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情似毒藥,愛深入骨

情似毒藥,愛深入骨

魚美人 著

言情

簡黎祁夜最新章節在哪看?《情似毒藥,愛深入骨》小說又名《愛你如毒鯁在喉》《你是我戒不掉的毒》《愛如毒藥,一箭穿心》,是由網絡作者魚美人寫的一本現代言情作品。為了得到他,她卑鄙地在他最危難的時候逼迫他,帶著肚子里的孩子嫁給他,他對她厭惡至極。愛過,痛過,她選擇了放手,等他再回首,再看不到她。
  "簡黎動了胎氣,已經懷孕八個月的肚子出現了早產的征兆,被護士緊急送到了病房里看護。躺在病床上,簡黎捂著肚子,死死咬著嘴唇,疼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幾天她早就累的身體透支了,現在更是難以支撐,折騰到后半夜,這才昏昏沉沉睡了過去。她的身體不好,肚子里的寶寶又出現的太突然了,她完全沒有防備,所以懷孕初期受了很多苦。
  醫生說她太瘦了,寶寶營養不良,可能會夭折。她就每天強迫自己吃東西,直到再也吃不動為止。瘋狂吃東西的后果就是,原本纖細的身材像是注了水一樣,迅速臃腫了起來,一張清純可愛的小臉也生出了贅肉。再一次去孕檢,醫生都驚呆了,讓她趕緊停止暴飲暴食,胎兒營養過剩也不好。她又開始節食,把自己餓的眼冒金星。

65萬字更新:2019/06/18

在線閱讀

  簡黎祁夜最新章節在哪看?《情似毒藥,愛深入骨》小說又名《愛你如毒鯁在喉》《你是我戒不掉的毒》《愛如毒藥,一箭穿心》,是由網絡作者魚美人寫的一本現代言情作品。為了得到他,她卑鄙地在他最危難的時候逼迫他,帶著肚子里的孩子嫁給他,他對她厭惡至極。愛過,痛過,她選擇了放手,等他再回首,再看不到她。

免費閱讀

  "“你休想!”啪的一聲,玻璃杯狠狠摔在地上。

  簡黎心臟猛地一顫,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抓住,用力撕扯著。

  她全身僵硬,呼吸都幾乎屏住了,眼瞳的閃著的點點淚光暴露了她心中的恐懼。只是坐在他面前,就已經花光了她所有的勇氣。

  祁夜冰冷的視線,刀子一樣劃過她的臉,怒意翻涌,額頭上青筋暴起,像是一頭瀕臨咆哮的野獸。

  “除了婚姻,什么都可以給你!”

  然而,簡黎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臃腫的身體動了動,裹緊了身上的羽絨服,“祁夜,你現在沒有和我討價還價的籌碼。”

  祁夜撐著手臂從病床上坐起來,身體因為虛弱而微微顫動,一雙漆黑如墨的眸子早已被怒火吞噬,“你不配!”

  眼前這個女人身材臃腫,肥胖的臉蒼白如紙,沒有一絲血色,從頭到腳都讓人倒胃口。

  然而,這種他平時不屑一顧的女人,現在卻可以明目張膽的坐在病床前,向他逼婚!

  “你娶我,我救你。一顆腎,值這個價!”簡黎被他兇狠的樣子驚嚇,微微向后縮了縮,蒼白的嘴唇輕顫,“這筆買賣,你不虧!”

  “我說了,你不配!”祁夜吼了一聲,猛地一把抓住了簡黎的脖子,那種力量幾乎要把她的脖子掐斷。

  簡黎擰著眉頭,因為痛楚而微微扭曲的臉,隨著他手臂的力量向床邊靠近。

  身體有些不穩,她下意識的右手扶住床邊,左手扶住了肚子。

  這個細微的動作并沒有逃過祁夜的眼睛,他眸子驟然縮緊,目光像利箭一樣掃過簡黎的肚子,“你懷孕了?”

  簡黎心里一緊,眼神有些躲閃,最后嘴巴張開又閉上了,什么都沒說。

  “回答我!”祁夜手向前一推,簡黎狼狽坐回到椅子上,臉色更加蒼白。祁夜笑了,笑的很諷刺,怪不得她這么急切的逼他娶她。

  他原本還以為肥胖的人怕冷,所以才會裹著臃腫的羽絨服,沒想到她是為了隱藏肚子里的野種!

  這種女人心機太深,太可怕了!

  可悲的是,他患了腎衰竭,需要腎臟移植。而她,是唯一一個配型成功的人,也是他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祁夜自嘲的笑著,真是諷刺呵!

  “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要這樣逼他,為什么要在他最危難的時候,用這種方式羞辱他?

  簡黎沉默,她沒有辦法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她知道,如果換做平時,自己連遠遠看他一眼都沒有資格。而現在,是她唯一的機會。

  “錢,房子,車子,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只有祁家少奶奶的位置,我不能給你!”這是他第一次叫出她的名字,聲音帶著一成不變的狠厲。

  簡黎知道,這是他最后的讓步了,但是,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她眼中劃過一絲痛楚,蒼白的手指死死攥著衣角,“你……還在等蘇海棠?”

  “與你無關!”

  聽到這個名字,剛剛平靜下來的祁夜,再次暴怒了,額頭上青筋暴起,“還有……你沒有資格在我面前提起海棠的名字!”

  簡黎胸口像是堵了一團棉花,憋悶到幾乎窒息,她抬起頭看向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祁夜,你不能娶她!”

  “不娶她,娶你?”祁夜鐵青的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

  感受著他鄙夷的目光從自己身上掃過,簡黎手指微動,心里一陣刺痛。

  蘇海棠身材比她好,但是那個女人,不適合做祁家的少奶奶!

  見她不說話,祁夜臉色越發陰沉,“簡黎,我以前怎么沒有發現你這么下賤?逼我娶你還不夠,肚子里還帶著一個來歷不明的野種!”

  “他不是野種,他是……”簡黎抿了抿唇,想解釋,話到一半又戛然而止。

  “是什么?你該不會想說,是我的孩子吧?”祁夜語言尖酸刻薄,“我就算再,也不會對你這種胖子做什么!”

  暴躁的情緒直接影響到了病情,祁夜倒在床上急促的喘氣,腹部像是刀割一樣疼痛,汗如雨下。

  簡黎慌了神,一邊喊著醫生,迅速來到床邊扶住祁夜的胳膊,卻被他一把甩開。

  “滾開!簡黎,我不會娶你,你滾!”

  簡黎挺著孕肚,本就行動不方便,被他推了一把,身體撞在背后的桌子上,后腰頓時傳來一陣鉆心的疼痛。

  醫生急匆匆趕來,給祁夜重新插上輸液的針頭。沒有人注意到背后,簡黎蒼白的臉上冷汗直流,身體沿著桌子慢慢滑到了地上。

  鎮定劑慢慢發揮了作用,祁夜被按倒在床上,視線死死盯著簡黎,“想嫁入祁家,就先去把你肚子里的野種打掉。”"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