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幻想 → 狂徒

狂徒

百九笑 著

完本免費

  狂徒是由作者百九笑所著的一部幻想類型的小說,講述的是主角姬樓月本是天生的上神,走過三生,走過千載繁華,走過萬年,走過輪回寂寞,卻仍不能將那一方天地放下,她會如何去在這仙俠世界里找到她想要的,想知道更多精彩內容,點擊閱讀狂徒全文。
  序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68萬字更新:2018/06/21

在線閱讀

  狂徒是由作者百九笑所著的一部幻想類型的小說,講述的是主角姬樓月本是天生的上神,走過三生,走過千載繁華,走過萬年,走過輪回寂寞,卻仍不能將那一方天地放下,她會如何去在這仙俠世界里找到她想要的,想知道更多精彩內容,點擊閱讀狂徒全文。

狂徒小說

小說簡介

  她說她走過三生,走過千載繁華,卻仍記得那一林桃花,桃花下,人如玉玉如畫。 她說她走過萬年,走過輪回寂寞,卻仍不能將那一方天地放下,滿天桃花,紛飛落下。 她說她愛了,柔腸百轉,由是肝腸寸斷,縱使心有七竅,卻無一竅不傷,一竅不疼。 到最后,桃花依舊,年華成空。 我亦非我,君亦非君。

  狂徒標簽:幻想,虐戀,狐仙,仙俠

免費閱讀

  序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第一卷十年生死兩茫茫

  “師父,師父,為什么我生下來便是上神,他生下來就是妖孽呢?”姬樓月指著趴在地上已然奄奄一息的小蜘蛛問師傅。

  定是聽明白了她的話,小蜘蛛的眼中出現了不屑的神色。

  墨血皺了皺眉頭“無所謂妖孽。只是他的母親作孽太多了。”

  姬樓月還是不懂,但依舊點了點頭,小小的心思里,師父說什么便是什么。

  “放過我兒。”一聲尖嘯在空中劃過,姬樓月沒來由的一陣心慌。

  “妖孽,你還敢回來。”不知事哪位上神吼了一聲,剛剛還散漫著的眾神立刻列陣以待。

  “師父,他們這是準備多打一么?”

  墨血眉頭皺得更緊了,卻默不作聲。

  不只是從哪里,姬樓月只感覺一個晃神的瞬間,中間的空地上便多出了一個身穿黑衣的曼妙女子,赤紅著的雙眸中,掩蓋不住的是悲愴與殺意。

  眾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第一次這般有默契的一起沖了上去,不出所料,幾招之內,那女子便被眾神打回了原形。

  “黑guafu,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那光頭和尚據說是參悟了六道輪回而飛升的,姬樓月實在是不明白,為何一個看透生死的人會這般痛下殺手,一掌下去,那黑guafu蜘蛛便已灰飛煙滅,怕是連魂魄都散盡了。最后只留了一句淺淺的“放過我兒。”散在空中。姬樓月死死的拽住了師父的衣角。

  黑guafu灰飛煙滅了,眾神復又把目光投回到小蜘蛛身上。

  姬樓月只聽得心里咯噔一聲,還來不及思考,話便已脫口而出。

  “他又沒犯錯,你們怎的可以這樣?”

  眾神的目光又被齊齊的吸引回來,話已出口,姬樓月反倒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便有一老者摸著胡子緩緩開口。

  “墨血上神怕是教徒無方啊。這等場合,哪里有她這等黃口小兒說話的份兒。”姬樓月撇了撇嘴,絲毫不打算認錯。

  她認得,這是西海海王,是龍族,和他們九尾狐族一般,同屬上古神族,墨血只是低頭看了看姬樓月,卻沒做聲。

  西海海王有些掛不住面子,便咳了咳。

  “這孩子生的委實作孽,留不得,應速速除之。”

  “如何讓便算是作孽,他才剛剛生出開,你們在黑guafu生產之時趁人之危也就罷了,如今還欺負一個剛剛出生的小孩子,才委實作孽了些。”

  姬樓月只覺得自己八百年都不曾靈光過的腦袋一瞬間便靈光了。說完這些話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是她姬樓月能說出來的話么,未免也太過哲理了一些,只覺師父連不經意瞄她的一眼都是贊賞的。

  “莫聽這黃口小兒胡言亂語,我等且速速解決了這妖孽便速速歸位吧。”

  姬樓月這才聽出些門道,感情這些上神都是下來歷劫的,那師父帶她來是要做什么,她生來便是上神,待到修行圓滿也只是時間問題,況她又沒犯錯。

  小蜘蛛看她的眼神有些迷惑,姬樓月只覺得心里緊巴巴的難受,這是她活了八百年都不曾有過的。

  姬樓月扯著師父的衣角,眼巴巴的連自己都不知道要求些什么。

  然而師父看她的眼神卻似一盆涼水兜頭潑了下來,那眼神里寫滿了無可奈何。

  一道青絲纏上她的手腕,力道卻頗為柔和,她不解的看著地上不知何時已化為嬰孩的小蜘蛛,只見青絲的另一端是扯在他的手里,他沖她咧嘴笑,但她心里卻酸的不是滋味,姬樓月不知道手中攥著的是什么東西,但見眾上神眼中貪婪的神色也知道此非凡物,便連忙細細收了。

  “別看。”未等抬頭,便被師父遮住了眼睛,費盡力氣扒開師父的手時,只看見地上一灘血水,剛剛還在沖她笑的嬰孩,眨眼間便沒有了。

  姬樓月張了張嘴,卻依然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只干干的喊了聲師父。

  待眾神散盡,師父握住他的手,狀似不經意的對她說“月兒,師父來帶你看這些,只是想要告訴你,神,自詡尊貴,但是未必就對,就連師父,都一樣。”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