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孽債

孽債

陵安 著

連載中免費

  小說《孽債》是作者陵安原創的一本言情作品,小說節奏緊湊,敘述生動,內容精彩。拜他所賜,我成了會所里的一個人人可欺的公主,一路爬上了高管的位置。曾經的那一切似乎煙消云散,如今的我滿面春風。可沒想到,我與他早就是天定的孽緣,兜兜轉轉糾纏在一起,兩敗俱傷。
  余姚被帶進去做檢查,檢查結果很快出來,不過榮錦卻眉頭緊鎖、一臉愁容。
  曾墨白心中涌出不好的預感,低沉著聲音問:“怎么樣?難道她和倩兒的配型不對?”
  榮錦搖頭說:“不是,是余小姐有嚴重的貧血癥狀。自己的身體就很差,如果給倩兒捐骨髓,恐怕對自身的傷害……作為一名醫生,我是不建議這樣的身體狀況做這么危險的事。”
  “可是除了她,我們沒有別的人選。”曾墨白低沉著聲音說。
  榮錦點頭,苦笑說:“作為倩兒的男朋友,我自然是希望倩兒能夠得救。但是作為一名醫生……大哥,這件事還是告訴余小姐,讓她自己定奪。”
  “我來說。”曾墨白道。

62萬字更新:2018/08/08

在線閱讀

  小說《孽債》是作者陵安原創的一本言情作品,小說節奏緊湊,敘述生動,內容精彩。拜他所賜,我成了會所里的一個人人可欺的公主,一路爬上了高管的位置。曾經的那一切似乎煙消云散,如今的我滿面春風。可沒想到,我與他早就是天定的孽緣,兜兜轉轉糾纏在一起,兩敗俱傷。

免費閱讀

  燈紅酒綠,迷離光暈,我踩著三十厘米的酒紅高跟鞋,叼著一支薄荷味的MARLBORO,一路走著貓步來到走廊盡頭的包間前。門口守著的兩個戴墨鏡的保鏢朝我鞠躬,齊聲道:“秦姐好!”聲音里帶著說不出的興奮和諂媚。

  我點頭示意,保鏢替我推開了門,我扯了扯皮衣一角,努力展現出最妖嬈的笑容,扭著腰肢邁著貓步走了進去。包間里酒氣沖天,在烏煙瘴氣中隱約能看到一群男男女女互相摟抱著,灌酒調笑。

  坐在正中央的男人身材高大魁梧,看著有些眼熟。我是這家帝豪高級會所的高管,對常來的人都有點印象,可這男人分明是第一次來,為什么……

  等等,難道是他?竟然是他!

  我驚愕無比,本以為這輩子與他再無瓜葛,沒想到竟能在這里重逢。

  一股徹骨的傷痛夾雜著回憶涌上心頭;這個自以為高高在上的男人,這個我曾經那樣深愛的男人,可以說我能有今天,全都是拜他——莫霖郁所賜。

  這時,他身旁有人笑道:“喲,秦姐來了。”

  “秦姐?”莫霖郁似乎在琢磨這個詞匯,“真實名字?”

  我本想迅速尋個由頭離開,不愿與他再有接觸。于我而言,那些事都已經過去了,我不希望任何人的出現將好容易得來的平靜打破。

  誰知他竟拋了個這樣的問題,我的笑容一時僵在臉上。

  “她呀,叫秦桑榆。短短幾年內就坐上了帝豪的高管,是這一帶出了名的美人兒。”方才說話的那人笑道。

  莫霖郁渾身一震,站起身朝我走來。周圍的人面面相覷,一臉茫然,四周寂靜無聲。

  當他站在我面前時,氣溫仿佛驟降幾度,一種強烈的壓迫感襲來,使勁將我拉回舊時的噩夢里。

  他臉上的肌肉不斷抽搐著,露出不知是怒還是恨的神情,上下掃了我一眼,“沒想到你這個殺人兇手活得還挺滋潤。”

  我努力控制著,聲音還是止不住顫抖,“莫先生,我想你認錯人了……”

  他冷笑一聲,俯下身用只有我能聽見的聲音說道,“即便你換了個皮囊,渾身上下仍舊充斥著令人骯臟作嘔的氣息,化作灰我也認得。”

  我看著那張帥的人神共憤的臉,知道騙不過去了,自嘲的笑笑,“莫先生,我沒有殺你的愛人。如果你不信,大可以把我抓緊監獄,或者直接弄死我,何必……”

  何必逼的我家破人亡、負債累累,最后萬般無奈下不得不進夜店討生活!

  “那樣豈不是太便宜你了。”莫霖郁的笑容漸漸從臉上消失,他陰郁著臉慢慢靠近我,抬手從我那頭紅棕大波浪卷上撫過,“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每一個字都像重錘一樣打在我的心上,泛起一片凄涼。他心中的恨尚未解除,又要對我施予新一輪的折磨嗎?

  他冰冷的手順路而下,摸過我胸前皮衣上貼著的亮片,輕撩起短至腰際的包臀裙,最終隔著黑絲網襪觸碰著我大腿的肌膚,每到一處都令我顫栗膽寒。

  突然,他在我耳邊不懷好意說道:“久別重逢,不如請秦小姐跳一段脫衣舞助興?”

  我咬咬牙,“如果我不愿意……”

  “如果你不愿意。”他接著我的話,狠戾的說道,“你應該清楚自己的下場。你,沒有選擇。”

  我腦海中閃過支離破碎的畫面,終于不堪重負跪地求饒,多年來立起的尊嚴重新被踐踏在腳下。

  莫霖郁的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狂笑著拿起一瓶洋酒搖了搖,“行啊,既然秦小姐潔身自好不愿意脫衣,那我再給你一個機會。”

  我看了一眼莫霖郁手上的那瓶酒——那是一瓶極其昂貴、酒精度數極高的洋酒,一口喝光,即便是常年混跡酒場的男人也得倒下。

  我直了直脊背,咧嘴露出七顆牙齒,諂笑著接過他的酒瓶,朝四周晃了一圈,“今天與莫先生交談非常愉快,桑榆在這里敬莫先生!”

  說罷,仰起頭直著脖子狠狠吞咽下去,半晌,一瓶酒便見了底。

  周圍的人先是愣愣的看著,繼而齊齊歡欣鼓舞起來,吆喝附和著鼓掌助威,我將酒瓶往地上狠狠一摔,酒瓶碎裂,玻璃生生割破手指,一陣刺痛傳來,卻有些麻木。我嫵媚的用大拇指抹了一把紅唇,斜著嘴笑道:“莫先生滿意了嗎?”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