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靈異 → 禽獸總裁:毒辣小嬌妻

禽獸總裁:毒辣小嬌妻

清新小綠茶 著

完本免費

  禽獸總裁:毒辣小嬌妻是由作者清新小綠茶編寫的一部總裁類小說。講述最冷漠的王,和最絕望的灰姑娘相碰撞。把她一步步從灰姑娘變為高冷女王.....
  十八歲那年,蘇南的生日愿望是,希望父母弟弟健康,希望自己學業有成,希望年歲漸長遇見良人攜手一生,幸福平凡。
  蘇南覺得自己是個活得很明白的人,在很小的時候就規劃了自己的人生,無非短短幾步:成為一個好女兒,成為一個好妻子,成為一個好母親。
  但命運這個事,從來不是由你說了算。
  十八歲的她,做夢也不會想到,二十一歲這年,自己會裝成高級會所的服務員,瘋了一樣沖進頂層MIP商務包間。
  房間的裝潢低調卻極盡奢靡,里面比她想象得空很多,只有三個人在里面,兩個年輕的男人坐著真皮沙發上,一名中年男人站在旁邊,西裝革履。
  對于突來闖進來的女人,他先是微微一愣,很快反應過來,用請示的眼神看一眼坐著的男人,后者面無表情的臉無疑給了他指使。

84萬字更新:2018/06/21

在線閱讀

  禽獸總裁:毒辣小嬌妻是由作者清新小綠茶編寫的一部總裁類小說。講述最冷漠的王,和最絕望的灰姑娘相碰撞。把她一步步從灰姑娘變為高冷女王.....

禽獸總裁:毒辣小嬌妻全文閱讀

小說簡介

  他是最冷漠最深情的王,有最卑微最殘忍的愛。 她是最絕望的灰姑娘,涅槃為最殘酷最無情的女王。 命運從來不由人選擇,蘇南想,如果可以,她寧愿從來沒有遇見過傅司衍。 第一次見面他讓她滾; 第二次見面,她一身狼狽,他卻朝她伸出手 他給她盛寵,陪著她一步步成長,又親手毀掉她的一切。 她洗盡纖華,涅槃歸來,在鮮血鋪就的路上走到他面前。 “傅司衍,我曾經求你,放過我,放過孩子,可你沒有。”

  禽獸總裁:毒辣小嬌妻標簽:總裁,虐戀,腹黑

免費閱讀

  十八歲那年,蘇南的生日愿望是,希望父母弟弟健康,希望自己學業有成,希望年歲漸長遇見良人攜手一生,幸福平凡。

  蘇南覺得自己是個活得很明白的人,在很小的時候就規劃了自己的人生,無非短短幾步:成為一個好女兒,成為一個好妻子,成為一個好母親。 但命運這個事,從來不是由你說了算。

  十八歲的她,做夢也不會想到,二十一歲這年,自己會裝成高級會所的服務員,瘋了一樣沖進頂層MIP商務包間。 房間的裝潢低調卻極盡奢靡,里面比她想象得空很多,只有三個人在里面,兩個年輕的男人坐著真皮沙發上,一名中年男人站在旁邊,西裝革履。

  對于突來闖進來的女人,他先是微微一愣,很快反應過來,用請示的眼神看一眼坐著的男人,后者面無表情的臉無疑給了他指使。 何玨大步走上前,禮貌而冰冷地請這位不速之客離開。

  “小姐,這里是私人場所,請你出去。” 會所的經理領著幾名員工此時也匆匆忙忙地追上來,但礙于坐在里面的男人,不敢貿然進包間,只唯唯諾諾地地站在門口。 “傅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我們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哪里來的,沒有攔住,十分抱歉!” 里面的男人沒有說話,經理兩股戰戰,額頭上冷汗直冒,就差沒跪下了。

  傅司衍——風行集團總裁,生意場上的修羅神,正道上的人見了恭敬叫一聲傅總,黑道場上更甚,人人尊稱傅少。 這樣的男人,遠不是他可以開罪得起的,平日里他賠盡了小心,深怕出一點差錯,沒想到今天被個毛丫頭推進火坑了。

  蘇南站著原地沒有動,腳下大理石地面光潔可鑒,她低頭就能看見自己那張臉,蒼白而美麗,此刻只讓她覺得惡心。 何玨知道自家主子耐心不佳,雖然對方是個女人,他也不打算再對她客氣。

  就在何玨朝蘇南伸出手的時候,她忽然撲通一聲跪了下去,殘留的自尊終于跌進塵埃里。 她卑微地開口:“您好,我找傅司衍,傅先生。” “喲,桃花債?”宋清修眉一挑,玩味地看向旁邊的男人。

  蘇南也經由宋清的目光確定了自己的目標。 她看向傅司衍,兩人目光接觸的瞬間,她心里前所未有地慌張起來。 人的眼睛通向靈魂。 而男人,有一雙太美又太冰冷的眼睛,深邃如夜,卻并不通往靈魂,如同畫布上的杰作,僅浮在皮相上的偽裝,能看破你,卻絕不教人看透他。

  何玨已經重新關上了包間大門,站回傅司衍身后,一雙鷹隼般銳利而探究的目光在蘇南臉上游走——這個女孩,他好像有點印象。 “什么事?” 傅司衍終于開口,聲音沉淡,像墜入湖水里的寒冰,一點點消融在蘇南耳里。 她輕吸了口氣。 “傅先生,盛西路十八號到二十一號的三家店鋪我想懇求您暫時不要收購。”

  “憑什么?”接話的是宋清。 說是懇求,但這女人的語氣聽著卻更像是算計好了來找傅司衍談判的,呵,真是有趣,他第一次碰到不是在床上,而是跪在地上跟傅司衍講條件的女人。 “我明年大學畢業,可以免費為風行集團做事” “免費?”傅司衍似乎聽了個笑話,“你以為風行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要的?”

  蘇南咬了咬下唇,臉一陣紅一陣白。 “我只有這個人,沒有其它條件敢跟傅先生開” 這話里的深意自然無需多言。 “這是主動上門獻身啊。” 宋清臉上笑意更甚,他一貫看熱鬧不嫌事大,索性起身,走到蘇南面前,打算好好瞧瞧這個把自己送到傅司衍嘴邊的女人。

  這世間美人分為很多種,眼前這張臉,美極媚極,若扔在古時候,該稱作禍國的妖孽。 饒是見慣了美女的宋清眼里也不由得掠過一抹驚艷之色。

  而蘇南看著宋清也愣了神,這個男人一雙桃花眼,皮膚極白,唇形若花瓣,色澤粉潤,倒是比女人還要生得精致動人。 此刻,那張好看的花瓣唇在眼前一張一合,宋清對身后的傅司衍說:“你不要,我可收了。” “傅先生” 蘇南急起來,面前這個男人可不是她今天來的目的。

  “出去,”傅司衍淡漠地打斷她的話,“在我還算客氣之前。” 他對她這類的女孩一點興趣都沒有。 “傅先生,求您”蘇南不甘心,“我什么都可以做”

  傅司衍忽然站起身,步步朝她走近,他個子很高,周身冷肅的氣壓迫得蘇南低下頭去,下一秒,她就被一只冰冷的手捏住了下巴,力道之大,幾乎讓她錯覺自己的下頜骨下一秒就會被捏碎。

  “看著我,”傅司衍強迫她抬起頭,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睛望進她眼里,毫不費力地就看清了隱藏在深處的恐懼和戰栗,“你說你什么可以,殺人呢?” 他惡作劇一樣低聲問。 女孩在他手下顫抖起來,傅司衍微勾了勾唇角,無盡嘲諷。 “我不缺女人,風行更不要廢物,”

  他傾身向前,貼在她耳邊聲音極低地吐出一個字,“滾。” 他溫熱地氣息覆在蘇南臉上,她覺得自己臉火辣辣地,像是被人扇了一耳光。

  “不好意思,打擾了傅先生。” 蘇南強撐著鎮定,禮貌微笑著從地上爬起來,冷硬的地板讓她膝蓋痛到僵硬,轉身往外走的每走一步都讓她雙膝發軟,幾乎重新跪下去。 包間的大門在蘇南身后重新合上。 宋清躺回沙發上,惋惜地搖頭。 “真是浪費啊浪費。”

  傅司衍面無表情地踹了他一腳。 “滾回你家。” 宋清一副無賴樣:“你要是不跟我一起回去,我姐會用眼神殺死我。” 傅司衍懶得理他,轉頭問何玨:“跟張書記約好時間了嗎?” “約好了,定在明天上午九點,高爾夫球場” 傅司衍見他欲言又止,不耐地皺了皺眉。

  “說。” “是,”何玨低聲說,“傅總,剛剛那個女孩,是兩年前跳樓死了的那個蘇軍的女兒,您當時不是還讓我查查他的家人嗎?我去查了,他們已經搬家不好找,那時候正好是您剛剛就任總裁,事情太多,所以這個就耽誤了,您也沒再提” 蘇軍? 傅司衍眉心微凝,他記得這個人。

  兩年前在工地跳樓,有看熱鬧的拍下視頻發到網上,他曾經看過那個視頻,血肉模糊的場景他見慣了,早就麻木,吸引他注意的,是視頻里那個女孩。 她從人群中步步走向摔成肉泥的尸體,脫下外套,蓋住他的頭,像是在守護他最后的尊嚴,明明她自己害怕得渾身都在發抖。

  卻抱住那個穿過人群歇斯底里地哭喊著撲上來的中年女人,低聲安慰。 在走投無路的時候,身旁如果還有要守護的人,那么,就只能拼命變強——傅司衍比誰都明白這一點。 何玨還在說話。

  “蘇軍他欠了不少債,其中幾個大頭就是我們打算今年收回的盛西路那條街上的商鋪店家,我去找過他們,他們說他們的錢被蘇軍騙去投資了,不能再沒有商鋪,不然一家老小就只能喝西北風,也是那個時候,他們給我看過蘇軍和他家里人的照片。”

  何玨記憶力一向出眾。 傅司衍默了片刻,大步往外走。 “去盛西路看看。” 完全無視了身后宋清的聲音。 “哥,你中午真不回去吃飯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