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前妻誓不復婚

前妻誓不復婚

尚璃 著

總裁言情

梁宛薇傅司衍是《前妻誓不復婚》小說里的男女主角,此書又名《注定姻緣:前夫逑妻套路深》《傅先生婚后離遠點》,是由作者尚璃寫的一本霸道總裁小說。結婚三年,婆婆不喜,丈夫出軌,她狼狽離去。五年后,她帶著孩子強勢回歸,只為虐渣,卻不想再次被前夫困入懷中。
  “梁小姐真是爽快,趙公子有這樣的特助有福啦!”眾人看出周董的不快,大致知道問題出在梁宛薇身上,雖不知具體原因,但總僵持著也不是辦法。干脆想著辦法圓場。梁宛薇喝了幾杯酒以后覺得有些不適,本就一天沒吃東西的她加上幾杯濃烈的白酒,胃就更疼了,強忍著疼痛從包間出來去衛生間,卻在路過另外一個包間的時候失了神。
  隔壁包間里坐著的是傅司衍,盡管是站在和他隔著一段距離的走廊里,梁宛薇也能感受到坐在包間里的敷衍身上那股凌冽之氣,他坐在那里以一種王者姿態在和身邊的人交流著,一雙深邃的眼睛猜不出情緒。旁邊的周夢兮小鳥依人的在他旁邊,不停地為他夾菜斟酒,像是幸福的一對兒璧人。而自己站在這里,以一個旁觀者的姿態看著他,像是和他的生活從未交集過,不可否認,這一瞬間,梁宛薇還是感覺心臟傳來密密綿綿的刺痛。

39萬字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梁宛薇傅司衍是《前妻誓不復婚》小說里的男女主角,此書又名《注定姻緣:前夫逑妻套路深》《傅先生婚后離遠點》,是由作者尚璃寫的一本霸道總裁小說。結婚三年,婆婆不喜,丈夫出軌,她狼狽離去。五年后,她帶著孩子強勢回歸,只為虐渣,卻不想再次被前夫困入懷中。

免費閱讀

  “夢兮,你來的正好,你快快看看,我眼前這位是誰啊?”楊琳琳帶著嘲諷的語氣,雖然是把手放下了,可是手指依然指著梁宛薇。

  梁宛薇倒是不慌,平靜地看著周夢兮,兩個人四目相接,周夢兮很好的掩飾住了自己眼里的吃驚。對梁宛薇弱弱叫了聲,“姐姐!”

  梁宛薇冷冰冰地看著眼前的周夢兮,“這位女士,你怕是認錯人了吧?”

  “姐姐,沒想到在這里竟然能遇見你,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周夢兮委屈巴巴地說著。

  梁宛薇看著周夢兮一臉造作的樣子就渾身難受:“我沒時間和你在這兒‘敘舊’,讓開。”

  楊琳琳看見閨蜜周夢兮來找自己了,明顯底氣足了,疾步上前一把拉住梁宛薇禮服的后領,用力往下一扯,梁宛薇的禮服竟然被撕爛了。

  梁宛薇光滑白皙的后背瞬間暴露在空氣里。

  “夢兮,這禮服看起來眼熟啊,是不是你前幾天訂的禮服嘛!”

  “好像,確實是的。”

  “哎呦,不僅禮服不是自己的,現在居然還弄壞了,這可怎么賠啊?”

  梁宛薇看著兩人一唱一和,心下立馬就明白了,這兩個人是要污蔑自己。

  果不其然,下一秒楊琳琳接著叫囂:“這禮服是你偷的,現在又弄壞了,你說吧,怎么賠償?”

  梁宛薇懶得跟楊琳琳解釋,可楊琳琳還不依不饒,甚至下一秒,故意把手里的咖啡一傾斜,滾燙的咖啡瞬間被澆到了她身上!

  一陣怒意從梁宛薇的心頭而起,梁宛薇甩開楊琳琳的手,抓起化妝臺上的卸妝水,擰開了就往楊琳琳的臉上潑。

  楊琳琳沒有想到梁宛薇有這么一手,嚇得一聲尖叫,那卸妝水潑在自己的臉上,眼睛上的睫毛膏和眼線糊成了一團黑,粉底液和腮紅也順著卸妝水往身上流,身上的衣服也是一片污漬。

  梁宛薇根本不管楊琳琳的尖叫,手下的動作干凈利落,直到把一瓶化妝水都潑凈了算。

  化妝間的動靜終于驚動了人,化妝師kevin和宋老板都一起跑來,看到楊琳琳花了妝的臉,本來嚴肅的表情被憋得扭曲:“這是怎么了,怎么鬧成這樣?”

  “還不是她!宋老板,她不僅偷了你的禮服,還把它給扯壞了,現在還把我弄成這樣,你還不趕緊報警抓她!”楊琳琳像個潑婦一樣大吼著。

  梁宛薇在一旁冷笑道,“我偷的?我梁宛薇可沒偷偷摸摸的毛病,不像有些人!”

  “你——”楊琳琳在一邊氣急,又裝委屈,“宋老板,這禮服不是你預留給夢兮嘛?怎么會被這個人給偷了!還把禮服弄壞了!讓夢兮多難過啊!是不是夢兮?”

  說著楊琳琳轉頭去看周夢兮,后者一句話沒說,面上卻有了泫然欲泣地表情,開口卻又仿佛體貼無比:“我沒關系的,禮服姐姐如果真想要,我給她就是,沒必要鬧得這么難看的。”

  “行了,別演戲了,既然你說這禮服是我偷的,還是我弄壞的,那我們就調取監控看一下,到底是誰弄壞了這件禮服!”

  梁宛薇看著兩個人活在夢里的樣子,實在忍不住,開了口。

  監控視頻上,楊琳琳伸手扯住梁宛薇的衣領,一下子撕開了禮服的領口,被監控鏡頭都一一記錄了下來。

  楊琳琳臉色發綠,她萬萬沒想到這化妝間里居然還有監控,還正好被它拍了下來。

  “是……是我撕的又怎么樣,這衣服本來就是夢兮的,誰讓這女人偷走了!”

  “是嗎?宋老板,我怎么不知道你這一件禮服居然賣了兩個人啊?”說話的趙承澤從旁邊緩緩走過來。

  他早就聽見了里面的動靜,本來想第一時間過來幫忙,但是聽了幾句,似乎那個女人絲毫沒有落下風的樣子。

  和往日唯唯諾諾的樣子不同,這樣犀利而又大膽的模樣,趙承澤第一次見,卻勾起了他極大的興趣,往房間內邁的腳步也就生生頓了下來。

  “趙公子,本店的規矩向來是誰先付賬衣服就是誰的,從來不接收什么口、頭、預、定!”宋老板故意把后面四個字咬的很狠,像是在故意說給誰聽。

  “那就把訂單拿出來給兩位小姐看看。”趙承澤說。

  宋老板趕緊把訂單拿出來,放在了周夢兮和楊琳琳面前,周夢兮和楊琳琳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了,互相看了一眼,還是楊琳琳先開了口,“既然如此,那……就是一場誤會了!我們先走了!”

  “等等,誤會我一場,你們說走就走了?”梁宛薇看著那兩個女人想要逃竄的背影,嘲諷的說道。

  “那、那你還想怎么樣?”楊琳琳心虛地說。

  “給我道歉,并且賠償這件衣服的損失給我。”梁宛薇氣定神閑的說。

  楊琳琳和周夢兮面面相覷,完全不似剛剛那樣囂張,但誰卻也無法開口說出那句“抱歉”,畢竟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嘛?

  “不道歉可以,這件衣服的價格足夠立案了吧?那就讓警察來處理這件事吧。”說著,梁宛薇拿出手機準備撥通電話。

  “別別別,我道歉,道歉還不行嘛!”楊琳琳撇了撇嘴,用極不情愿的語氣說著:“對不起!行了吧?”

  “賠款呢?不讓你多賠,原價賠償就行。”

  楊琳琳氣的頭懵,看了一眼旁邊的周夢兮,則是完全也沒有掏錢的意思,于是只好把卡掏出來,宋老板一看這架勢,趕緊拿出了pos機。

  “行了吧!梁宛薇,算你有本事,我們走著瞧!”楊琳琳咬牙切齒的說,說完,拉著周夢兮離開了買手店。

  趙承澤看著梁宛薇狼狽的樣子,把自己的西裝脫了下來,給她披上。

  “二位,不好意思,我們送一件今年的最新款禮服給梁小姐吧,保證梁小姐穿上一樣光鮮動人!。”宋老板笑著,拿來了一件冰藍色的晚禮服,遞給了梁宛薇。

  梁宛薇去換好了新的禮服,畫上了淡妝,整理好了頭發,出現在了趙承澤面前。

  男人很明顯眼前一亮,隨后讓梁宛薇挽著自己的手,離開了店。

  回到了希爾頓的宴會廳,晚宴已經開始了。

  兩個人一進來,就瞬間成了被關注的焦點。

  趙氏集團的小公子帶著一個女人,男人英俊,女人亮麗,怎么看怎么都是搭調的一對兒。

  梁宛薇入席,不經意抬眸,就這一眼,讓她頓了頓,隨后又恢復正常。

  酒桌上觥籌交錯,不一會兒大家就將目光轉向桌上為數不多的美女身上。

  “趙公子,不給我們介紹介紹你帶來的這個小美女嗎?”

  趙承澤揚了揚嘴角:“我的特助,梁宛薇,”隨后看向旁邊垂眸的女人:“宛薇,和各位老總打個招呼吧。”

  梁宛薇抬起頭,笑起來:“各位好,我是趙氏的梁宛薇,今后請多多關照。”

  “助理啊!”胖男人的語氣十分曖昧,“既然是助理,就把趙公子要罰的就代喝了吧,也不多,三杯而已。”

  說著,三杯白酒就轉到了梁宛薇的面前,一股撲鼻的酒精味道進入了梁宛薇的鼻腔。

  梁宛薇雖說也喝一些酒,不過通常都是葡萄酒,很少喝濃烈的白酒,三杯下去,恐怕就會有些微醺了,可是在場的人都在看自己,看來這酒是非喝不可了。

  “把酒杯放下!”一個聲音突然傳出,打斷了梁宛薇本身要舉起的酒杯。

  眾人的目光看去,才發現說話的是今天坐在上座的周氏集團董事長,周擎茂。

  一時間沒人說話。

  畢竟周氏的實力在今天這個飯局上是最強的,放眼整個江城,能夠只手遮天的也就那么幾家,周氏就是其一。

  此刻周董突然開口,眾人一時間拿不準對方是什么意思。

  讓人沒想到的是,全飯桌上,唯一一個對周擎茂的話恍若未聞的,竟然是那個端著酒杯的小姑娘。

  她的笑容肆意:“各位,三杯我干了,你們隨意。”

  隨后不顧眾人眼光,將三杯酒杯酒一飲而盡。

  首位上,周擎茂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

  其實從梁宛薇一進門,他就注意到她了。

  許久不見愛女,下意識就想叫她的名字,但是真要叫,卻又不敢。

  自從自己的上任妻子因為自己出軌患上抑郁癥自殺,宛薇就開始疏遠自己,更是在高三畢業后離開家后再也沒邁進過周宅一步。

  周擎茂知道自己對不住女兒,也想盡力彌補過,可是奈何女兒早已恨極了自己,這幾年都是從旁人口中聽說女兒的近況,聽說結婚了,又離婚了,如今也已經幾年沒有女兒的消息了。

  今天,他終于見到自己的女兒了,可想要開口問候,卻不知道說什么好。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