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獨寵太子妃

獨寵太子妃

漫步云端 著

言情

《獨寵太子妃》小說主角是月千瀾君墨淵,此書又名《謀君心:廢后傾城又傾國》,是由網絡作者漫步云端寫的一本古代重生小說。沈二夫人頓時啞口無言,她睜著眼睛,看著月千瀾。突然覺得,怎么這一眨眼之間,這個丫頭,一覺醒了,猶如變了一個人似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帶了咄咄逼人的味道,以前,她可從來都是聽她這個二娘的。
  “二娘,我頭疼,撿碎片的事情放一放,我們先問問到底是誰推我下水這件事吧?關乎到我性命,我一定得親自過問……”
  沈氏瞥了眼一直沉默的月櫻一眼,眸底的暗示,不言而喻。
  月櫻戰戰兢兢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向月千瀾走近了幾步,咬著唇瓣怯弱的看著她:“大姐,是我不對,我沒想到,我身邊居然會有如此心思歹毒的人,你落水,其實是我身邊的奴婢下的手,我真的沒想到,她會那么大膽。都是妹妹不好,差點害死了姐姐,大姐你千萬不要生我的氣,你要是覺得憤怒,你要打要罵,我都悉聽尊便。”
  月櫻一邊說,一邊拿著帕子抹著眼淚,神情楚楚可憐,好似受傷落水的人是她,月千瀾還沒責問她一句,她自己倒哭得可憐。
  沈二夫人抿唇笑著,接過話茬道:“瀾兒啊,櫻兒她快愧疚死了,一直向我哭訴懺悔呢。說起來,是她身邊的賤婢犯錯,和她沒多大的關系,你就別怪你三妹了,好不好?”
  月千瀾冷眸凝著這兩人一唱一和,以前她還挺蠢,傻傻的被她們玩弄與鼓掌之中,她們說什么,她都信。
  也難怪,剛剛她醒來,她們連避諱都不避諱,只是站在屏風外,竊竊私語。

213.32萬字更新:2019/11/12

在線閱讀

  《獨寵太子妃》小說主角是月千瀾君墨淵,此書又名《謀君心:廢后傾城又傾國》,是由網絡作者漫步云端寫的一本古代重生小說。沈二夫人頓時啞口無言,她睜著眼睛,看著月千瀾。突然覺得,怎么這一眨眼之間,這個丫頭,一覺醒了,猶如變了一個人似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帶了咄咄逼人的味道,以前,她可從來都是聽她這個二娘的。

免費閱讀

  趙嬤嬤有苦難言,欲言又止,手臂上被湯藥燙的火燒一般痛,她卻不敢忤逆沈氏,只得低頭應了一聲。

  剛要彎身去撿那碎片,月千瀾卻立即阻止了:“趙嬤嬤,我剛剛眼花了,我沒看清楚,把你錯認為了一只耗子了。這地上的碎片,你別撿了,待會我自己處理,就當是我向你賠罪。”

  趙嬤嬤臉色難看極了,她瞪了眼月千瀾,眼神銳利的猶如刀子一般。

  月千瀾作勢起身,要蹲下身去撿碎片,可惜她剛剛動了動身體,又軟倒在了床榻上。

  “二娘,我頭疼,撿碎片的事情放一放,我們先問問到底是誰推我下水這件事吧?關乎到我性命,我一定得親自過問……”

  沈氏瞥了眼一直沉默的月櫻一眼,眸底的暗示,不言而喻。

  月櫻戰戰兢兢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向月千瀾走近了幾步,咬著唇瓣怯弱的看著她:“大姐,是我不對,我沒想到,我身邊居然會有如此心思歹毒的人,你落水,其實是我身邊的奴婢下的手,我真的沒想到,她會那么大膽。都是妹妹不好,差點害死了姐姐,大姐你千萬不要生我的氣,你要是覺得憤怒,你要打要罵,我都悉聽尊便。”

  月櫻一邊說,一邊拿著帕子抹著眼淚,神情楚楚可憐,好似受傷落水的人是她,月千瀾還沒責問她一句,她自己倒哭得可憐。

  沈二夫人抿唇笑著,接過話茬道:“瀾兒啊,櫻兒她快愧疚死了,一直向我哭訴懺悔呢。說起來,是她身邊的賤婢犯錯,和她沒多大的關系,你就別怪你三妹了,好不好?”

  月千瀾冷眸凝著這兩人一唱一和,以前她還挺蠢,傻傻的被她們玩弄與鼓掌之中,她們說什么,她都信。

  也難怪,剛剛她醒來,她們連避諱都不避諱,只是站在屏風外,竊竊私語。

  她月千瀾在她們的眼中,應該是一個蠢到不能再蠢的蠢豬。

  如今想來,她或許是被自己給蠢死的,那么明顯的演戲,她怎么當初就察覺不出來?還掏心掏肺的把她們當作親人,事事都依賴著她們。

  真是瞎了狗眼了,被豬油蒙心了。

  如今再見昔日的仇人,她滿心的恨意滔滔,快要將她淹沒了。

  但她,必須得壓抑住那洶涌的恨意,一點點的慢慢整死她們。

  既然她們喜歡演戲,那她月千瀾只能戲精上身,陪她們唱大戲了。

  月千瀾唇角微勾,淡淡一笑道:“瞧三妹這楚楚可憐的模樣,不知道人還以為是我在欺負你呢,我自從醒來,可一句話都沒說呢。好話歹話都讓你說了,我還能說什么?”

  二夫人沒料到月千瀾會這么說,咄咄逼人的語氣,更是讓她眉頭微蹙。

  月櫻眸光一轉,臉色一白,眼淚就跟不要錢似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大姐,如果你有什么怨言,你就盡管懲罰我吧,我甘愿領受。”

  月千瀾微微挑眉,抿唇笑了:“好啊,既然三妹恩怨分明,那我就不客氣了。正好,這碎片也需要撿起,三妹如果要贖罪,那便蹲下來,用手撿起那碎片吧。記住了,不許用任何的工具協助。”

  沈二夫人皺眉,剛要開口,月千瀾便回頭看向沈二夫人,抿唇笑道:“二娘不會偏心于三妹,便連三妹向我賠禮道歉,也要說成是我故意借機刁難她吧?”

  沈二夫人頓時啞口無言,她睜著眼睛,看著月千瀾。

  突然覺得,怎么這一眨眼之間,這個丫頭,一覺醒了,猶如變了一個人似的。

  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帶了咄咄逼人的味道,以前,她可從來都是聽她這個二娘的。

  沈二夫人壓下狐疑,勾了勾唇角:“瀾兒,你說什么呢,二娘怎么會偏心你三妹,我向來賞罰分明的……不過……”

  “那就好,我素來都知道二娘賞罰分明的。”月千瀾立即打斷了沈二夫人的話,隨即她眸底劃過一絲冷光,瞥向月櫻:“三妹妹別耽擱了,快點撿吧,也好讓我看看三妹妹的誠意。”

  月櫻眼睛微紅,手指攪著帕子,有些無措的望向了沈二夫人。

  門口還守著幾個丫鬟呢,如果她今天屈膝替月千瀾撿碎片,那么以后,她還有什么顏面在丞相府維持三小姐的架子。

  偏偏,沈二夫人被月千瀾堵得啞口無言,不能出言相幫,否則只要她插話一句,月千瀾一定會給她冠上偏袒庶女的名聲。

  一旦這樣的名聲傳出府去,她多年來維持的公正無私的名譽,將會毀于一旦。

  所以,月櫻和她沈氏的名譽相比,沈氏選擇了后者。

  月千瀾撫著額頭,瞥著臉色難看的月櫻,聲音帶了一絲冷意:“怎么,三妹妹是不想認錯,也不想向我贖罪了?原來,剛剛三妹妹的那一番聲情并茂的懺悔,是向我做戲呢?”

  沈氏瞥了眼月櫻背后的趙嬤嬤一眼,揚了揚下頜,趙嬤嬤跟隨沈氏多年,自然心領神會她的意思。

  趙嬤嬤伸手狠狠的推了月櫻一把,月櫻的腳步踉蹌往前撲,狠狠的撲到了月千瀾的腳邊。

  月千瀾嚇了一大跳,連忙說道:“三妹妹,我只是讓你撿碎片罷了,你用不著向我行那么大的禮,我可受不起三妹妹的大禮。”

  月櫻咬牙低垂了眸眼,忍住滿腔的怒火,嬌弱的說道:“大姐姐你受得起,比起你額頭的那道傷疤,小妹我受得起。”

  月櫻跪在地上,咬牙忍著眼前的屈辱,忍著眼眶里的熱淚,伸著纖細白嫩的手指一點點的撿起那碎片。

  月千瀾眸底冷光一閃,薄唇微勾,雙腳下了地。

  “三妹妹仔細你的手啊,千萬要小心些……”

  月千瀾的腳,不小心的踩了月櫻的手一下:“哎呦,三妹妹對不起,我想要下床幫你,結果沒有留意,居然踩到了你的手。”

  月千瀾一邊說,一邊腳下用了力道,頓時耳邊傳來咯吱咯吱骨頭碎裂的聲音。“啊……”月櫻便驚叫一聲,碎片割破了她的纖纖手指,殷紅的血液滴落在了雪白的碎片上。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