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都市 → 被奪舍之后

被奪舍之后

瑞妞兒 著

都市

主角是柳牧任春雪的小說名字叫《被奪舍之后》,此書又名《第九十九次奪舍》,是由網絡作者瑞妞兒寫的一本都市逆襲爽文。良久,柳牧悠悠醒來。卻是頭疼欲裂,一些不屬于他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來,近乎撐爆他的腦袋。更有一道聲音,不甘心的在他心底吼叫著:“為什么?明明是我要奪你的舍,卻反被你奪了舍,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只是吼叫聲越來越小,那個家伙,似乎就這么煙消云散了。
  “你叔公司遇到了難處,只有任天成可以幫我。”
  “你只是個月工資兩千塊的服務員,不入贅任家,這輩子能有什么出息?”
  “你就算行行好,幫幫你叔!”
  “可這任春雪也太丑了吧?”柳牧為難的說道,“丑也就罷了,關鍵是還傻!”
  “你個傻叉,二十一世界什么最重要?錢啊!”趙凱一巴掌抽在了柳牧后腦勺上,
  “你入贅任家,最起碼至少能有錢拿!”
  “任家三個女兒,老大老二都嫁入了豪門,只剩老三待嫁,剛才任天成已經承諾了,只要任家一年之內能抱孫子,任天成就送給我們一百萬!”
  柳牧攥了攥拳頭,點頭說道:“叔,嬸兒,你們這是打算把我給賣了啊?”

55.24萬字更新:2019/11/12

在線閱讀

  主角是柳牧任春雪的小說名字叫《被奪舍之后》,此書又名《第九十九次奪舍》,是由網絡作者瑞妞兒寫的一本都市逆襲爽文。良久,柳牧悠悠醒來。卻是頭疼欲裂,一些不屬于他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來,近乎撐爆他的腦袋。更有一道聲音,不甘心的在他心底吼叫著:“為什么?明明是我要奪你的舍,卻反被你奪了舍,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只是吼叫聲越來越小,那個家伙,似乎就這么煙消云散了。

免費閱讀

  八月末,夜微涼。

  隨著風聲響起,云城上空醞釀了一天的陰云,終于開始翻騰。

  爾后,黃豆大的雨點傾瀉而下,伴隨著不時響起的驚雷,一次次照亮整個夜空。

  云頂山半山腰一處微陡的巖壁上,柳牧手握電筒,一臉震驚的的望向云頂山極頂。

  驀地,一道閃電自高空而下,狠狠轟向云頂山極頂。

  山頂發出陣陣雷聲,猶如音波攻擊般散向四周,更是震得柳牧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這已經是第八道雷擊了,山頂到底發生了什么?

  雨越下越大,山上流下的雨水沒過了青年的腳腕,柳牧縮了縮身子:時候不早,該回家了。

  這個念頭剛剛出現,山頂處突然有一道紫光沖來,不等柳牧有所反應,便轟在了他的身上。

  柳牧應聲倒飛而出,身體撞到一根樹枝后彈了回來,自此失去了知覺。

  良久,柳牧悠悠醒來。

  卻是頭疼欲裂,一些不屬于他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來,近乎撐爆他的腦袋。

  更有一道聲音,不甘心的在他心底吼叫著:“為什么?明明是我要奪你的舍,卻反被你奪了舍,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只是吼叫聲越來越小,那個家伙,似乎就這么煙消云散了。

  而隨著痛感消失,柳牧也理清了一切。

  之所以電閃雷鳴,是云頂山上有個修煉了五千年的武修在渡劫,結果渡劫失敗,被天雷劈了個身死道消。

  所幸武修的《造化心經》可保元神不滅,本打算對柳牧進行奪舍,結果稀里糊涂的自己反被滅了,一身修為記憶盡歸柳牧,雖然修為只剩一二,卻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相信柳牧若是步入武修一脈,很快就能達到被奪舍武修的巔峰!

  “難道是你保佑我?”收回思緒,柳牧低頭摸了摸胸前的鼎形玉墜。

  這是他父母留給他的唯一一件東西,他已經隨身攜帶了二十二年。

  柳牧是個孤兒,剛出生就被遺棄在了太平村。

  被太平村一位老者收養,因為襁褓里有一個刻有“柳”字的木牌,這才取名柳牧。

  在柳牧十六歲的時候,老者將柳牧托付給了他的兒子趙凱,跟隨趙凱來到了云城。

  柳牧也想過尋找親生父母,苦于毫無頭緒,最終也只能不了了之!

  “算了,不想了!”吐出一口濁氣,柳牧撿起散落一地的松菇,快步下了山。

  盡管已是晚上九點,家里似乎還有陌生人在:

  “老弟,雖然我家老三癡癡傻傻,臉上胎記明顯,想娶她的人可是排起了長隊呢!”

  “我是看在咱們兩個多年交情的份兒上,才打算便宜你家那小子的!”

  “再說了,你我兩家結為姻親,我能不幫你度過生意上的難關?”

  “你啊,沒事兒就偷著樂吧!”

  接下來是趙凱的聲音:“任大哥說的是,其實就算你不說,我也想向你提親的!”

  “叔,嬸兒,我回來了。”聽著好像在說自己,柳牧推門走了進去。

  “今天不是休班么,怎么回來這么晚?一身泥巴,摔溝里去了?”一見到柳牧,趙凱原本的笑臉不見了。

  王學梅也是一臉不耐煩:“還不過來見見你未來的岳父?”

  “嗯?”柳牧眉頭微皺。

  王學梅對面,是一個與趙凱年紀相仿的男子,乃是天成集團的董事長:任天成!

  “柳牧啊,今天你任伯伯過來提親,我們打算撮合你跟小雪,你小子就偷著樂吧!”趙凱說完,眼睛瞇成了一條縫。

  “叔,我還不想結婚。”柳牧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一句話,原本融洽的局面被打破了。

  任天成臉色很明顯變了變,看了下時間說道:“很晚了,我就先回去了,七天后是個好日子,我希望他們兩個能在那天成婚。”

  “老弟,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我想你應該明白。”

  “我明白,你盡管放心,一切我來搞定!”趙凱連連點頭,二人起身將父女二人送了出去。

  轉身關上房門,那張諂媚的臉才變得憤怒無比。

  王學梅更是沖著柳牧吐了口痰,黑著臉罵道:“你這個有爹生沒娘養的小野種,吃我家的睡我家的,我跟你叔好心好意要給你娶媳婦兒,你居然敢拒絕?你知道華夏就你這樣沒車沒房沒存款的光棍兒有多少嗎?三千萬啊!”

  “我才二十二,沒打算這么快娶老婆。”柳牧撇嘴說道。

  “柳牧,你是不是以為我們在跟你商量啊?我告訴你,這是命令!”

  “你剛出生就被我爸收養了,這些年我們趙家花在你身上的錢少說也有幾十萬吧?不娶了任春雪,你拿什么還我們?”

  “當年如果不是那老東西威脅不把家產留給我,你以為我會收養你這個野種?!”

  趙凱一拍桌子,點了根煙兒煙狠狠吸了一口,語氣也緩和了下來,

  “你叔公司遇到了難處,只有任天成可以幫我。”

  “你只是個月工資兩千塊的服務員,不入贅任家,這輩子能有什么出息?”

  “你就算行行好,幫幫你叔!”

  “可這任春雪也太丑了吧?”柳牧為難的說道,“丑也就罷了,關鍵是還傻!”

  “你個傻叉,二十一世界什么最重要?錢啊!”趙凱一巴掌抽在了柳牧后腦勺上,

  “你入贅任家,最起碼至少能有錢拿!”

  “任家三個女兒,老大老二都嫁入了豪門,只剩老三待嫁,剛才任天成已經承諾了,只要任家一年之內能抱孫子,任天成就送給我們一百萬!”

  柳牧攥了攥拳頭,點頭說道:“叔,嬸兒,你們這是打算把我給賣了啊?”

  “就算是吧,畢竟我們養了你這么久,你也該報恩了!”王學梅黑著臉說道,“再過幾天,一萌也該放暑假了,到時我家就沒你的容身之處了!”

  “那我睡在酒店得了,兩個月而已。”柳牧順著王學梅的話說道。

  “你他媽是不是逗我玩兒呢?”王學梅氣樂了,起身大叫道,“任春雪你答應也得娶,不答應也得娶,否則,我就把太平村那個老家伙送去精神病院,受盡折磨而死!”

  “你敢!”柳牧臉色一變,怒聲喝道。

  “我有什么不敢?作為兒媳婦,我公公有了精神病我送他治療,誰敢反對?村里的人只會認為我孝順!”王學梅冷哼一聲,“當然了,這一切,都在于你!”

  “我考慮一下,反正還有七天時間呢!”看王學梅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樣,柳牧最終還是慫了。

  擺擺手,轉身回了臥室。

  王學梅惡媳婦的名聲由來已久,為達目的,怕是真能做出那等喪盡天良的事情。

  柳牧自己受多少委屈無所謂,關鍵不能讓爺爺受傷害。

  當今世上,自己真正的親人,就只有爺爺一個人了……

  伴隨著晨曦射入房中,柳牧睜開了眼睛。

  雖是一夜未眠,柳牧卻神清氣爽。

  一晚上時間,柳牧將被自己奪舍了的修士留給自己的東西幾乎研究透了。

  這家伙在五千年的時間里,居然奪舍了九十八人!

  除了強大的功夫之外,在醫術,風水,文學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詣。

  最令人震驚的是,在西漢,他曾奪舍了王莽,建立新政權,做了十幾年皇帝。

  到了唐代,他還曾奪舍了一個叫李太白的詩人,用那家伙的身體,成就了詩仙的盛名!

  只可惜這家伙陰溝里翻船,栽在了柳牧身上,這連柳牧都覺得不可思議。

  不過,這一切對于柳牧來說,簡直就是一筆豐厚的寶藏啊!

  那一刻,柳牧就已經立下了目標:自己一定要變成牛逼的有錢人!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