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周浩李若嵐

周浩李若嵐

伊戈達拉 著

都市

周浩李若嵐是《至尊股神》小說里的主要人物,是由網絡作者伊戈達拉原創的一本都市逆襲爽文,主要講述了“1996年10月9號!?”掛歷上的日期讓周浩整個人跳了起來,“這怎么可能,難道自己重生了?”他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感到一陣疼痛之后才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慢慢冷靜下來之后,周浩就越發的感到興奮。
  “你你”看著這個女生,周浩愣住了,呆呆的說不出話來。
  “周浩,你怎么了?奇奇怪怪的。”女生的聲音很好聽,清清脆脆的如玉珠落盤。
  周浩并不是不認識這個女生,反而,她在周浩心里的地位太重要了。
  她叫王惜君,跟她母親和弟弟住在周浩對面,和周浩一起長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馬,此時的她還未露鋒芒。
  但周浩知道,長大之后的她美得奪人心魄,即使曾穎也是比不上的。
  不過,在她十九歲那年,她就嫁到湘江了。
  臨走的前一天晚上,她曾經來找過周浩,顧影神傷的說出自己其實一直喜歡著周浩。
  但周浩因為沉重的生活壓力,又得顧及學業,所以也一直沒有跟她表明什么。

517萬字更新:2019/11/08

在線閱讀

  周浩李若嵐是《至尊股神》小說里的主要人物,是由網絡作者伊戈達拉原創的一本都市逆襲爽文,主要講述了“1996年10月9號!?”掛歷上的日期讓周浩整個人跳了起來,“這怎么可能,難道自己重生了?”他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感到一陣疼痛之后才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慢慢冷靜下來之后,周浩就越發的感到興奮。

免費閱讀

  “臭三八!快給老子滾開!”

  “把錢還給我,求你了,這是小浩今年的學費啊!求你了!”

  外面一陣劇烈的爭吵聲讓周浩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入目的是一個有些滲水發霉的天花板。

  而且,這個發霉的天花板看起來還那么的熟悉。

  周浩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深深皺起了眉頭——自己不是死了嗎?

  黃萬科那猙獰的臉孔,還有曾穎那無情的眼神都還歷歷在目,心里隨即也生出了一股刻骨的恨意和怨毒。

  周浩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十平米不夠的小房間里。

  房間的那邊是一些雜物,這邊則是一張簡陋的木床,還有一張老舊的書桌,書桌上還整齊的擺著一排教科書和參考書。

  “這這不是我的房間嗎?”看著周圍熟悉又陌生的景象,周浩只覺得頭昏腦脹。

  這時,墻上那掛歷映入了周浩眼簾。

  “1996年10月9號!?”掛歷上的日期讓周浩整個人跳了起來,“這怎么可能,難道自己重生了?”

  他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感到一陣疼痛之后才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

  慢慢冷靜下來之后,周浩就越發的感到興奮。

  因為他在大學念得是經濟管理系,分析過中國以及全球的金融市場,畢業設計的主題更是“中國及世界金融股票市場在過去十五年的走勢及成因”。

  因此對于中國及全球股票市場這十五年來的走勢,周浩是了然于胸。

  周浩在做畢業設計而對那些起伏較大的股票作深入研究時常常在想,自己要是能夠回到過去投資這些股票,那要成為億萬富翁也是極其容易的,卻想不到如今真的實現了!

  而且,1996年在中國新興證券市場短短六年的發展史上具有重要的意義。

  這一年,通貨膨脹消失,銀行利率降低,從3月開始,股市就走出了一輪大的上升行情,全年基本出現了單邊上揚的走勢。

  直至年底的瘋漲,管理層的“十二道金牌”都沒能拉住這頭股市的瘋牛。

  直至人民日報的特約評論員文章出現,才拉住了瘋牛,大盤出現連續兩個跌停板,投資者重新趨于理智。

  只要有本金,周浩就有絕對的信心在這一年里累積起自己的第一桶金。

  “黃萬科,曾穎,你們給我等著,我會去找你們的!”一想到黃萬科和曾穎這對狗男女,周浩就露出了咬牙切齒的表情。

  周浩知道“黃石集團”在1996年就已經是個規模不小的房地產公司了,自己要對付黃萬科就必須累積足夠的實力。

  而這時的自己應該還在念初二,想到這,周浩下床來到書桌前,見到書桌上正放著一本初二第一學期的語文教科書,便印證了自己的想法。

  這時,外面傳來一陣打破玻璃的聲音,還有一把凄涼的哭聲,“別走,別把這些錢拿走!求你了,這是小浩的學費啊!”

  接著就是一把粗暴的男人聲音,“臭三八,別礙著老子發財!等老子把錢贏回來了,這點學費算得了什么!”

  聽到這兩把聲音,周浩就整個人抖了抖,因為這聲音對他來說太熟悉,也太陌生了,那正是自己的父母!

  母親顏彤是個悲苦的女人,年輕時被父親周立仁騙了還把肚子弄大了,也只好順理成章的嫁給了父親。

  可是,父親是個爛賭鬼,起先做些小買賣還能勉強的養家糊口。

  后來家里的錢卻被他全部輸光了,還不斷向母親要錢,母親不從就毆打她。

  而對于周浩,他也沒盡過一點做父親的責任,對他的生活和學習都不聞不問。

  可憐母親白天在街上做環衛工人,晚上在一家大排檔洗碗,才勉強維持家里的生活,不到四十歲就已經是滿頭的華發。

  可以說,周浩之所以能成人,便全是母親顏彤一人的功勞。

  所以周浩一直都很努力的念書,發誓將來學有所成要好好孝順母親。

  但就在周浩大學二年級的時候,母親卻因為操勞過度,最后因肝癌去世了。

  子欲養而親不待,人生最痛苦之事也莫過于此。

  想起母親那慈祥而操勞的臉孔,周浩就感到一陣揪心。

  他連忙打開房門沖到廳里,就看見廳里滿地都是茶杯茶壺的碎片,母親則跪坐在飯桌旁邊的地上,肩膀一聳一聳的抽泣著,父親周立仁卻已經不見了蹤影。

  “媽”見到母親那久違了的面孔,周浩才真正確定自己是重生了,那滾燙的淚水也隨著這一聲濃濃深情的“媽”奔涌而出。

  見到周浩出現在身邊,顏彤連忙抬手擦掉眼角的淚水,強顏歡笑道:“小浩,你怎么出來了?你感冒剛好,要多休息的。”

  “媽!”周浩再也忍不住,把顏彤緊緊的摟在懷里。

  這時候十四歲的他已經有一米六多的身高,比顏彤還高了些。不過對周浩來所,自己已經太久太久沒感受過母親的懷抱了。

  顏彤看著淚流滿面的兒子,想起自己不能給兒子好的生活,而且丈夫也不爭氣,一時間心中也充滿了悲苦。

  不過在兒子面前,她還是表現得很堅強,輕輕的撫著兒子的背,溫柔的道:“沒事,小浩不哭了,是不是別人欺負你了,告訴媽。”

  周浩搖了搖頭,又看到顏彤左邊眼角那片淤青,“媽,他又打你了?”

  “不是,這是媽自己不小心撞到的。”顏彤還想在兒子面前竭力維持周立仁的父親形象。

  卻見周浩咬了咬牙,眼中充滿了恨意,“媽,那人不配做你的丈夫,也不配做我的父親。媽,要不,你跟他離了吧,也免得他老是找你要錢,還打你。”

  “你怎么能這樣說他,他終究是你爸啊。”顏彤對周浩露出了責備的神情。

  周浩在心里嘆了口氣,雖然父親不是個好男人,但母親卻是個非常傳統的女人,始終恪守婦道,直到病亡那時還保持著周太太的身份。

  周浩也知道自己一時勸服不了母親,也只好暫時作罷。

  想起自己是重生回來的,等于擁有了第二次的人生,周浩就對顏彤堅定的道:“媽,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再受苦了,我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顏彤不知原因,也只當周浩是在安慰自己,心里也十分感動。

  之后,母子兩人就一起收拾廳里的狼藉,這時顏彤又道:“不過,小浩你的學費被他拿走了,家里也沒有余錢了,這該怎么辦?”

  周浩聞言也感到十分苦惱,這的確是個問題。

  而且,雖然自己清楚未來的股市走勢,但要投資也總得需要本金,如今家里的境況,卻連這個月的生活都只能勉強維持。

  “實在不行,我們先找大伯家借吧。”周浩沉聲道。

  聽了周浩的話,顏彤就露出了難色。

  周浩也知道母親在為難什么,大伯做的是五金建材生意,這時就已經有了幾百萬的身家,是周浩那條村里數一數二的大戶。

  可是,大伯一家都非常勢利,從來都看不起周浩一家,因此周浩畢業獨立了之后,一次也沒有去找過他們。

  “而且,我們之前借的還沒還清呢。”顏彤吁了口氣。

  周浩道:“媽,這次我跟你一起去,而且,這是我們最后一次向他們借錢了。”

  看著周浩那堅決的神色,顏彤卻又在心里嘆了聲,自己被別人看不起不要緊,但她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被別人看不起。

  忽然,顏彤察覺周浩跟往日有些不同了,“小浩,媽媽怎么感覺,你好像變了?”

  周浩聞言一驚,“變了?什么變了?”

  “變成熟了。”顏彤微微一笑,那被沉重的生活擠出來的道道皺紋也舒張了開來。

  “怎么變小浩也是媽的兒子。”周浩笑道。

  然后,顏彤就去準備晚飯了,周浩則來到陽臺,看著下面喧鬧繁華的街道。

  這里是廣東一個叫香城的城市,毗鄰廣東省會廣州,但沒有廣州那么繁華。

  而周浩也是在念大學時才去了上海,在那里工作,也在那里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周浩一家本來是住在周家村的,顏彤為了讓周浩在更好的學校里學習,經過多番努力才搬到了城里這個只有三十多平方的小單位。

  看著下面熱鬧的街道,周浩沉浸在自己的記憶當中。他知道,香城在未來幾年發展得很快,自己對香城的發展趨向也了然于胸。

  或許,自己能乘著這股春風,好好的把資本累積起來。

  正當周浩還沉浸在自己的發展大計里時,旁邊的屋門卻忽然被敲響了。周浩微微被嚇了一下,然后就把門打了開來,同時在想,“這時候會是誰呢?”

  然后,周浩就看見一個相貌清麗,剪著短發的女生站在門口,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恤衫和一條黃色的短褲。

  只見這女生也跟周浩一樣處于十四五歲的年齡,長得十分可人,一雙大大的眸子就跟寶石似的,不過眉目間還顯得很青澀。

  “你你”看著這個女生,周浩愣住了,呆呆的說不出話來。

  “周浩,你怎么了?奇奇怪怪的。”女生的聲音很好聽,清清脆脆的如玉珠落盤。

  周浩并不是不認識這個女生,反而,她在周浩心里的地位太重要了。

  她叫王惜君,跟她母親和弟弟住在周浩對面,和周浩一起長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馬,此時的她還未露鋒芒。

  但周浩知道,長大之后的她美得奪人心魄,即使曾穎也是比不上的。

  不過,在她十九歲那年,她就嫁到湘江了。

  臨走的前一天晚上,她曾經來找過周浩,顧影神傷的說出自己其實一直喜歡著周浩。

  但周浩因為沉重的生活壓力,又得顧及學業,所以也一直沒有跟她表明什么。

  直到她把自己的心事說了出來,周浩才籠罩在一片巨大的悲傷當中,不過那時一切都晚了。

  多年之后,周浩還常常悔恨不已,怨恨自己當初為什么不多關注一下王惜君,或許以后就是另一種結局了。

  如今看到王惜君依舊青澀的臉孔,周浩心中非常激動,苦苦壓抑著才沒有表現在臉上,而是笑著問道:“你怎么過來了?”

  “沒有,剛才聽到你家里很吵。”王惜君道:“你沒事吧?”

  周浩搖了搖頭,感受到王惜君對自己的關心,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圓潤的臉蛋,“謝謝。”

  周浩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王惜君不知所措,臉頰上也是一片通紅,囁嚅著道:“不,不用。”

  說罷就轉過身去,慌亂的往自己家里跑去。

  深深看著王惜君的背影,周浩在心里說道:“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走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