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奇幻 → 星級孤城之斗戰2

星級孤城之斗戰2

將你夫人軍 著

連載中免費

  星級孤城之斗戰2是由作者將你夫人軍所著的一部奇幻類型的小說,講述的是主角楊志軒來到廣場上,步天九折站在光場一角的黑暗中,默默的看著廣場上的孩子們,想知道更多精彩內容,點擊閱讀星級孤城之斗戰2全文。
  
  火焰無論如何灼燒,總有平息的時候,夜色下,巨蜥鎮恢復了平靜。
  沒有呼天搶地,沒有痛哭流涕,也許是巨昆大陸一直以來惡劣的環境養成了蟲族人堅韌的心性,即使殘留的只是孩子!
  所有的人都靜靜的坐在廣場上,似乎他們沒有看到到來的四族的大批修煉士!
  甚至楊志軒他們到來緊張的撲滅小鎮的火焰的時候,那些孩子們都沒有動,沒有人出聲!
  楊志軒來到廣場上,步天九折站在光場一角的黑暗中,默默的看著廣場上的孩子們。北冉風眉頭緊皺不知道在想著什么,敖七海卻不住的搖頭嘆氣,風向天臉上古井無波,只是定定的看著眼前廣場上靜默的孩子們。

16萬字更新:2018/06/21

在線閱讀

  星級孤城之斗戰2是由作者將你夫人軍所著的一部奇幻類型的小說,講述的是主角楊志軒來到廣場上,步天九折站在光場一角的黑暗中,默默的看著廣場上的孩子們,想知道更多精彩內容,點擊閱讀星級孤城之斗戰2全文。

小說簡介

  小子,把從這里得到的寶貝交出來!我們放你走,怎么樣?四強,跟他羅嗦這個干什么?直接宰了他,還怕拿不到?你懂個屁!要是好的寶貝,肯定有奇怪的地方!……也是!

  星級孤城之斗戰2標簽:奇幻,異界大陸,異能

免費閱讀

  火焰無論如何灼燒,總有平息的時候,夜色下,巨蜥鎮恢復了平靜。

  沒有呼天搶地,沒有痛哭流涕,也許是巨昆大陸一直以來惡劣的環境養成了蟲族人堅韌的心性,即使殘留的只是孩子!

  所有的人都靜靜的坐在廣場上,似乎他們沒有看到到來的四族的大批修煉士!

  甚至楊志軒他們到來緊張的撲滅小鎮的火焰的時候,那些孩子們都沒有動,沒有人出聲!

  楊志軒來到廣場上,步天九折站在光場一角的黑暗中,默默的看著廣場上的孩子們。北冉風眉頭緊皺不知道在想著什么,敖七海卻不住的搖頭嘆氣,風向天臉上古井無波,只是定定的看著眼前廣場上靜默的孩子們。

  “孩子們,我是蟲族暫代總會主楊志軒!”楊志軒走到光場中,孩子們的前面,平靜的說道。

  廣場上的孩子們抬起頭來,此時才能發現,所有人都是淚流滿面!

  “我來晚了!”楊志軒對著孩子們深深施了一禮。

  “百血星峰盟!與我們蟲族,不共戴天!”楊志軒淡淡的吐出一句話!

  這句話雖然很輕,但是所有人都聽到了!

  所有的孩子們無聲的站了起來,又全部無聲的跪下去,面對著四面八方,面對著雖然大火已經撲滅,卻依然冒著濃重黑煙的巨蜥鎮,莊重的對著已經毀滅的小鎮磕下九個擲地有聲的響頭!

  沒有人去指揮,沒有人去命令,所有的孩子們的動作卻那樣的整齊,甚至連他們的額頭碰在地上,濺起一朵血花的聲音,都只是一聲!

  磕完頭,孩子們站了起來,靜靜的走向那艘被爆炸的沖擊波沖倒,卻沒有什么損壞,此刻被救援的修煉士們扶起來的飛船上。

  飛船靜靜的啟動,起飛,懸浮在小鎮的上空,飛入了楊志軒帶來的蟲族甲士的飛船隊列!

  楊志軒看著空中那艘運輸船,眼睛里流下了淚水!

  “楊航、月明,帶我的貼身甲士,把他們送到烙機甲城!如果少了一個孩子,一個孩子少了一根頭發,你們不必回來見我!”楊志軒對著身后的兩名衛士揮了揮手。

  “是!”楊志軒身后的兩名衛士,立刻答應,帶著楊志軒的貼身甲士飛向自己的飛船。

  空中的孩子們乘坐的運輸船,并不愿意離開,可是在十名七階甲士的飛船強行控制下,不情愿的向南方飛去!

  而這時,飛船里終于傳出了大聲嚎哭的聲音……

  他們畢竟還是孩子!

  “三位會主,我們走……”楊志軒走到原來步天九折站立的地方,卻發現,在原地的步天九折不見了!

  楊志軒看著北冉風三人,他們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

  小鎮的外面,步無蓉遙望著北方的夜空,孤單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出了一條長長的身影!

  步天九折從那個方向走了,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只是對著步無蓉笑了笑……

  步天九折的身影早就已經消失了,步無蓉卻依然站在原地,看著北方的夜空……

  許久之后,步無蓉幽幽的嘆了一口氣,一朵潔白的冰蘭花在她腳下悄然綻放,向著東南,辰洲城的方向飛去!

  不久之后,四大勢力的所有七階花星士,隨著四大勢力的首領,再次踏上了尋找百血星峰盟的道路!

  只是,北冉風和敖七海兩個人卻相視無言……

  “這個孩子變了!”北冉風沉默半天,緩緩說道。

  “以前,我希望他能夠變得手段狠辣一些,成為大陸上人人敬畏的高手!可是現在,我覺得他還是原來那個樣子好!”敖七海搖了搖頭。

  “自始至終,這個孩子的命運就不是我們能夠把握和改變的!”北冉風抬起一只手,輕輕敲打著自己的額頭。

  “步天九折早已命中注定將要踏上這樣一條路,是我們改變不了的。”敖七海有些傷神!

  兩個人又沉默了!

  他們兩個是真的關心步天九折。有了他們兩個的人生,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做一個平凡的人!可是,步天九折已經命中注定了不會平凡……

  站在一座高高的山峰上,步天九折的龍鱗蛻隨風飄揚,銀色長發在月色下閃動著冰冷的光芒,眼神中透露出無盡的含意,似乎整個世界被他的眼神掃過,都會立刻冰封!

  “嗷……”

  平靜的步天九折突然口中發出狼嚎一樣的嚎叫,在悠遠的夜空中不斷的播散……

  遠在天星城廢墟的月蝶舞四人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心里微微一跳,忍不住抬起頭來從地底看向遙遠的西方……

  步無蓉只覺得心頭一顫,她沒有回頭,一滴晶瑩的淚水在她美麗的臉頰上悄然花落,在風中綻放成無數淚花……

  步天九折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肉里!

  生命!

  艷麗的像是鮮花的數萬生命,就因為百血星峰盟的一己之私而殘酷的凋零……

  人類!

  到底是什么趨勢你,為了那些虛無縹緲的會勢而對自己的同類變得那么殘忍?

  步天九折想不通!

  人類要生存,可是,需要先除掉人類身上的毒瘤!

  步天九折的身影從山峰上一閃而沒,急速掠過無數的火焰山……

  “百血星峰盟!毀滅,是你必然的結果!”

  太陽升起的時候,并沒有陽光出現!

  因為厚重的烏云遮擋了太陽的光芒!

  烏云下,一座正在噴發的火焰山向著天空吐出濃重的黑煙,大地都在顫動!

  步天九折坐在距離肆虐的火焰山不遠的一個巖洞里,靜靜的結著花閃印!

  隨著他的手指每一次停下顫動,就有一朵綠色的冰蘭花綻放!

  他的身邊,已經落滿了綠色的冰蘭花,如果僅僅在這個巖洞里,一定會以為這里是花月大陸某個世家的花田!

  可是,洞外隆隆的火焰山噴發的聲音,洞口外步天九折的身體上自然發出的能量罩隔絕的天地之外不斷簌簌落下的火焰山灰,讓步天九折知道,這里不是花月大陸,是巨昆大陸!

  可是此刻他似乎視而不見,只是專心的不斷的結著花閃印!

  隨著他的手指在虛影中不斷的顫動,一朵一朵的綠色冰蘭花不斷的散落下來!

  步天九折現在很無奈,自從自己體內的能量變成綠色,吸收來的奇花種的本源能量散發到自己體內異花脈的時候,那種能量簡直就像是一條奔騰的大河流入了一個臉盤!

  僅僅兩顆七階花星士的奇花種,就幾乎把步天九折的異花脈撐爆了!

  步天九折雖然依然暴怒于百血星峰盟的惡行,但是卻不得不停下來,靜心調理自己體內那兩顆吸收而來的黑甲花星士的奇花種的能量!

  但是以前吸收的奇花種的能量,充其量不過是有百分之一的能量能夠被自己吸收,其余的本源能量都通過自己的身體散失了!但是現在,奇花種的本源能量散發出來,達到的程度至少有百分之二十!

  也就是此刻,步天九折才明白,本源奇花種所蘊含的能量,遠遠不是花星士所能調動的那么多!

  即使是一階的奇花種,所蘊含的本源能量如果全部散發都足以把一名八階花星士活活撐爆!

  而一顆七階奇花種散發百分之二十的本源能量出來,幾乎等于自己以前吸收的幾十顆奇花種的能量總和還要多的多!

  步天九折體內異花脈正在瘋狂流轉,以近乎步天九折極限的速度煉化那兩顆奇花種的本源能量,但是,本源奇花種的能量依然在無限制的散發出來,凝聚在步天九折的異花脈內,不斷的膨脹!

  步天九折只好強行把這些本源能量通過自己的手印調動,不斷的“浪費”!

  從昨天半夜時分到現在,步天九折身邊的能量之花已經消失了無數次,可是,他還在不斷的把地上鋪滿……

  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鋪滿滿地的能量之花了,可是本源能量卻絲毫沒有減少!

  步天九折再一次感覺到了當初在百死之地那種能量即將爆體的痛苦!不過,現在他至少還有能力通過不斷的消耗來抑制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把自己的身體撐爆的能量。

  手中不停,無奈的睜開眼看著滿地的能量之花,步天九折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如果昨夜不是因為自己為了提高自己的實力,想要貿然吸收這兩顆被自己得來的奇花種,恐怕此刻不會如此糟糕!

  原來,步天九折雖然憤怒百血星峰盟在巨蜥鎮的所作所為,但是好歹大腦還是清醒的!

  他清楚的知道單憑自己一個人的能力是不可能絞滅百血星峰盟的,至少在自己目前的情況下不能!

  提高實力,第一次讓步天九折如此渴望!

  于是,很自然的,他立刻就破開體內兩顆百血星峰盟戰士的奇花種,吸收其中的能量!

  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實力上升到八階以后,對于奇花種能量的吸收能力驟然增大!

  ……

  仿佛機器人一樣,步天九折早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識,雙手就像慣性一樣不停的結著花閃印,隨著他的雙手在虛影中不停的舞動,更多的能量之花一朵一朵的凝聚起來,接著落到地上,許久之后,慢慢消散在空氣里……

  不過,步天九折此刻已經睡著了……

  步天九折藏身的巖洞外面,兩名百血星峰盟的黑甲花星士在步天九折的腦袋上方的落了下來!

  “胖炭頭,這里的能量怎么變得這么濃郁?”一個身形比較瘦長的黑甲花星士站在一朵能量竹花上,疑惑的看著周圍。

  “你管那么多!老老實實巡邏去,不然被盟主知道了,咱倆可就死定了!另外,老子不叫胖炭頭!”那個被叫做胖炭頭的矮子沒好氣的說道。

  “行了行了,別人都能叫就我不能叫?我們總得歇歇腳吧?都跑了一個晚上了!”那個身形瘦長的黑甲花星士散去能量之花,站在了山頂上。

  “哎,我說墨四強,你今天怎么了?平時你可是很小心的啊?”竹三跟著落下來,奇怪的看著那個瘦子。

  “小心什么?這里就咱倆人!我還怕你去亂說嗎?”墨四強沒好氣的看了胖炭頭一眼,邁步往這座只有幾十米高的小山下走去。

  “哎,我說,你小子今天邪行了!你平時不是挺能裝的嗎?”胖炭頭連忙跟著跑了下去。

  “裝?你懂個屁!要不是當初你聽我的話,和我一起加裝失去神智,鉆入了魔戰士隊里,你現在早變成一堆爛肉了!”墨四強變得有些生氣。

  “嘿嘿,這個倒是!可憐那些兄弟們了!居然為了保密被全部殺了!”胖炭頭有些后怕的說道。

  來到山腳下,瘦子停下了,雖然這里不可能有人,但是瘦子還十分小心的仔細看了看四周。

  “你不知道啊?他媽的,咱們這個地早晚都得給人掏個底朝天!”墨四強神秘的說道。

  “你怎么知道的?”胖炭頭立刻吃了一驚!

  “前天,去巨蜥鎮的那個小隊,記得嗎?聽說被一個人,知道嗎?一個人!就一個人就殺了個干凈!”墨四強臉上變得有些恐懼,忍不住把身體縮在了巖石后面。

  “不會吧?那可都是七階的花星士!大陸上除了咱們,現在能有幾個七階修煉士?別說是能一個人對付十八個人七階高手的人了!聽說那個什么敖七海如果在海里還有可能,但是這里是巨昆大陸,別說海了,連個水坑都他媽的沒有!”胖炭頭有些不相信的看著墨四強。

  “你知道個屁!是那天在小鎮外面放風的那個魔戰士回來說的!而且,他們任務失敗了,那些人沒能帶回來,四百多個孩子,全部都讓人救走了!”墨四強不屑的啐了胖炭頭一口。

  “……這可怎么辦?”胖炭頭一下子變得六神無主了。

  “誰知道怎么辦?昨天晚上我出來的時候,聽到了墨竹大人和一個人的爭吵,據說大陸上集結了超過五百的七階修煉士到巨昆大陸來了!我估計他們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找到這里了。咱們得想個辦法,不能跟著他們一塊去死吧?而且,你聽說了沒,咱們前段時間拿到的那個什么說是盟主自創的什么功法,其實是大陸上幾乎所有人都有的功法,是那個花族的什么總會主從什么遺跡里找到帶回來的。”墨四強神秘的說道。

  頓了一頓,不理會傻眼的胖炭頭,墨四強繼續往下說。

  “要不然,咱們百血星峰盟為什么被人毀了老家,盟主只能帶著我們這些人到處躲藏?如果是盟主自創的,難道要等到現在才拿出來?就算那時候還沒有完成,難道就恰好是我們逃跑這段時間創出來的?就算是恰好這樣,這個功法那么高深,又不是一天兩天才能修煉到最高層額,我們現在修煉的不過是最初級的,以前為什么不先拿出這些初級的部分讓我們先修煉?那樣的話,至于老窩都被人毀了嗎?”

  墨四強不知道是不是長期偽裝魔戰士,憋的太久了,打開了話匣子,就剎不住車了。

  “而且,據說啊,前段時間在那個山谷里襲擊大陸四大勢力的那幾個小隊,不是死了幾十個人嗎?聽說就是被那個帶回功法的花族什么盟主一個人殺死的!”

  胖炭頭聽著聽著,只覺的渾身發冷,禁不住的顫抖起來。

  “四強,那我們怎么辦啊?”胖炭頭抖了一陣,看著墨四強,瑟瑟縮縮的說道。

  “怎么辦?涼拌!我要是知道怎么辦,還呆在這里?”墨四強郁悶的站起來,向前面走去。

  “你去哪里啊?”胖炭頭連忙跟了上去,似乎那個花族盟主就在自己身后,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我去看看這里的能量為什么這么濃郁,說不定能找到什么奇珍異寶,一下子把我們的實力提升到八階九階之類的地步,我們就不怕離開百血星峰盟了!”墨四強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胖炭頭連忙跟了上去。

  兩個人感應著能量傳來的方向,慢慢來到了步天九折藏身的山洞前面!

  步天九折并不是傻子,進來修煉的時候,把洞口直接封死了!

  墨四強和胖炭頭站在步天九折藏身的洞外,感覺到了這里龐大的能量正在不斷的溢出,忍不住心里一陣狂喜:這么強大的能量溢出,里面肯定有寶貝!

  墨四強看了一眼,手里立刻出現了一朵黑色的竹花,輕輕的插在步天九折封住洞口的巖石上。

  竹花插在了巖石上,立刻爆炸,把洞口炸開了!

  步天九折正在迷糊,手中不停的結著花閃印,突然,“轟隆”一聲,封鎖洞口的巖石被炸裂了!

  步天九折立刻驚醒過來,透過能量罩,一眼就發現了站在洞口外面,正在飛速搶進來的墨四強和胖炭頭!

  “砰砰”

  很干脆的兩聲脆響傳來!

  毫無準備的墨四強和胖炭頭根本沒來得及等到巖石濺起的灰塵散去,也沒看到巖洞里面有什么,仗著自己七階的實力,根本沒有把這些碎石看在眼里,一頭就撞了過去!

  卻不料,步天九折剛剛醒來,但是能量罩卻一直沒有散去過!

  兩個人立刻一頭撞在了步天九折的能量罩上!

  “唉呦……”

  “啊……”

  兩聲促不及防的慘叫立刻傳了過來!

  不過墨四強和胖炭頭也不愧是七階花星士,撞在能量招上立刻反身跳起,花魔甲迅速綻放出來,警惕的看著巖洞!

  等到煙塵散去,兩個人終于看到了步天九折!

  此刻步天九折體內能量已經漸漸平復,由于吸收了大量的本源力量,實力已經達到八階中段!看著洞外的兩人,步天九折立刻就要出手,可是突然一道閃念在他腦中出現,又放下了已經結出的能量之花,靜靜的看著洞外的兩個人。

  “哈哈哈……一階的花星士!”墨四強突然大笑起來。

  “四強我們上,讓他把寶貝交出來!”胖炭頭也是躍躍欲試。

  他們此刻早已忘記了自己是怎么倒飛出去的!

  “小子,把從這里得到的寶貝交出來!我們放你走,怎么樣?”墨四強好歹不是蠢豬,站在巖洞外面沒有動彈。

  “四強,跟他羅嗦這個干什么?直接宰了他,還怕拿不到?”胖炭頭雖然胖,但是心一點都不寬。

  “你懂個屁!要是好的寶貝,肯定有奇怪的地方!剛剛我們被彈出來你忘記了?”墨四強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也是!”胖炭頭立刻不說話了。

  步天九折看著洞外的兩人,散去了能量罩,從一地的能量之花中站了起來。

  “你們是百血星峰盟的人?”步天九折冷冷的說道。

  “你管我們是哪里的人!大爺我今天心情好,把東西交出來,我們放你走!”墨四強大大咧咧的雙手抱在胸前,似乎眼前的這個小青年只要自己一伸手指頭就能捏死!

  “你們進來!我有話問你們!”步天九折看著兩個人,早已確定了他們的身份,精神力放出,在他們周圍彌漫。

  一旦他們出現想要逃走,他們的奇花種立刻就會被步天九折控制!

  “進去?你有話問我們?一個一階的小花星士這樣跟我說話?哈哈哈……”墨四強哈哈大笑起來,居然笑出了眼淚。

  步天九折可懶得跟他們廢話,精神力一動,立刻控制住他們的奇花種,手中兩朵能量之花隨著他的手一動,已經出現,兩朵能量之花“倏”的一下伸長,纏住兩人,把他們拉進了巖洞!

  隨手一揮,山洞的入口處立刻坍塌,掩蓋了洞口。

  墨四強和胖炭頭此刻已經再也笑不出來了!

  尤其是胖炭頭,看到步天九折舉手之間就把自己兩個七階花星士抓住,臉色一下變得慘白,身體不停的抖動!

  “百血星峰盟的基地在哪里?”步天九折看著兩個人,眼神好像兩把刀子一樣在他們兩個身上狠狠的割過!

  墨四強和胖炭頭立刻渾身一個激靈!

  “不說的話,我立刻廢掉你們的功力,讓你們變成廢人!”步天九折絲毫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在他們稍微的遲疑的時候傳了過來。

  而隨著步天九折的這一句話,他們立刻感覺到了體內的奇花種不受自己控制的蠢蠢欲動,似乎要破體而出!自己卻根本感受不到任何奇花種和自己的聯系了!

  “你是……你是……花族總會主?”墨四強突然像是響起了什么,滿臉驚駭的說道。

  “不錯,我就是步天九折!”步天九折點了點頭。

  “我們百血星峰盟的基地是在距離這里六百公里的東北方,那里有一座很高的火焰山,正在噴發,就在它西面六十公里,有一條絕大的大地裂縫,裂縫的最底部,中央,有一個不大的巖洞,我們的基地就在那里!”胖炭頭此刻說話流利的幾乎讓墨四強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步天九折聽到胖炭頭的話,眼神冷冷的掃過墨四強。

  墨四強立刻雞啄米一樣連連點頭!

  “帶我去!”步天九折放開了他們的奇花種和異花脈的聯系,但是精神力依然隨時準備抓住他們的奇花種!

  “啊……不要啊!求求您放了我們吧!要不干脆殺了我們吧!我們不回去啊!”墨四強和胖炭頭立刻出奇一致的倒在地上,腦袋在地面上狂磕。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