一股說不出的英氣。

  面對十多名警員的恭敬問候,她的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微微點頭就帶著兩名女伴前行,皮鞋踩在大理石地板宛如密集的鼓點,得得得的敲擊著人心,很快,她就站在別墅的奢華飯廳,無視現場忙碌的警員和環境,目光直接鎖定她最想關注的地方。

  視野中,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靠坐在椅子上,胸前、腹部、大腿一片血紅,生機熄滅,看得出是慢慢失血致死。

  死者腳邊還有一個錢包,只是里面不見現金,手上戒指,脖子,鏈子也都不見影子,只留淡淡痕跡。

  冷艷女子柳眉微豎:“劫殺?”

  “龍隊!”

  現場忙碌的警察很快見到冷艷女子三人,每個人下意識地停滯手中動作,恭恭敬敬向她喊了一聲龍隊,彰顯出冷艷女子在警隊絕對地位,唯有那個身穿白衣的年輕小子無視她到來,背負雙手盯著現場查看,目光若有所思,宛如一個微服私訪的領導。

  “子軒,子軒……”

  帶隊的獨眼警員伸手扯了他一下衣衫,還連連使了幾個眼色,顯然要他跟冷艷女子打個招呼,白衣小子卻沒有絲毫理會,一言不發盯視著面前的尸體,獨眼警員的臉上掠過一抹無奈,山里來的孩子就是沒見過世面,見到死人嚇得跟石頭一樣呆滯。

  真不該情急之下把他也帶來現場!

  這小子什么人?

  在獨眼警員對年輕小子恨鐵不成鋼的時候,冷艷女子眼里也閃過一絲詫異: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她心里有著不小的疑問,但見到四周警員對白衣小子沒多大反應,一時摸不清對方來歷的她,也就沒有浪費太多的精力,把注意力轉移到正事上來:

  “這里究竟發生什么事了?”

  聽到冷眼女子再度喝問,四十多歲的獨眼警員走到她身邊,揚起一抹燦爛笑意開口:

  “龍隊,京城進修回來了?一路辛苦了!也不休息休息,回來就忙碌案子!”

  他嘆息一聲:“不愧是人民衛士啊!”

  “七叔,別說這些廢話了!”

  冷艷女子一挺自己的胸膛:“犯罪不止,我哪有心情休息?把現場情況給我說一下吧!”她一語雙關地冷哼:“讓我看一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在我地盤作案,哼,真是吃豹子膽了,敢給我龍秋徽難堪!”她還左手一揮,讓兩名女伴加入團隊做事。

  隨后,她的目光又落在走去大廳環視四周裝飾的白衣小子身上,后者依然無視她的存在,也像是沒聽到他們對話,一副目中無人的態勢,年紀輕輕就如此狂妄自大,讓冷艷女子無形中多了一抹反感,如非他沒有亂碰現場,不然她估計一腳把他踹飛。

  同時再度生出一抹疑問:誰讓他進來的?怎么沒人驅趕?

  龍秋徽,華海刑偵隊長,既是華海警界一朵耀眼的警花,還是罪犯聞風喪膽的克星,出道三年以來,她先后搗毀十五個犯罪團伙,拿下近百名罪行累累的犯人,其中包括十一名通緝犯,當然,最讓人側目的,她的父親還是華海赫赫有名的龍傲天。

  華海首富,家財千億!

  家境,功績,美貌,身手集于一身的女人,總是難免心高氣傲,平時連隊長和局長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她,見到白衣小子在自己面前裝叉,心里難免生出一抹譏諷,只是此刻沒有太多精力放在對方身上,離崗三月的她更想對這起兇殺案有所了解。

  “七叔,把現場情況說一下!”

  “是!”

  此時,被稱呼為七叔的獨眼警員挺直身軀,收起寬厚的笑容一點尸體:“死者金大牙,五十三歲,是本市著名的古董商人,資產過億,旗下有十一家門店,生有兩女一子,昨天下午四點離開家門,一夜未歸,警方早上見到煙花趕來發現了他!”

  “看身上血跡,他剛死不久,失血過多致死!兇手,則沒見影子。”

  他補充上一句:“這是金大牙一處秘宅,沒有傭人和保鏢!”

  “金大牙……我多少有些了解!”

  龍秋徽的眼里閃爍一抹光芒,把父親茶余飯后跟自己說過的事情,一點一點浮現在腦海:“發家不是很干凈,十三年前就是一個古墓盜賊,積累原始資金后就金盆洗手,搖身一變成為本市古董商人,但這幾年還算安分,甚至做了不少慈善活動!”

  “鋪橋修路,贊助孤兒,以為他會有一個不錯的結局,卻沒有想到會被人殺掉!”

  “七叔,讓人摸一下他的社會關系,看看有沒有嫌疑人,盡快判斷這起事件的性質!”

  在七叔應一聲馬上安排時,龍秋徽又在奢華飯廳和廚房走動了一番,燃氣灶是溫的,灶上還有熱熱的一鍋番薯粥,光滑的大理石桌上,除了一束仿真玫瑰花之外,還擺著四碟配粥小菜,一碟蔥爆雞蛋,一碟肉絲,一碟火腿,一碟花生米。

  桌上只有一副碗筷,碗里干干凈凈不見一粒米。

  兇手顯然是生了火,熱了鍋,熬上粥,做了菜,坐在慢慢死去的金大牙面前吃過早點之后才離開。

  龍秋徽忍不住冷笑:“這兇手,做事還真是從容啊。”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淡淡傳來:“一個人,殺人如果殺的多了,無論做什么別的事,都不會著急了。”

  龍秋徽眉頭一皺扭頭看過去,正見白衣小子晃悠悠的向這邊走來,目中無人的神情變成了溫潤笑容,聽到他助長兇手志氣的言語,龍秋徽對他的印象更加惡劣,正要出聲喝問對方是誰時,白衣小子卻淡淡開口:“兇手殺死金大牙,可以排除為財。”

  龍秋徽冷哼一聲:“你又知道?”

  “很明顯的事!”

  年輕小子似乎早料到她的疑問,手指一點四周墻壁:“大廳和餐廳總共掛著十三幅名畫,各個角落也擺著二十一個明清花瓶,價值超過三千萬,如果兇手真是為了錢財,隨便拿個箱子都可以把它們帶包走,現在一個不缺留在原處,為財不符邏輯!”

  “金大牙的錢包和手飾,只不過是障眼法,誤導警方覺得他為財殺人!”

  龍秋徽微露譏諷:“難道兇手不可以目光短淺,識不得字畫古玩?”

  年輕小子臉上沒有半點不快,保持著溫潤儒雅的笑容:“能悄悄殺掉金大牙還從容吃完早餐的兇手,如果你覺得這種人目光短淺,辨不出古玩字畫真假,我只能說太荒繆了,再說,真是求財兇手,絕對會寧殺勿縱,把所有古玩字畫一卷而空!”

  七叔點點頭:“有道理!”

  龍秋徽臉色難看:“別太自以為是!”

  年輕人輕聲問道:“七叔,煙花出現,這是第幾次了?”

  七叔聞言微微一怔,鬼使神差冒出一句:“第四次了,每次出現都有人死!”

  他顯然沒有想到白衣小子會向自己發問,不過還是把要說的話說完:“死的都是華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換句話說,兇手殺完人了,都會燃放五彩煙花通知我們過來,這也是警方能第一時間趕赴這里的緣故,只可惜,還是沒有堵到殺人兇手!”

  龍秋徽眉頭緊皺:“四次煙花,四條人命,連環殺手啊。”

  七叔點點頭:“是的,而且現場完全沒有一點線索留下。”

  年輕小子呼出一口長氣:“死的人呢?四位死者彼此之間,有沒有什么特別的關系?”

  獨眼警員斷然搖頭:“沒有,完全沒有。”隨后他又解釋一句:“我們已經查過,四位死者雖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可是出身和行業都不同,彼此間也只是點頭之交,沒有什么過深的瓜葛,平時更是沒有來往,背景……暫時也沒有發現交集。”

  “就連兇案現場也沒有共同點,四個人四種死法,死去時間也長短不一,在死者面前吃早餐,也是第一例!”

  龍秋徽眼里閃爍一抹光芒:“難道是隨機殺人?”

  白衣小子搖搖頭:“不,他們一定有聯系!”

  龍秋徽眼神一冷:“七叔吃了二十年公門飯,從來沒有出過差錯。”

  七叔嘆息一聲:“非要說有共同點,只有燃放的煙花了!”

  “我明白!”

  白衣小子漫不經心的伸伸懶腰,沒有在意龍秋徽毫不客氣地喝斥,年輕明亮的雙眼中,閃現一種比七叔和龍秋徽還要老練的表情:“我只不過覺得,四名死者之間,一定有某種神秘的牽連,四個人的死亡,都被一條看不見的繩索綁在一起!”

  “只可惜我們直到現在還沒有把這條繩子找出來。”

  他輕輕咳嗽一聲:“四條人命,或許只是一個開始!”說到這里,他慢慢向光滑餐桌走過去,沒等龍秋徽發出喝斥,年輕小子就坐到擺著碗筷的那個座位,掃過金大牙之后,就凝視面前吃剩的飯菜,然后伸出手去拿桌上筷子,但很快又縮了回來。

  他的眼睛里發出了光。

  龍秋徽和七叔的眼睛里,立刻跟著發出了光。

  “這個殺人的人,是用左手的。”

  “對!”

  “他比較喜歡吃。”

  “沒錯!”

  筷子在碗的左邊,別的菜幾乎原封不動,紅絲剩下的只有汁水。

  龍秋徽對自己有點生氣,觀察力居然還比不上一個無名小子,忍不住喝出一聲:“你究竟是誰?”

  “他是戴局長的遠親,從山里來華海見世面!”

  獨眼警員心頭一顫忙接過話題:“我剛接的火車!”

  年輕小子站了起來,懶洋洋的伸手:“葉子軒!”

  “遠親?”

  龍秋徽一怔,隨后怒喝:“閑雜人等,滾出現場!”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