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最是殤情難慰

最是殤情難慰

九黎 著

總裁寵文

《最是殤情難慰》是一本豪門總裁小說,主角是季月禮陸義霖,作者九黎。小說講述她視為生命的人居然和自己的姐姐勾搭在一起,最可恨的是還要她親自送衣服過去還有姐姐挑釁的眼神,她的柔情在他眼里一文不值真心當是喂狗罷了。

38萬字更新:2019/06/10

在線閱讀

  《最是殤情難慰》是一本豪門總裁小說,主角是季月禮陸義霖,作者九黎。小說講述她視為生命的人居然和自己的姐姐勾搭在一起,最可恨的是還要她親自送衣服過去還有姐姐挑釁的眼神,她的柔情在他眼里一文不值真心當是喂狗罷了。

免費閱讀

  季月禮脫掉白天身上的西裝外套,里面穿的是一件類似泰迪毛顏色的t恤,從遠處看,真的就像一只小泰迪狗一樣楚楚可憐。

  季月禮再也不想讓顧軒生看到她蠢笨、可憐的模樣,硬生生的忍住了心里的悲痛,從家里出來才敢釋放出來。

  她敗給了自己的天真,以為一切都會過去,沒想到顧軒生一直懷恨在心,他說的話將季月禮的心傷透了,血淋淋的痛感,再時刻提醒著她。

  她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盡情的哭了起來。

  陸義霖輕手輕腳走在她身邊,擋住了落日余暉,嘆了一口氣,輕聲的說道:

  “季月禮,你怎么這么像一只被人拋棄的小狗?”

  聽聞有人說話。

  季月禮抬起頭來,目光呆滯,臉色慘白,仿佛丟掉了魂魄一般。

  臉上沒有一絲生機。

  陸義霖看著直心疼。

  “三叔姐夫……男人都很在意女人的第一次嗎?真的這么重要?”

  迷惘的眼神,空洞得可怕。

  她覺得如此可笑,曾經自己以為情比金堅的愛情,會敗給了這層膜。

  陸義霖一挑眉,他沒有料想到這丫頭會這么直接的問他。

  隨即臉上便浮現淡淡的笑容,深邃的眼睛里折射出狡黠的光芒,:

  “你要聽我的回答還是?顧軒生的?還是其他男人的回答?”

  季月禮聽陸義霖這詼諧的語氣,才回過神來,暗自懊惱,自己不應該問他這種問題。

  他是長輩,自己再怎么傷心難過,也該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這么私密尷尬的問題,自己竟然問出口了。

  “額……我好口渴啊……熱死了……我去那邊買瓶水喝……。”

  邊說邊站起來,用手假意地擦了擦額頭,表示自己是因為真的熱,流了汗,確實要買水喝。

  陸義霖早就看透了她的小心思。

  還不等她站起來,就一把拉住手,猛地將她拉回原座位上。

  “喝什么水,太陽早就落山了。”陸義霖突然湊近,墨色的眼眸里透著歡愉的味道,認真的盯著她看。

  季月禮嚇一跳,陸義霖不僅僅是長輩,更是男人,準確的說應該是一個男長輩。

  他首先是男人,其次才是長輩。

  意識到這個問題后,渾身弦都繃緊了,頭發發麻,喉嚨似著火一般滾燙。

  陸義霖身上獨特的味道,也在不停地往她鼻腔里灌,有清香的煙草味、清冽的香水味、體味……。

  這味道,聞著竟讓她如此安心。

  “三叔……我……”季月禮一臉的難堪,試圖想起身離開。

  這時候,她偏偏叫他三叔,也是在提醒他,他們兩個之間的關系。

  陸義霖一聽這女人這時候叫他三叔,心里一陣喜悅,小丫頭還想用這招,他更加湊近季月禮,無視她的警告。

  用右手,更加牢牢扣住季月禮的左手手腕。

  季月禮也感受到了他的力量,她覺得這樣的距離實在是太尷尬,猛地一起身,想掙脫束縛。

  “別動!”陸義霖眼疾手快,還不等季月禮起身,就再伸過他的左手,穩在長凳的椅背上。

  季月禮就這樣,被困在他的胸膛和長凳之間,嬌小的女人被圈在懷里。

  季月禮極力掙扎,卻越加發現陸義霖在暗暗加手上的力道,越來越緊的扣住自己的手腕。

  似乎他還用大拇指的指腹,輕輕摩挲她的手腕。

  季月禮又羞又氣,臉通紅,陸義霖熱烈的呼吸也直沖進她的脖頸里,她感覺自己要缺氧了。

  “陸義霖!放開!”季月禮怒吼,她只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一個長輩怎么能做出這樣荒唐的事?

  自己又不是季薔薇和顧軒生。

  季月禮惱羞成怒,試圖想推開陸義霖。

  一個小女子哪是健碩男人的對手,季月禮用盡全力想推開,陸義霖卻巋然不動,反而笑的更加肆無忌憚,他很開心季月禮會這么叫他。

  季月禮生起氣來的樣子,像一只發怒的小狼。

  “你的問題我還沒回答,你就要走了?”

  陸義霖無視她的怒氣和尷尬,湊進去,貼著她的肩膀,季月禮能感受到他聲音帶來的震動感。

  喉結上下滑動。

  “我不在乎,只要是你。”曖昧的語氣,瞬間刺透了季月禮頭頂上方稀薄的空氣。

  “啊……!”季月禮像被人踩斷尾巴的兔子,彈跳能力非凡,一蹦就是幾十米開外。

  陸義霖苦笑,這個小女人撩撥得他失了分寸,五年他都等過來了,現在又這么急?

  季月禮皺著眉頭,透紅的小臉都要能擰出水來了,耳畔還是陸義霖剛才氣息灼燒的酥·癢,心也像打擂鼓一樣狂跳不止。

  陸義霖放平目光,仔細的睨著她,精致的小臉因為羞憤而變得緋紅,白里透紅。

  眉如遠山粉黛,櫻桃小嘴亮晶晶的。

  隨著緊張而不停癟著的嘴,有意無意的襯弄著可愛的酒窩。

  陸義霖心生憐愛,想進一步靠近她,卻被她要噴火的眼睛給震住了。

  季月禮真是氣不過,陸義霖作為長輩,怎么能對晚輩做出這樣的事?

  她絞盡腦汁,在頭腦中搜尋聲討他的詞匯,剛想好,一抬頭對上陸義霖的眼睛,又猶如霜打的茄子。

  她怕陸義霖那雙充滿睿智的眼睛,就算他真的去聲討他,他也不會道歉。

  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季月禮想到這,就打算離開了,她認慫,她只有躲。

  “我口渴,走了。”話音剛落后,人就飛一般的逃離了現場。

  陸義霖還在想要怎么對付這丫頭的聲討呢,沒想到醞釀半天,她竟然就這么走了。

  陸義霖搖了搖頭,把手揣進褲兜里,準備離開。

  電話在這時候驟然響了起來,拿起一看,迅速的接通的電話。

  “喂?”帶著掩藏不住的笑意。

  “我打錯電話了嗎?”對方電話里傳來一陣陰陽怪氣的玩笑聲。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三哥,還能有這么開心的時候,他都懷疑自己打錯了電話。

  “少貧嘴,有事就說。”陸義霖假裝正色道,聲音恢復了正常,眼底卻全是笑意。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