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奇幻 → 貝靈笨笨

貝靈笨笨

葉雨傾心 著

完本免費

  貝靈笨笨是由作者葉雨傾心所著,講述的是主角達摩斯爾為克魯小鎮上的一個孤兒,他帶領著幾個同樣被遺棄的孩童在一個普通的陰冷潮濕的小巷中堅強地活下去,一步一步不斷爭斗,這其中有著不屈的信念,更有精彩的際遇。點擊閱讀本文。
  
  克魯小鎮一個普通的陰冷潮濕的小巷之中,幾個小臉懂得發紅的十一二歲孩子蜷縮成一團,圍在一起,這么做的目的很簡單,這樣能夠讓他們在這個足以凍死人的冬天更暖和一些。
  被這些孩子圍在中間的是一個十三四歲模樣的瘦弱男孩,灰褐色的頭發蓬亂而細碎,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有一對微微發尖的耳朵,細碎的頭發下一雙狹長而發亮的眼睛分外引人注意。
  “這……這……該死的天氣實在太冷了!老……老大,我們繼續這樣下去,恐怕不會餓死……也……也得活活凍死!”其中一個小孩哆嗦著,說話牙齒都有些打顫,他抽著鼻涕對著那個圍在中間的瘦弱男孩抱怨道,其他小孩聞言也都把目光投向瘦弱男孩,看得出來,這個小男孩就是這群小家伙的頭領。
  瘦弱男孩抿了抿凍得有些發紫的嘴唇,狹長的眼睛依舊閃閃發光,仿佛那凜冽的寒風對他毫無影響一般,感受到眾多手下那希冀的目光,他輕輕吐出一口白氣道:“我明白大家的意思,可是這該死的天氣大家也都看到了,連平時常常翻垃圾的老鼠都不愿意出來,更何況是人了,沒有目標,我們對誰下手?那些鎮上居民嗎?恐怕我們一出手對方就知道是我們做的,到時候我們再想在克魯小鎮立足就難了!”
  眾多面黃肌瘦的小家伙們都知道‘老大’說的是實情。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天氣這么冷,連別人丟棄的剩飯剩菜都凍得跟石塊一樣,饑餓還是小事,可是時間一長恐怕都要凍死在街頭。

6.3萬字更新:2018/06/21

在線閱讀

貝靈笨笨是由作者葉雨傾心所著,講述的是主角達摩斯爾為克魯小鎮上的一個孤兒,他帶領著幾個同樣被遺棄的孩童在一個普通的陰冷潮濕的小巷中堅強地活下去,一步一步不斷爭斗,這其中有著不屈的信念,更有精彩的際遇。點擊閱讀本文。

貝靈笨笨小說完本閱讀

小說簡介

魔法祭祀,是最為強大的力量。克魯小鎮一個普通的陰冷潮濕的小巷之中,幾個小臉凍得發紅的十一二歲孩子蜷縮成一團,圍在一起,這么做的目的很簡單,這樣能夠讓他們在這個足以凍死人的冬天更暖和一些。 他們是被遺棄的孩童,達摩斯爾是他們的老大,為了存活下去,他必須不斷爭斗,一步一步終成神。

貝靈笨笨標簽:奇幻,異界大陸,爭霸

免費閱讀

  克魯小鎮一個普通的陰冷潮濕的小巷之中,幾個小臉懂得發紅的十一二歲孩子蜷縮成一團,圍在一起,這么做的目的很簡單,這樣能夠讓他們在這個足以凍死人的冬天更暖和一些。

  被這些孩子圍在中間的是一個十三四歲模樣的瘦弱男孩,灰褐色的頭發蓬亂而細碎,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有一對微微發尖的耳朵,細碎的頭發下一雙狹長而發亮的眼睛分外引人注意。

  “這……這……該死的天氣實在太冷了!老……老大,我們繼續這樣下去,恐怕不會餓死……也……也得活活凍死!”其中一個小孩哆嗦著,說話牙齒都有些打顫,他抽著鼻涕對著那個圍在中間的瘦弱男孩抱怨道,其他小孩聞言也都把目光投向瘦弱男孩,看得出來,這個小男孩就是這群小家伙的頭領。

  瘦弱男孩抿了抿凍得有些發紫的嘴唇,狹長的眼睛依舊閃閃發光,仿佛那凜冽的寒風對他毫無影響一般,感受到眾多手下那希冀的目光,他輕輕吐出一口白氣道:“我明白大家的意思,可是這該死的天氣大家也都看到了,連平時常常翻垃圾的老鼠都不愿意出來,更何況是人了,沒有目標,我們對誰下手?那些鎮上居民嗎?恐怕我們一出手對方就知道是我們做的,到時候我們再想在克魯小鎮立足就難了!”

  眾多面黃肌瘦的小家伙們都知道‘老大’說的是實情。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天氣這么冷,連別人丟棄的剩飯剩菜都凍得跟石塊一樣,饑餓還是小事,可是時間一長恐怕都要凍死在街頭。

  達摩斯爾對于手下小弟的抱怨也同樣一籌莫展,眉頭擰成一個川字。

  “老大老大,不好了!又有兩名兄弟凍死了!”正說話間,一個小男孩心急火燎的跑過來,大聲呼喊。

  達摩斯爾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來,跟著那個小男孩跑了過去,后面的小家伙對視一眼也跟著跑了過去。

  “什么時候發現的?”達摩斯爾的臉色難看的看著地上兩具已經凍僵的尸體,詢問剛才趕來報信的小男孩。

  小男孩畏懼的一縮脖子,瞥了達摩斯爾一眼,小聲回答道:“我們也不知道,剛才我們在這里乞討,等了半天也沒人肯給我們一口吃的,我們就決定換一個地方,這時候才發現他們倆已經凍僵了……”

  周圍的小乞丐們都面容悲戚,但是卻并沒有什么驚訝的表情,像這樣的情景在小鎮上的巷子里每天都會發生,也沒有人會在意他們這些被人遺棄的家伙,死去的這些往往都是身體孱弱又或者是年齡幼小的。

  沒有辦法,饑餓、寒冷、疾病都是致命的因素。

  正說話間,一個面黃肌瘦的小男孩滿臉興奮的跑到達摩斯爾跟前,氣喘吁吁地說:“達老大,我們發現一個外來戶,衣著光鮮,看樣子油水很大,不過看打扮是一個士兵,長得很粗壯,對付起來有些棘手!”

  “士兵?”老實說達摩斯爾打心里討厭和這些官老爺打交道,他們是賊,最怕的就是兵。

  “老大,干吧!再這樣下去我們都得完蛋,你就算不為自己想也得為艾薇兒想一想啊!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她凍死?”一名小男孩似乎看出達摩斯爾并不情愿,急忙開口勸道。

  其他小孩也紛紛附和。

  想到妹妹艾薇兒那蒼白可愛的小臉,達摩斯爾的拳頭握緊,眼神堅定了下來,咬著牙狠聲道:“就這一次,下不為例!”八個字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在夾縫中求生存,達摩斯爾不得不小心謹慎,若在平時,像官兵這樣的人他是絕對不愿意招惹的,可是現在是非常時期,不做無本的買賣就要餓死凍死,乞丐也要生存,一切,都為了活著!

  “哦~~老大萬歲!”見達摩斯爾同意了,小乞丐們頓時歡呼起來。

  艾薇兒是達摩斯爾認的妹妹,也是眾多小乞丐中唯一的女孩,和達摩斯爾的感情很深。

  說做就做,十幾個小孩簡單計劃了一下,就分頭行動了起來。

  吉米特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打晃,酒精已經麻醉了他的身體,回想到剛才酒吧那個美艷的女郎,他的心就情不自禁的火熱起來。

  想不到在這樣鳥不拉屎的鬼地方還有這樣身材惹火的妞兒,真是不枉此行啊!

  吉米特今年已經三十六歲了,可以說是個老兵了,當了二十多年的兵也不過才混到個隊長頭銜,他的武力不出眾,也沒有什么領導才能,能混到現在的水平已經是很不錯了,想想底層士兵隊伍在戰場上一直充當著炮灰的角色,二十多年還沒有死掉的也確實不多,他也確實有自傲的本錢,也可以說他有著自己的一套生存方法,這才保住性命。

  吉米特沒有太大的抱負,他對現在的生活很滿足,這不,前兩天他給他的頂頭上司送了點金幣,弄到了一個征兵的美差,這絕對是個富得流油的差事,現在誰愿意把自己家的孩子送到軍隊中去啊,說的好聽點那是為國效力,說難聽點就是去送死,別說是那些新兵蛋子,就是他這種上過無數次戰場的老兵每次都是提心吊膽,說不上什么時候就把自己的小命搭進去。

  別人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去當兵就得給他們這些負責征兵的隊長送錢打點,一來二去,除了給自己頭上的那位的,自己還能撈上不少,這難道還不值得慶賀一下嗎?于是他今天剛到這里就離開鎮長府邸自己找樂子去了,只是那個娘們兒實在太騷,差點沒把他的身子給掏空了,現在他還感覺到腿腳發軟,渾身無力。

  吉米特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打著酒嗝,踉踉蹌蹌的走入了一個陰暗的胡同,這里是回去的必經之路。

  這時候迎面一個黑影撞了過來,因為天色已晚,胡同里比較昏暗,他又喝了很多酒,本就腳步虛浮的他被撞了一個趔趄。

  那黑影急忙說了兩聲對不起之后就要離開,可是卻被他一把拉住了,“媽的,哪里來的小兔崽子,知道大爺我是誰不?老子是帝國衛隊第四軍團雷鳴團長麾下的小隊長,連老子也敢撞,你活得不耐煩了!把老子的新軍服弄臟了你賠得起嗎!”

  達摩斯爾的力氣很大,可能是身上擁有部分惡魔血統的關系,同齡的孩子中就數他的力氣最大,尋常成年漢子都不是他的對手,可是此時卻被對方像抓小雞一般提了起來,雙腳離地,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

  達摩斯爾暗道一聲‘苦也!’,看來是遇見硬茬子了!眼睛一轉,知道尋常的方法恐怕根本無法奏效。

  在這個小鎮子里,達摩斯爾他們平時看到的都是一些普通人,哪里見過什么高手,吉米特雖然只是個隊長,可是身上的實力卻不容小覷,已經達到了中級武士的級別,在帝國百人衛隊中也算是個難得的高手,如果不是今天喝了太多的酒,麻醉了神經,也不會被達摩斯爾撞到。

  達摩斯爾根本就不知道這次下手的對象是個什么樣的角色,但是他能夠感受到吉米特身上那強大的靈魂氣息,隱約的感覺到面前這酒鬼不好惹,可是既然已經動手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連忙換上一副誠惶誠恐的表情,給對方道歉,一雙臟兮兮的小手還在吉米特的身上撲打兩下,看樣子是想把碰臟的地方弄干凈。

  殊不知他手指間的刀片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劃破了對方腰間的口袋,錢袋悄無聲息的落入了達摩斯爾的手中,這偷盜的本領已經被他鍛煉的爐火純青,對方根本一點感覺都沒有。

  “真他娘的晦氣!”吉米特對自己的錢袋落入對方的口袋根本毫不知情,一巴掌打開達摩斯爾亂拍打的小手,吉米特醉眼朦朧的看了一眼達摩斯爾,噴著酒氣喝罵道:“滾!給我滾的遠遠的!”

  “是是是!”達摩斯爾巴不得對方放自己走呢,賠笑兩聲,轉身就要跑,這時對方又把他叫住了。

  “站住!小子你的包里裝的什么東西,鼓鼓囊囊的!不會是偷了別人的東西吧?”其實吉米特從來沒有想過眼前這個小乞丐身上能有什么值錢的東西,這么說不過是想找個理由侮辱侮辱他罷了。

  哪里知道達摩斯爾根本就是做賊心虛,剛才從吉米特身上偷的那袋錢正被他藏在包里了,這個時候哪敢拿給對方看。

  遭了!被發現了!老大有麻煩!

  隱藏的暗處觀察的其他小孩都焦急了起來,如果被當場抓住,不僅僅他們的老大要遭殃,這次好不容易抓住的機會也會喪失掉。

  連達摩斯爾自己也以為是被發現了,頭上的冷汗刷就下來了,吱吱唔唔不肯給吉米特看。

  殊不知這樣反而引起了對方的好奇心,也不管達摩斯爾同不同意,一把扯過他臟兮兮的小包,只感覺分外沉重,打開一看,頓時愣住了,這……是什么?

  吉米特看著有些眼熟的錢袋和……一塊不小的磚頭,半晌兒反應不過來。

  小巷中的氣氛頓時詭異了起來。

  吉米特還沒怎么反應過來,只是下意識的感覺有些不對勁兒,正要說些什么,忽然腦后惡風襲來,武士的本能讓他脖子一扭,躲避開來,可是因為身體不聽使喚,并沒有完全躲過去,只感覺一股大力伴隨著劇痛從右邊的肩膀上傳來,咔嚓一聲,似乎是什么東西折斷的聲音,劇烈的疼痛刺激得他猛然轉過身去,大聲喝問起來:“什么人!”

  吉米特恍惚間看到一個人影,臉上一副二不掛五的表情,似乎在朝自己喊道:“打家劫舍!”

  這怎么可能啊,他只看到一個衣衫破爛的小乞丐正驚恐的看著自己,雙手握著一根半截的粗大木棍不知所措。

  一把抓住小乞丐的胳膊,小男孩想要掙脫,可是哪里是他的對手,一只大手仿佛鐵鉗一般讓他動彈不得,吉米特正要上前抓住他問個明白,只感覺腦袋“嗡”的一下,粗壯的身體晃了兩晃,轟然倒地。

  “現在你知道這東西是干什么的了吧!用來攔路搶劫的!我不讓你有時間質問我,有天理嗎,有王法嗎?這里可是老子的地盤,老子做主啊!”達摩斯爾笑得很奸詐,扔下斷成兩半的青石磚,拍了拍手,對著其他躲在暗處的手下吼道:“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快過來幫忙!”

  很快,吉米特身上的財物被洗劫一空,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衣服太顯眼,恐怕已經被扒光了。

  “達老大,這個人看到了你的樣子,你看要不要……?”一名小乞丐搓了搓手,對這吉米特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達摩斯爾皺了皺眉頭,微微思考了一下,這才搖了搖頭道:“還是算了吧,咱們是偷搶,不是殺人犯,用不著犯上人命血腥。再說剛才我看了一下,這個人的服飾和鎮上的衛兵有些不同,可能來頭不小,還是不要把事情做絕的好,這幾天讓手下的小兄弟們都小心點,能不露面最好不露面,把錢袋里的錢分了吧,買些過冬的棉衣,這些錢夠我們花上一陣子的了。”

  說著,他把錢袋中的錢一數,還別說,真是不少,竟然有七個金幣十二個銀幣之多,要知道就算普通平民一個月也花不上一個金幣,圣戰大陸的一個金幣差不多相當于人民幣一千元的價值,一個金幣又能兌換一百個銀幣,一千個銅幣。七個金幣十二個銀幣可就是七千多塊錢,絕對不是一筆小數目了,對這些飯都吃不上的小乞丐來說更是個天文數字。

  不過這也讓達摩斯爾心中更加肯定眼前這個士兵不是什么普通人,弄不好自己就得吃不了兜著走。

  因為達摩斯爾是這幫孩子的老大的關系,他分到了一半的錢,他先是去衣鋪給妹妹買了一身加厚的棉衣,然后又買了些吃的,接著就直接回到他住的棄屋之中,因為那里還有他的好妹妹艾薇兒。

  艾薇兒是達摩斯爾六歲時在大街上撿到的,也是眾多小乞丐中唯一的女孩,倒不是女嬰就遺棄的少,而是女孩子被遺棄存活的幾率比男孩子要小得多。

  艾薇兒是個例外,那是因為有達摩斯爾的照顧,達摩斯爾從來不讓她出去討飯,不讓她去做那些臟累的活計,有些時候寧可自己餓著,也不讓她挨餓,在這些小乞丐中,那無疑是公主般的生活。

  艾薇兒比達摩斯爾小兩歲,是達摩斯爾的心頭肉,為了她,達摩斯爾什么都敢做,這在小乞丐們當中無人不知,也沒有人敢欺負她。

  達摩斯爾天不怕地不怕,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會在什么時候突然死去,他唯一的牽掛就是自己的妹妹艾薇兒,他發過誓,即使拼了命,也要讓她過上好日子。

  “達摩斯爾哥哥,你回來了?”雖然只有十二歲,可是艾薇兒已經出落得十分漂亮,粉雕玉琢的精致臉蛋上有一雙充滿靈性的黑色眸子,仿佛兩顆黑寶石,一頭金色的短發梳著小辮子,看起來可愛極了,不用說,十足的美人胚子,長大以后絕對是個絕色美人。

  看到達摩斯爾回來,小丫頭一下子撲到了他的懷里,撒嬌似的在達摩斯爾的胸口蹭啊蹭的,就像是一只溫順的小貓咪。

  達摩斯爾把頭微微后仰,想和艾薇兒拉開些距離,皺著眉頭說道:“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哥哥身上臟,弄臟你的衣服。”

  雖然嘴上責怪,可是自從他看到艾薇兒的那一刻起,他臉上的笑容就從來沒有停止過,看到了艾薇兒,他忽然感覺到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什么后果,什么麻煩他都可以一力承擔下來。

  “哥哥身上怎么會臟呢,哥哥身上有一種很好聞的味道,薇兒喜歡。”艾薇兒仰起頭,甜甜的笑著說道,在她粉嫩的臉頰上蕩起兩個可愛的小酒窩。

  達摩斯爾寵溺的撫摸著艾薇兒滑順的金發,笑呵呵的說道:“恐怕是我身上的汗臭味兒吧!哈哈!”

  “當然不是啦!”艾薇兒故作氣惱的嘟起了嘴巴。

  忽然感覺到屋中有些冷,看著地下未動的木柴,達摩斯爾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天氣這么冷,怎么不生火?你身上的衣服本來就不厚,萬一生病了怎么辦?”

  “我……我想省些木柴等你回來,家里的木柴不多了,我聽小黑他們說現在的木柴不好弄……”艾薇兒低下頭,聲音越來越低。

  達摩斯爾這才發現艾薇兒的小臉已經凍得發白,攥住她那凍得冰冷的小手,本來到嘴的責備話再也說不出口,只是眼角微微有些發酸,輕輕把她摟在懷里:“是哥哥沒有照顧好你,讓你受苦了。”

  “不是的不是的,哥哥已經對我很好了!”見達摩斯爾傷心,艾薇兒也慌了手腳,“哥哥不要傷心,我現在過的很幸福,只要有你陪在我的身邊,就算是現在有個公主叫我做我也不會去做的。”艾薇兒的語氣是如此真摯,眼神也仿佛兩顆黑寶石,純凈而散發著光彩。

  達摩斯爾被艾薇兒的話逗笑了,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打趣道:“為什么不做?如果你做了公主,連帶著我這個當哥哥的也跟著沾光,沒準還能弄個大將軍當當呢!”

  “大將軍有什么好當的,到時候我讓你當駙馬怎么樣?”艾薇兒揚起了頭,希冀的看著達摩斯爾。

  “當不當駙馬無所謂,不過記得下回不要這樣做了,木柴沒了,哥哥可以再去撿,可是如果你生病了,我可就真不知道該怎么做才好了。”達摩斯爾雖然比艾薇兒大了兩歲,可也不過十四歲而已,根本不知道駙馬是個什么樣的官職,只知道似乎要比將軍要高些。

  艾薇兒知道哥哥是關心自己,順從的點點頭,甜甜的笑了,只要達摩斯爾在她的身邊,她就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來,把我新給你買的棉衣穿上,省的著涼。”達摩斯爾掏出自己給艾薇兒買的新衣。

  果然,艾薇兒欣喜的差點歡呼了起來:“這是給我的?”

  達摩斯爾微笑點頭,“今年的冬天特別的冷,鎮上凍死的兄弟不少,所以我一弄到錢,就給你買了一件,快去換上吧!”

  艾薇兒看了一眼達摩斯爾身上的單衣,臉上喜悅的表情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你把錢都給我買了棉衣,那你呢?你還穿著單衣呢?這棉衣還是你穿吧,反正我也不出門,在小屋中也不冷。”

  見艾薇兒不肯穿,達摩斯爾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別胡鬧!讓你穿你就穿,你的衣服那么小,我根本就穿不了,再說你大哥我的身體你還不了解嗎?區區寒冷算得了什么!你再不穿我可真要生氣了!”

  見達摩斯爾真的生氣了,艾薇兒不敢再說,只好乖乖的穿上,雖然有些臃腫,不過確實暖和多了,一直冰冷的屋子似乎也沒那么寒冷了,更關鍵的是她的心,早就是暖洋洋的了。

  達摩斯爾生起火來,弄了點吃的,兩個人就這樣圍著火堆依偎在一起,不斷跳躍的火光把兩人的背影拖得老長,仿佛一張油畫……

  克魯小鎮是拜旦帝國的一個邊陲小鎮,地方不大,人口也并不算多,更談不上繁華,可是這段日子克魯小鎮卻突然變得喧鬧起來,死氣沉沉的小鎮也多了幾分人氣。

  “聽說了沒有,拜旦帝國和斯瑞維納帝國打起來了,沒看這段日子拜旦帝國又開始征兵了嗎?昨天我就看到一大隊士兵進了鎮長的家里。”一家不算豪華的民間酒吧中一個穿著麻布衣服的高大漢子拍大著胸口的肌肉對著身邊的伙伴信誓旦旦的說道,那粗壯的和別人的大腿有一比的手臂擊打得胸膛砰砰作響。

  “真的假的?巴克,你不會又在吹牛吧?上回你就吹牛說你認識鎮長大人,害得我們差點沒被鎮長大人的衛兵抓進監獄,這次我們說什么也不信你了!”

  中年漢子被揭開丑事,頓時臉色微紅,大聲嚷道:“上次我喝多了,不記得說過什么了,不過這次肯定是真的,不信你問酒吧老板,他也看到了!”

  酒吧老板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者,聞言一邊擦拭著酒杯,一邊笑著說道:“這回巴克可沒吹牛,確實有這么回事,那些來這里喝酒的士兵們的確是來征兵的,不過這跟我這個老頭可沒什么關系,我家里可沒有什么青壯的年輕人給他們拿去送死。”

  圍在一桌的其他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剛才反駁巴克的那位中年人接過了話茬:“話可不是這么說的,每次打仗官方公布的士兵存活率還是很高的嘛!你們說是不是?”盡管這么說,但是他的臉色卻并不怎么好看。

  巴克嗤笑一聲,把酒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酒水濺出老高,嘿嘿冷笑道:“那些東西你也相信?只不過是用來糊弄我們這些平民罷了,那些高貴的魔法師都是不在乎人命的主兒,一個高級魔法下去,死的最多的就是我們這里征召出去的平民士兵了,知道帝國軍方怎么稱呼從平民中征召的士兵嗎?炮灰,炮灰你們懂嗎?”

  周圍人的臉色都蒼白了起來。

  想要在線全文免費閱讀貝靈笨笨,請點擊下方相應鏈接下載客戶端

  >>>安卓用戶點擊閱讀

  >>>蘋果用戶點擊閱讀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