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不要偷偷愛上我

不要偷偷愛上我

溜溜芒 著

言情

主角是鐘惟一秦城的小說名字叫《不要偷偷愛上我》,這本小說又叫做《總裁太黏人》,是由網絡作者溜溜芒寫的一本現代言情作品。她的母親為救他的父親而死,他將她接回秦家生活,她以為他只是為了報恩,但是,他為什么一面厭惡她,一面又為她著想?直到被趕出家門,她以為跟他沒有交集了,他卻步步緊逼。
  “何伯,以后不相干的人不許進來。”低沉醇厚發嗓音響起,打斷了鐘惟一的思緒。話落,便見一只骨節分明的大手,伸到她的面前。鐘惟一抬眸看去,對上秦城深沉如墨的眸子。心頭涌起一陣委屈,夾雜著怒意,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她也不會失去母親,受人欺負卻無法反抗。她無視那只手,自己撐著地板緩緩站了起來,不料她的動作卻惹怒了秦城。
  “怎么?把脾氣撒在我身上?”秦城走上前,高大的身影給鐘惟一一種壓迫感。她笑了,反駁道:“我哪敢呢?”她一個平民百姓,哪里敢對秦大少爺撒氣?秦城眸色一沉,冷哼一聲道:“這么能說,怎么剛才被人欺負時,一句話都不敢說?”這話刺痛了鐘惟一,她臉色一白,貝齒咬著下唇,瞪著秦城,不發一言,往門口走去。身后傳來微沉染著怒意的嗓音:“給我站住!”鐘惟一咬了咬牙,干脆拔腿跑下樓,跑出了豪宅。

102萬字更新:2019/04/01

在線閱讀

  主角是鐘惟一秦城的小說名字叫《不要偷偷愛上我》,這本小說又叫做《總裁太黏人》,是由網絡作者溜溜芒寫的一本現代言情作品。她的母親為救他的父親而死,他將她接回秦家生活,她以為他只是為了報恩,但是,他為什么一面厭惡她,一面又為她著想?直到被趕出家門,她以為跟他沒有交集了,他卻步步緊逼。

免費閱讀

  于是,鐘惟一背著兩個包包,抱著一個大娃娃,提著一個行李箱,和秦城一起下樓了。

  乘著車回到了秦家后,秦城接到電話,鐘惟一只聽到他應了幾聲,便掛斷了電話。

  “我回公司處理事情,你跟著何伯去整理房間,有什么事情就打電話給我。”秦城看著鐘惟一說道。

  鐘惟一懂事地點頭應道:“好,你去忙吧。”話落,便見秦城從西裝口袋掏出一張卡,遞到她面前。

  “卡拿著,隨便刷。”秦城說的話,震撼了鐘惟一的心,他這么豪爽真的好嗎?

  她愣愣地看著那張卡,連連擺手,脫口而出道:“秦先生,這卡我不能要,你收回去吧。”

  林雙雙讓她搬過來,已經是對她很好了,秦城又給她卡,她就覺得已經超出她能承受好意的范圍了。

  秦城冷下臉,眼神有些沉,眉眼下壓,嗓音微沉,命令道:“給我拿著。”

  他竟然一天之內被她拒絕了兩次,多少女人趨之若鶩的東西,她卻不屑一顧。

  見他生氣,鐘惟一有些不安,但還是強迫自己穩下情緒,堅定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真的不能要。”

  何況她卡里還有一筆巨款,雖然她不打算動,但這不是她收下秦城的卡的理由。

  秦城徹底沉下臉,甩下一句話:“不知好歹。”便把卡扔到茶幾上,大步離開了,留下鐘惟一一個人不知所措。

  “姑娘,你收下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少爺對女孩子那么好。”管家何伯走上前,開口勸道。

  秦城對她好?鐘惟一第一時間想起他吃人般的眼神,頓時顫了顫身子,這種霸道的好,她可承受不起。

  鐘惟一沒有答應何伯,轉移話題道:“何伯,現在可以帶我去我的房間嗎?”

  何伯雖然白發蒼蒼,但能穩坐秦家管家職位,也是個精明的人,一聽就聽出鐘惟一是在轉移話題,淡淡嘆了口氣道:“跟我來吧。”

  鐘惟一跟著何伯,踏上鋪著紅毯的螺旋梯子,到達二樓后,穿過寬闊冗長的走廊,來到一個房間。

  推開紅木雕花門,鐘惟一著實被震撼到了,諾大的房間里,滿面墻都是星空立體壁畫。

  踏進去,赫然發現地面是立體海洋瓷磚,好比穿越到大海看星空。房里的家具也采用水藍色,鑲嵌在墻壁的衣柜占了滿滿一面墻。

  窗簾有兩層,一層薄紗,一層淺藍色不透光窗簾,窗臺擺放著幾盆盆栽,添了一抹清新。

  鐘惟一睜大雙眸,眸里盛滿了流光,顫聲道:“這是誰的設計?”如此巧奪天工,精致華麗,又不缺乏溫馨,讓人印象深刻。

  “是少爺的設計。”何伯在一旁,臉上帶著與有榮焉的神情,開口回道。

  鐘惟一沒想到,秦城能講空間設計和自然融合得如此自然,對他的印象頓時好了不少,原來表面霸道的他,有著令人驚嘆的才華。

  不知道什么時候何伯已經退下了,鐘惟一走進房間,把自己帶來的東西都擺好后,打開衣柜,被滿滿一衣柜的衣服又震撼到了。

  不行,她得好好靜靜,這一切感覺猶如一場夢般。鐘惟一深呼吸一口氣,按耐住心頭的復雜,下樓找何伯。

  何伯正在忙,鐘惟一轉了一圈,也沒見到林雙雙,猜想她可能也出去了。

  于是一個人到處轉悠,驚訝發現房子里還有私人游泳池和私人花圃,在花圃里摘了兩朵花后,鐘惟一心情大好回到了房間。

  剛進房間,卻看到床上坐著一個女孩,長得很美,臉色卻很差。女孩一看到鐘惟一,便沉下臉,質問道:“你是誰?”

  鐘惟一一愣,開口道:“你又是誰?”怎么她去轉悠一圈,就看到有個人在房間里了?

  女孩上下打量鐘惟一,面露不屑道:“我是夏傾城,你該不會就是鐘惟一吧?”

  夏傾城怎么知道她的名字?鐘惟一站定身子,直視夏傾城道:“有什么事嗎?”

  夏傾城不答她話,指著床上的大娃娃反問道:“這是你的東西?”鐘惟一點了點頭。

  夏傾城頓時變了臉色,從床上下來,拿起大娃娃就扔向鐘惟一,怒道:“你們家讓秦家賠款后,還要讓你這個拖油瓶住進秦家?”

  鐘惟一聽著這刺耳的話,變了臉色,她撿起大娃娃,怒視夏傾城,反駁道:“不是我要住進來的。”

  “不是你要求住進來,難不成還是秦家讓你住進來的?呵,你媽也是厲害,犧牲了自己,換來女兒的好日子。”

  夏傾城的話難聽至極,鐘惟一頓時怒了,說她可以,但絕對不能說她母親。

  她冷下臉走上前,原本溫和的氣勢此刻銳利如劍,冷冷看著夏傾城道:“你再說一遍。”

  夏傾城被她的臉色嚇了一跳,又覺得自己反應丟人,不服氣道:“怎么,你家敢做不敢當?”

  鐘惟一氣得面色鐵青,沒等她開口,便見夏傾城眼睛一亮,撞開她跑到門口,歡喜道:“城哥哥!”

  鐘惟一轉身,便看到夏傾城親昵地挽著秦城的胳膊,心里頓時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秦城不是回公司處理事情了嗎,怎么那么快回來?而且看樣子,秦城和夏傾城認識。

  只見夏傾城一臉委屈,指著鐘惟一,看著秦城問道:“城哥哥,你為什么要讓她住進來?”

  秦城涼涼看了一眼夏傾城,抽回被她挽著的手,眸色微涼,薄唇微啟道:“你沒資格過問。”

  夏傾城頓時臉色一僵,正想說什么,卻聽秦城繼續道:“去和鐘惟一道歉。”

  夏傾城頓時怒了,狠狠瞪了眼鐘惟一,沖到她面前,用力把她推倒在地,“討厭的家伙!”

  話落,便不顧秦城責怪的眼神,撞開一旁的何伯,跑出了房間:“城哥哥最討厭了!”

  鐘惟一狼狽地坐在地上,尾骨傳來尖銳的疼痛,小臉蒼白,忍著幾乎要滾出眼眶的淚珠。

  她也是夠倒霉的,剛到秦家,就遇到這些破事,那個夏傾城,一看就是家境優沃任性的大小姐,但說出的話卻如刀刃般傷人。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