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奇幻 → 冰魄傳說

冰魄傳說

武力 著

完本免費

  冰魄傳說是由作者武力所著,講述的是主角赫魯假裝成一位普通商人隱藏在盜賊中,這其中會有什么樣的秘密呢,又會有怎樣的際遇,是人性與獸性,還是正義與邪惡,想知道主角赫魯為什么會這樣做嗎?點擊閱讀本文。
  
  光天化日之下。
  一群盜賊闖了進來。
  只見盜賊首領一揮手,那些盜賊嘍嘍便興奮的呼喊著沖入一個個屋子中,把小村村民一個個拉出屋外。
  一個老人剛剛走出兩步,便被他身后的一個盜賊兇狠的一腳蹬在背上,搶倒在地上,摔的滿臉都是鮮血。
  他們推嚷著踢打著把所有村民都集中在一起,所有村民都一臉恐慌的望著突然闖入村莊的盜賊。

23萬字更新:2018/06/21

在線閱讀

冰魄傳說是由作者武力所著,講述的是主角赫魯假裝成一位普通商人隱藏在盜賊中,這其中會有什么樣的秘密呢,又會有怎樣的際遇,是人性與獸性,還是正義與邪惡,想知道主角赫魯為什么會這樣做嗎?點擊閱讀本文。

冰魄傳說小說完本閱讀

小說簡介

赫魯原本是一個強盜,在這個魔力肆虐的時代,看他如何成為一代強者。

冰魄傳說標簽:奇幻,奇遇,異能,魔法,愛情

免費閱讀

  光天化日之下。

  一群盜賊闖了進來。

  只見盜賊首領一揮手,那些盜賊嘍嘍便興奮的呼喊著沖入一個個屋子中,把小村村民一個個拉出屋外。

  一個老人剛剛走出兩步,便被他身后的一個盜賊兇狠的一腳蹬在背上,搶倒在地上,摔的滿臉都是鮮血。

  他們推嚷著踢打著把所有村民都集中在一起,所有村民都一臉恐慌的望著突然闖入村莊的盜賊。

  忽然間,一個嘍嘍沖入赫魯幾人所在的房間,看到赫魯幾人身上的穿著打扮,兩眼一亮,大聲喜道:“啊哈!伙計們!快過來!快看哪!我看到了什么!這個村莊里面竟然讓我們逮到了幾個商人!”

  這個嘍嘍的一聲呼喊,果然四五個財迷心竅的幾個家伙樂哈哈的沖到赫魯這邊。

  “噢!神那!你真是太幸運了!快!快點兒把他們趕過去!”一個盜賊大喊道:“讓首領看看我們找到了什么人!這次我們可是能夠小發一筆了!”

  “走!快點走,他媽的!快點兒給老子出來!”另外一個盜賊嘍嘍心急著大吼道。

  “我要殺了這些混蛋!”安格斯兩眼怒睜道。

  “給我冷靜點兒!”赫魯一把拉住安格斯道:“我們先看看情況!不要輕舉妄動!看看這群盜賊有沒有可以利用之處。”

  赫魯的眼睛飛轉,心中盤算開來……

  “快給老子走!”這時,一個嘍嘍一腳蹬在埃爾維斯屁股上,道:“小心老子一刀砍死你!”

  埃爾維斯嗖的轉身,兩眼狠狠瞪著那名嘍嘍,深深把那嘍嘍的模樣印在腦中。內心狠狠道:小樣兒!給老子等著瞧,老子一會兒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如果不是赫魯剛剛吩咐一定要忍著,埃爾維斯絕對不會這樣輕易放過這個連斗氣都沒有修煉過的盜賊嘍嘍。

  在一堆盜賊嘍嘍推攘下,赫魯六人被帶到那盜賊首領跟前。克雷自從進入西南行省便把那特別顯眼的魔法袍換下來,穿上了一件普通商人穿戴的衣服。

  因此,整個小村的村民都不知道,這個看起來很年邁的老頭兒居然是來自帝國的一位偉大的土系魔導師,看起來平和慈祥,但是他的身體內卻擁有強大的殺傷力。

  “在這個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見到商人,可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說吧,帶來了多少金幣,統統交出來,或許我還會看在金幣的面子上,讓你們幾個家伙滾出這里!”盜賊首領揮舞著手里的戰刀比劃著,斜坐在獸馬上,顯然沒把赫魯他們當回事!

  “探頭探腦的看什么?一看就不是好東西,識相的把金幣都交出來,”盜賊首領手中戰刀指著赫魯冷道。

  埃爾維斯五人眼中充滿了火熱和激動,緊緊盯地著赫魯,在他們心里這個盜賊頭領己經是一個死人,只要赫魯一聲令下,馬上盜賊們的腦袋都將是滾地的葫蘆。

  出人意料的是赫魯并沒有選擇屠殺,而是笑呵呵的將身上的金幣袋扔給盜賊頭領,這還不算什么,他還招呼埃爾維斯等人也這么辦。

  有沒有搞錯,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埃爾維斯不情愿的扔出金幣,他不停地咳嗽著,感覺嗓子眼兒里總有口痰咳不出來。

  老大的決定永遠是對的,與埃爾維斯不同米奇對赫魯的話嚴聽計眾,在他心里赫魯的地位早己經超越了神,英明神武,所向無敵……

  “哈哈哈哈,算你小子實相,嗯,沒想到你們居然這么有錢。”

  盜賊頭領兩眼射出一道貪婪的光芒,掃視著赫魯幾人。

  “奶奶的,用不了多久就有你好果子吃了。”赫魯心里罵著,臉上卻笑呵呵的說道:“老大您賞臉,小的怎么能不全部奉上口袋里的錢呢?小的對老大您的威名可是久仰己久了!”

  “哦,你也聽說過我刀狂的名號嗎?”盜賊頭領得意的一晃手中戰刀。

  我聽過你是頭豬!什么刀狂劍狂的,赫魯可沒聽過說,不過竟然這家伙自己說出來了,就順桿爬吧。

  還沒等他開口,米奇一臉媚笑接口道:“是啊,是啊,我們早就知說老大您的威名了,寶刀一出,尸橫遍野所向無敵啊。”

  赫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小子還真是塊拍馬屁的料,否則就憑他一個人,想要取得刀狂的信任,恐怕要費些時間。

  赫魯的主意己定,眾人當然隨聲附和,到最后連克雷也加入了忽悠大軍,直把盜賊老大忽悠的連北都找不著了,嘴裂的像瓢一樣,一個勁兒的點頭。

  “老大,請收下我們吧,我們仰慕老大您的威名,愿馬革裹尸,誓死相隨!”米奇看時機差不多了,搶在赫魯前說出了這句話。

  “你們?”盜賊老大打量了幾眼米奇,露出一副為難的模樣。

  他只是一個小小的頭目,如果只是收留一個人,他還可以做主,可是一次性收六個,萬一混進了奸細,恐怕吃不了兜著走的就是他了。

  “這個問題有點困難,聽你們的口聲,不像是本地人?”

  “我們幾個是殺了人才逃到這的,本是仰慕您的威名,想跟著您干一番大事業,沒想到……”赫魯嘆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個……”盜賊老大眼珠亂轉,想了半天才大手一揮道:“好,就沖你這句話,我今天就收了你們,從現在起你們就是我刀狂的兄弟!”

  “多謝老大……”米奇露出一副感動的一塌糊涂的模樣,竟然硬是擠出了幾滴感動的眼淚。

  “我靠,這小子看來有當演員的資質,說哭就哭,還算個他媽的人才。”赫魯心中暗笑。

  “眾兄弟們,現在隨著老大我一起盡情的搶掠吧,遇到反抗的就殺,如果順從的就饒他們狗命。記住別離我太遠,你們剛剛入伙,別被自家兄弟給誤傷了。”刀狂說著話,一馬當先沖了出去。

  “跟上,先混進去在說。”赫魯低聲吩咐了一句,緊緊跟了上去。

  計劃沒有變化快,原來準備先讓安格斯和埃爾維斯打入敵人內部的計劃暫時擱淺,現在改為六人同去啦!

  這群盜賊心真夠狠的,燒殺搶奪,絕不留情,好幾次克雷都忍不住想要沖上去阻止他們,都被赫魯給攔了下來。

  小不忍則亂大謀,過著的血傭兵生涯的赫魯對這一點相當清楚,現在雖然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救下了這些村民,但盜賊團不除,這里就永無安寧。

  要么不做,做了就要做的徹底,一次將他們全根拔出。赫魯眼中閃出一絲殘狠,對四周的殺戮視而不見。好在村民們都已逆來順受慣啦,遇到強敵根本就不敢反抗,所以死傷的情況極少。

  看著地面上幾個剛才稍有反抗而被盜賊們殺死的年輕人的尸體,除了米奇這個下人之外,五個人平常可都是以保護老百姓為己任的,早就被氣的牙癢癢了。

  要不是懾于赫魯的威嚴,早就把這這些個小毛賊殺個片甲不留了,米奇倒是被這種殘酷的場面嚇得張大了嘴巴一句話 也說不出來,五個人則都閉上了眼睛。

  既然不能管,又何必看呢?

  刀狂來到已經蜷縮到一起的村民身邊,豁然從人群中拉出一個約莫有七八歲的小男孩,“砰”的一聲把小男孩扔到赫魯的面前。小男孩被摔疼了,就在距離赫魯面前半米處的距離大聲地哭了起來。

  “你們幾個既然想跟我,現在就過第一關,把這個小兔崽子殺嘍,算你們的投名狀!”刀狂一臉邪惡地看著赫魯,這明顯是對赫魯的一個考驗。

  幾個人哪里還能忍受,以前放肆也就罷了,這可真是騎在頭上拉屎了,想到這里操家伙就要上。

  “嘿嘿!謝謝老大給我們這個機會,以前我們那是誤殺,那種感覺就很刺激,故意殺人肯定更過癮,是不是?兄弟們!”赫魯一臉陪笑地看著刀狂,接著又轉過臉看了看身后的五個人,那臉色立刻就像是冰霜一樣。

  “你們五個誰他奶奶的給爺亂動,爺讓你們生不如死,都給爺消停點兒,小不忍則亂大謀。”這才是赫魯的真正意思。

  看著赫魯嚴肅的表情,五個人放松了緊握著兵器的手。

  赫魯轉過臉,又送給刀狂一臉猥瑣的笑容,然后一步一步向摔在地上還在哭泣的小男孩走去,小男孩依舊只是在大哭著,卻不知道死神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

  “嘿嘿!老大,您知道什么殺人的法子最有趣,最痛苦嗎?”赫魯站在小男孩的身邊,詭笑地看著刀狂。

  “管他娘的什么方法,只要能殺死人就行啦,反正到最后都一樣是尸體。”刀狂一臉不耐煩地看著赫魯。

  “嘿嘿!老大消消氣,這殺人可是一門大學問,也是一門藝術。前些日子,小的偶然得到了一本《殺人技術攻略》,其中有一種方法是比較痛苦和殘忍的,那就是活埋啊!只有在無邊的黑暗之中,死者才會充分地體會到死亡的恐懼,今天就讓小弟來示范給老大看。”赫魯越說表情越癡狂,好像已陷入了殺人的興奮中。

  村民們瑟瑟發抖著,他們心中是無法明白怎么赫魯這么一個和藹的人,會變的這么可怕,孩子的親人幾乎沒有一個還能哭出聲來的,都在巨大的傷痛之下,暈了過去。

  安格斯等三人臉上出現了一絲猶疑,就算演戲也不必如此認真吧!無疑,赫魯是擁有絕對力量的,以他們六人的實力,屠殺這幾百名小嘍啰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用的著這么做嗎?

  但克雷和米奇的想法卻也他們兩個不一致,克雷雖然是科學狂人,但他的智力絕對是一流的,幾乎不用動腦筋就知道赫魯想做什么,他是土系魔法師,當然知道活埋不會死人,甚至他還饒有興致地看赫魯表演。

  克雷對這個法神的弟子是比較崇拜的,智慧而且靈動,開始他是為了結識強大的法神,但現在他發現與赫魯相交并不吃虧,這個人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會給他無盡的驚喜。

  米奇的眼中充滿了淚水,甚至他有些嗚咽啦!當然他絕對不是同情即將被活埋的小孩!

  “絕!少爺真他媽的絕啦!以前怎么就沒發現他這么有智慧呢?真是……五體投地,服啦!”米奇并不知道赫魯要做什么,但他堅信赫魯根本不是殘狠之人,肯定會有什么辦法既取信于盜賊,又能不讓小孩受到傷害。

  前世的傭兵經驗告訴赫魯,他必須在刀狂心中刻下一個殘忍的印記,在眾盜賊心里豎立起一個“良好”盜賊形象。

  你別說,這招還真管用,赫魯的一陣滔天忽悠,把刀狂的后背忽悠出了一陣冷汗,覺得赫魯這小子,別看是個商人,可是還真天生就是做盜賊的材料,夠狠,夠毒,夠陰。

  刀狂瞇著眼睛準備看赫魯的表演,而諸盜賊都陷入了瘋狂之中,沒有比殘殺更令他們興奮的事兒啦。

  赫魯四顧之下,早已對場中形勢了如指掌,他知道他的奸計得逞了。

  他昂首挺胸,走到最近的一個草屋邊,順手提起一把生了銹的鐵鍬,放在手里掂了掂,嘴笑流出了一絲笑意。

  他慢慢地走回小男孩面前示威似地晃了晃,在小男孩的哭聲中,在眾人注視之下,一鍬一鍬地挖起坑來。

  驚叫,尖叫,嚎叫……粗重的呼吸聲,紛亂地以赫魯為中心張揚開來,赫魯若無所覺,嘴里不停地講解著他的《殺人技術攻略》……

  很快,赫魯就挖好了一個剛好能把小男孩放下的坑,飛起一腳把小男孩踢到坑中,緊接著又一鍬一鍬地把剛才挖出來的土填到坑中,起初小男孩還有些抗拒,赫魯“咣”地一鐵鍬拍到了小男孩的頭上,小男孩應聲而倒……

  那力量足以將一個成人的頭顱給拍碎,何況是一個小孩子呢?

  所有人都被赫魯的那一鐵鍬擊的心頭狂震,這不他娘的就是一個惡魔嗎,對小孩都這么殘忍?

  赫魯一邊把土往坑里填,嘴角還一邊在笑,好像在完成一件藝術品一般,沒多久,坑就填平了,小男孩也沒有了動靜!

  “嘿嘿!老大,搞定了,您看看您還滿意嗎?您要是不滿意,我再把尸體挖出來鞭尸八百遍,把頭砍下來掛樹上,把肉剔下來做人肉叉燒包,那味道絕對比與處女做愛還爽呢。自從三年前誤殺那人吃過以后,小的一直渴望著能夠再吃一次……”

  我靠,那還能叫誤殺!

  赫魯說著說著,竟把眼睛閉上了,好像沉醉在了自己的人肉世界中。

  當赫魯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刀狂已經從馬上滾了下來,周圍的人也沒有一個站著的了,都彎腰狂吐起來,恨不得要把自己昨天吃下的已經變成大便的飯給吐出來。

  刀狂讓那些小嘍啰把搶來的東西放到獸馬上,赫魯六人跟在馬隊后面,緩緩而行,誰都距離赫魯遠遠的,有些人一想赫魯的話還會吐。

  “怎么樣?米奇!少爺的演技不比你差吧?”赫魯看著米奇得意洋洋的笑著。

  米奇偷偷地豎起了大拇指,示意少爺果然高明,克雷是一臉微笑,輕輕地點了點頭。

  安格斯三人臉色不是太好,小男孩被活埋的事兒在他們心底留下了陰影。

  聽了赫魯繪聲繪色的人肉叉燒包大餐,晚飯這些盜賊也沒什么心情吃飯,只是一個勁兒地喝酒,好讓自己醉死,好去忘卻赫魯放的臭屁。

  天色已經到了半夜,所有的盜賊都睡著了。由于是第一天來到這個盜賊團,刀狂便讓赫魯六個人睡在一個帳篷里。

  所有人都睡了,可是赫魯沒有睡。赫魯輕悄悄地摸出帳篷外,悄無聲息地走出營地,然后便使出控金術,腳下踩著兩枚金幣,飛快地向下午的村莊飛奔而去。

  克雷人老成精,不需要赫魯暗示,他就留下米奇一人在帳中,拉著安格斯等三人起身,尾隨赫魯而去,他要讓這三個人看看赫魯到底是什么樣的一個人!

  大約也就是半個小時左右,赫魯就回到了下午他活埋小孩子的地方。

  克雷四人動作也不慢,在克雷的遁土大法之下,四人幾乎是與赫魯前后腳就到了。他們四人伏在距赫魯足有一公里以外,防止赫魯發現他們。

  “克雷魔導師,您帶我們來這里做什么?難道來看老大鞭尸嗎?”安格斯不解地問道。

  “慢慢看,赫魯的行為會說明一切!”克雷開始打啞迷啦。

  在四人偷偷注視下,只見赫魯雙手對著前面的大地雙手一抖,沙土迅速向兩邊飛散而去,地上出現一個大坑。

  赫魯的手一抬,只見剛才大坑中緩緩升起一個兩米見方的大土球……

  剛才的轟隆聲,把所有的村民都驚醒了,看到又是赫魯這個人面獸心的家伙來了,村民們都手里握著鎬頭和鋤頭團團把赫魯圍了起來。

  “這個禽獸殺了我的兒子,虧我們這么多天對他們的照顧,簡直是禽獸不如,我們打死他。”一個好像瘋了一樣的女人率先把手中的鐵鍬扔向了赫魯。

  赫魯感受著空氣中金屬氣息的強烈,在伸手把大土球托起的同時,控金術使出,那些朝著赫魯飛來的各種鐵質農具在距離赫魯還有半米的地方嘎然而止,凝結在了空中。

  赫魯微微一笑,雙手一掰,空中的那個大土球一下子就從中間裂開了。這時從土球中掉出了一個小孩,一個小男孩,正是下午赫魯活埋的那個小男孩。

  小孩翻身落地,居然直直地站在那里,看樣子沒有受到一點傷害,而那些凝結在空中的鐵質農具卻應聲掉在了地上。

  這時那個瘋了一樣的女人,嚎叫著沖過去把小男孩抱起……

  小男孩卻從他媽媽的懷里掙脫出來,活蹦亂跳地來到赫魯的面前,用自己的小手握住了赫魯的大手。

  “謝謝叔叔下午救了我!”小男孩睜著大大的眼睛說。

  “呵呵!小屁孩,謝什么呀,難不成讓我一個大人欺負你一個小孩?不過……你還真是挺聰明的,懂得隨機應變了,像個小男人了。”赫魯咧嘴笑道。

  村民們都一個個傻在了那里,不明白怎么回兒事……

  赫魯抱著小男孩盤膝坐下,和村民們攀談了起來,事情的真相這才浮現在眾人的面前。

  赫魯在土下為小男孩創造一個密閉的空間,又留下了能夠讓他呼吸的小洞,當然這洞是不會被人發現的。其實村民也曾在盜賊離開時挖過這里,不過這里的土已被赫魯以厚土玄妙大法給凝住了,他們怎么也挖不動。

  做戲做全套嗎,赫魯也是以防萬一。

  桌子上是難得一切的南方行省出產的玉觀音熱茶,飄香四溢,這香味怎么有些甜膩呢?

  刀狂的對面,坐著一個一身火紅色衣服的人,只不過看那人的身形倒是瘦小一些,面上還罩著面紗。

  “火云使者,這次大駕光臨不知有什么貴干?我們可是一直遵守著火云邪神的命令。”刀狂舉起茶杯陪笑道。

  果然是火云盜賊團!

  赫魯現在可以確定啦,因為火云使者是火云盜賊團特有。

  “呼”的一聲,一團細小的火苗直射刀狂的茶杯,在穿過酒杯后,燒著了刀狂的絡腮胡子。

  刀狂身體飄動,在閃躲間,“啪啪”兩聲,那人的動作更快,已經給了刀狂兩個耳光。

  赫魯心中也是驚訝的很,從這個人的身上,他感到一股強大的魔法力量,至少已經達到了四星大魔法師的境界,看到他釋放那個火球術,幾乎沒念什么咒語就信手而來了,看來修煉的是火系魔法。

  要知道,能把火球術集約成一細火苗的手法,可不是一般魔法師就能做到的。

  刀狂三星大劍師的實力在此人的面前居然沒有還手的力量,刀狂強壓下自己心中的怒火,知道憤怒的結果就是死亡。

  刀狂強擠出一個笑容道:“刀狂失言啦,火云使者何必生氣呢?來來來,喝杯茶消消火氣。”

  那個人根本不買刀狂的帳,伸手把刀狂手中的茶杯打翻在地上,冷冷說道:“颶風盜賊團真是太狂妄啦,你也是吃了豹子膽,在火云邪神的地頭上,居然敢不經過她老人家的同意就動手做買賣,既然知道規矩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嘎嘎,面紗后邊傳來的是居然是少女的聲音!

  赫魯頓覺心中一熱,以他的傭兵經驗判斷,這么狂野的小野貓,肯定是很有滋味的。只是不知道長得怎么樣,如果是個美人兒,不妨考慮共度良宵!

  刀狂的額頭已經滲出了冷汗,他當然知道火云邪神的規矩,擅自做買賣的懲罰是要付出兩條腿的代價,他知道這次真的不能善了啦!

  刀狂眼珠一轉,翻身跪倒在地上,顫抖著聲音說道:“邪神圣明,使者開恩!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這次打的谷場就當小人孝敬邪神的了。”

  火云使者的聲音仍是那般地冰冷,她怒哼道:“規矩不能亂,你自己動手還是我親自動手?”

  刀狂眼珠再度狂轉,眼前的情形已無商量的余地了,看來這雙腿是肯定保不住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使者個交待……只是請使者不要再為難我手下的弟兄啦!”說完,刀狂豪氣沖天地從腰間抽出他的雙刀,毫不猶豫地向他自己的腿上斬去。

  赫魯嘴角一撇,很不悄刀狂的做做,他是傭兵,是刀口舔血搏殺出來的,以他對刀狂這人的判斷,感覺到他不可能這么甘心屈服,要知道狗急了還會跳墻,何況他一個堂堂的盜賊頭目?

  望著火云使者眼中流轉出來的得意,赫魯心中暗道,英雄救美的機會再次到來!

  果不其然,刀狂的刀鋒突然倒轉,一把刀呼嘯著旋向火云使者,而另一把刀則是悄無聲息地飛到了帳外……

  帳篷外的盜賊們一看到刀狂的刀很突兀地飛了出來,立刻全員皆動,事前他們早已按刀狂吩咐做好了應變的準備。

  火云使者帶來的那隊紅衣人腳下的土地突然陷落,他們的身體剛要借勢而起,可是頭上卻罩下來了一張網,網上“丁零當啷”掛著一些尖刺,泛著寒光,顯然是染了巨毒……

  幾乎在轉瞬之間,刀狂的屬下就控制了形勢,這并不是說他們的武力有多高,只能說是他們有所準備,而且出了陰招。火云邪神的屬下高高在上的做慣啦,倉促之下居然全軍覆沒啦!

  帳內。

  火云使者看到刀光向她飛來,剛要使用魔法火球來來抵擋,卻駭然發現她渾身施展不出一點的魔法,而且一點力氣也沒有啦。

  “這是怎么回事?”火云使者失聲叫道。

  刀狂身體飆射而出,左手抓回飛旋的單刀,右手已經把火云使者攬入了懷中,一臉淫笑接口道:“奶奶個熊的,這可是你逼老子這么做的,你以為老子的這雙腿有這么容易拿嗎?聽說火云邪神和火云使者都是天仙般的女子,而且從生到死都是處女之身,面容都沒被別人看過,今天老子就要破你的處女之身,等老子爽夠了再讓兄弟們嘗嘗鮮。”

  火云使者眼神中充滿了憤怒,聲音有些高吭地叫道:“邪神不會放過你的,她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刀狂大笑道:“哈哈哈……生不如死的人是有,不過不是我,是你!老子苦心經營這么多年,你以為一直就靠火云邪神這個老太婆,每次打谷場,給邪神三成,可是我給颶風四成,我自己只要三成,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夠翻身,你覺得火云邪神會為了一個火云使者和颶風盜賊團翻臉嗎?

  別傻了,我的小心肝兒,今晚你把大爺我伺候好了,明天我會放你回去的,一會兒你中的“淫賤不能移”就應該發作了,我倒是真想看看你發起騷來的樣子,這次我就嘗嘗一炮一宿的滋味,很多年沒碰過這么美麗的小女人啦。”

  火云使者驚叫起來,她驚懼著她即將到來的命運,因為她早就聽到過這種罕見的催情藥!

  淫賤不能移是一種烈性春藥,只對女人起作用,無色無味,起初中毒的癥狀是渾身軟弱無力,然后就是身體里那股原始的欲望爆發,瘋狂地與人做愛,直到藥效下去為止。

  刀狂剛才正是將“淫賤不能移”放入了茶中,雖然火云使者并沒有飲用,但是飄散在空氣中的香氣已經足以令任何女人迷失自我。

  地下的赫魯將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腦袋中的思緒飛閃著,火云邪神,颶風盜賊團,火云使者,刀狂,下午的殘忍搶劫,他的行省,很快便有一個計劃在自己的腦海中誕生了。

  就在刀狂的手伸向火云使者臉上的面巾的一瞬間,赫魯出手啦!

  赫魯身體倏然從大地中鉆出,控金術破空而起,只見刀狂已經插入到刀鞘中的刀陡然飛出。

  刀光只是一閃,已經將刀狂伸向火云使者的左臂齊肩削了下來,鮮血濺濕了火云使者的面紗……面紗后面是驚喜的眼神。

  刀狂由于劇痛,一下子將火云使者推了出去。

  火云使者的身體射飛到空中,赫魯身體展轉間,已經將火云使者抱在了懷中,湊巧的是他的右臂緊緊地勒住了火云使者的胸部,赫魯感覺就像是碰到了兩個球,很有彈性。

  如果沒有衣服的話,肯定摸著更爽,胸部這么棒,長得肯定差不了,這么好的女人要是讓刀狂給糟蹋了,那可真是天理不容!

  “赫魯!你他媽的內奸,本來就覺得你不是什么好鳥,奶奶的……”刀狂破口大罵起來,手中的單刀卻已電射著飆向赫魯。

  “FUCK YOU!狗日的,去你媽的,你他媽的連個小孩子都不放過,老子早就想做了你,你的死期到啦~必須把你碎尸萬段才能讓死者安息!”赫魯想起下午的事情,一臉憤怒。

  刀狂已痛的說不出話來,他現在才感覺到赫魯的可怕,這個人明明擁有秒殺的實力,卻是一直隱忍著不出手,直到如此關鍵時刻才給他致使一擊,這種耐力真是可怕啊……

  赫魯溫柔地低下頭,看著懷中的美女的眼睛笑道:“妹子,看哥哥我替你報仇……”

  刀狂運出了他平生絕技“狂刀亂舞”,斗氣催動刀身,形成了漫天的實質刀芒,如雪花般向赫魯兩人撒落。

  “小兒科!呵呵……”赫魯輕聲一笑,手一揮,腳下的土地便大塊的掀起,像盾牌一樣把赫魯保護起來,刀氣碰到土遁,紛紛散落。

  赫魯從口袋中摸出一個金幣,用手一捻,那硬幣便變成了一把精致細薄的飛刀。

  在火云使者詫異的眼神中,赫魯手一揚,喝道:“小雷飛刀——”金光閃過,圍著刀狂的身體轉來轉去,就像是一條游蛇一樣。

  “哈哈!這就是你的小雷飛刀,連給大爺撓癢癢都不夠。”刀狂狂燥地暴叫著,手中的刀隱入身體中,快若閃電地向赫魯攻來,使出了絕招“人刀合一”。

  赫魯只是微笑地看著刀狂,手中的“小雷飛刀”已沒入一片光影之中,口中輕輕向著刀狂吹出一口氣……

  帳中徒然飄起一陣微風,刀狂突然停滯在空中,他握著單刀的右手從身上掉了下來,接著就是雙腿,然后是身體的各個部分。

  “說要將你碎尸萬段,就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赫魯看著刀狂那睜大的雙眼微笑著說。

  “波”一聲輕響過后,帳中飄起如煙的血霧,刀狂的身體早已如飄零的殘花,四濺著飛散開來。

  萬段!

  確實是萬段,火云使者仔細地數著,在晃眼之間,她就看到一萬塊碎片在她的眼前飛舞起來……

  抱著美女的赫魯,輕輕發揮到帳外,隨意地喝道:“諸位兄弟聽令,除了穿紅色衣服的!全部屠殺,記的一個不要留,痛快大殺吧!”

  一直隱在暗中的克雷五個人,聽到赫魯的話,就像是聽到了嫖娼不要錢的消息,立刻興奮起來,紛紛抄起家伙,或者是魔法或是劍氣沖天而起,就連米奇都發著狠沖了出來。

  在下午看到這些盜賊欺負村民,他們心里就窩著一肚子火啦。現在好了,可以盡情釋放了,除了實力稍弱的米奇以外,其他四個人根本就是秒殺的收割機,那些實力很弱的小嘍啰根本就是不堪一擊,四個人像是砍草一樣就把他們都解決了。

  埃爾維斯找了半天,終于找到了下午踢他屁股的那個臭小子。

  埃爾維斯伸出大手,一下子把那小子提到空中,大罵道:“操你媽的,下午你不是挺吊的嗎?居然還敢踢老子的屁股,除了老爹跟老大還沒人敢動過我屁股,你他娘的。”

  說著,埃爾維斯一拳打出,那小嘍啰鼻血狂噴而出,接著就把嘴巴里的牙齒全給吐出來了,然后埃爾維斯把那小嘍啰按在地上,用力的踹著他的屁股,沒幾腳就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小樓路的髖骨已經被踢碎了,不解氣的埃爾維斯一腳踏在了小嘍啰的腦袋上,“噗”地一聲響過,小嘍啰的腦袋如破掉的氣球,暴裂開來……

  赫魯冷然看著眼前無助奔跑的盜賊們,他心中沒有一絲的憐憫,亂世中人不如狗,死了也是一種解脫。

  忽然,赫魯感覺懷中美女的身體變的火熱起來,他低頭看到火云使者雙眼緊閉,好像中毒很深的樣子。赫魯轉身走進帳中,輕輕把火云使者放在桌案之上,想了想后,伸手撕下了火云使者的面紗。

  如果說有仙女,赫魯以前一直不信,但是當看到火云使者的面容以后,他信了!

  天地間確實有仙女,而且只有一個,就在赫魯的面前。

  白皙的皮膚,精致的五官,烏黑的秀發,這不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白雪公主嗎?

  漂亮可以,但是這么漂亮就有點過分了,這得讓多少男人拜倒在裙下呀。

  赫魯也是御女無數的高手了,但是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美女還是第一次見,一般人肯定脫褲子就上了,可是赫魯并不是那種見了美女就用下半身思考的人。

  雇傭兵的血性和放蕩讓赫魯知道,男人不可以沒有女人,但是女人只是男人生命中的過客,就和汽車一樣,是不可或缺的玩具。

  縱然如此,天生的尤物在面前,赫魯也是多少有些動蕩,畢竟赫魯是個正常男人。

  那微微起伏的胸膛,逐漸引起了赫魯身體里最原始的欲火,這欲火好像要將天地燃燒。

  赫魯的面前就有一個滅火器,而且質地絕佳!赫魯的眼神中漸漸騰起了不滅的星辰和火焰……

  想要在線全文免費閱讀冰魄傳說,請點擊下方相應鏈接下載客戶端

  >>>安卓用戶點擊閱讀

  >>>蘋果用戶點擊閱讀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