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歷史 → 仙界大亨

仙界大亨

梵天華宇 著

完本免費

  鳳白乃是九重天上的一枚小仙,專門負責給眾仙們釀酒,但他卻憑借著自己的才智和堅韌不拔的毅力,不斷強大自己,成就仙界的傳奇大亨!不求成為最強仙帝,只求成為最富有大亨!就算我打不過你,老子用錢砸死你!
  
  九重天上,云山霧繞。閑散仙子鳳白收拾了一上午的酒窖,正午時分略覺疲乏,便攜了自己親手釀制的桂花酒,輕捻了個指決,施施然向著酒窖不遠處的白樺林飄去。
  鳳白乃是九重天上的一枚小仙,專門負責給眾仙們釀酒。每到一個節日,上頭便會有旨意下來,令鳳白在特定時間內釀出各種品種的酒。鳳白總能按時交單,所以她這個酒窖小仙的位置坐得穩穩的。
  說起來,鳳白其實非常懶。她可以一天不吃不喝,只因為她不愿意挪動她嬌弱的身軀去到酒窖對面的桃花林取每日司膳宮配備下來的吃食。和鳳白同級的小仙對此很看不上眼,也不大喜歡同鳳白來往。
  鳳白倒是也樂得清閑。看著周邊仙子們,每逢過年過節,總是要裝模作樣的拾掇點衣料香薰互相贈送,她就覺得累得慌。還不如像她這般,雖然日日孑然一身,但勝在過得自由自在,與人無尤。
  這頭,鳳白正斜斜的倚靠在彩云上方。一只手撐著頭,一只手握著酒,很是悠閑的在天上飄過。要去白樺林,首先要穿過酒窖前方的花海。

14.4萬字更新:2018/06/21

在線閱讀

  仙界大亨是由作者梵天華宇編寫的一部仙俠類小說。一個九重天的小仙,專門給眾仙釀酒的,但是他卻靠著自己的才智在仙界一步步混成了大亨。好奇他是怎樣混起來的嗎?好奇的話就來看看把。

小說簡介

  鳳白乃是九重天上的一枚小仙,專門負責給眾仙們釀酒,但他卻憑借著自己的才智和堅韌不拔的毅力,不斷強大自己,成就仙界的傳奇大亨!

  不求成為最強仙帝,只求成為最富有大亨!就算我打不過你,老子用錢砸死你!

  仙界大亨標簽:仙俠,愛情,搞笑,爽文

免費閱讀

  九重天上,云山霧繞。閑散仙子鳳白收拾了一上午的酒窖,正午時分略覺疲乏,便攜了自己親手釀制的桂花酒,輕捻了個指決,施施然向著酒窖不遠處的白樺林飄去。

  鳳白乃是九重天上的一枚小仙,專門負責給眾仙們釀酒。每到一個節日,上頭便會有旨意下來,令鳳白在特定時間內釀出各種品種的酒。鳳白總能按時交單,所以她這個酒窖小仙的位置坐得穩穩的。

  說起來,鳳白其實非常懶。她可以一天不吃不喝,只因為她不愿意挪動她嬌弱的身軀去到酒窖對面的桃花林取每日司膳宮配備下來的吃食。和鳳白同級的小仙對此很看不上眼,也不大喜歡同鳳白來往。

  鳳白倒是也樂得清閑。看著周邊仙子們,每逢過年過節,總是要裝模作樣的拾掇點衣料香薰互相贈送,她就覺得累得慌。還不如像她這般,雖然日日孑然一身,但勝在過得自由自在,與人無尤。

  這頭,鳳白正斜斜的倚靠在彩云上方。一只手撐著頭,一只手握著酒,很是悠閑的在天上飄過。要去白樺林,首先要穿過酒窖前方的花海。

  因為酒窖要釀造的酒種類繁多,所以鳳白的居所同一般的同級仙子們相距甚遠。以酒窖為中心,方圓百里處,盡是密密麻麻的花海桃林。桂花,桃花,雛菊不一而足。這些都是鳳白平日釀酒所需要的素材,是以九重天主特意割了這么大一塊地方供鳳白使用。

  要說這鳳白,平日里已經懶到一定境界了,但是她對釀酒取材之類的事情卻是一點也不含糊,這也是九重天上很多了解鳳白的仙家們所不能理解的。

  鳳白的彩云剛剛飄進桃林,就聞到了一陣飯香,肚子不合時宜的咕咕叫了起來。這時,鳳白才想起,自己因為不想出門已經有好些天沒有正式用餐了。

  桃林的第五棵樹下,是鳳白的吃食的存放點。樹下架著一個石柜,每日司膳宮的人都會將食物送到石柜里存好,等待鳳白自取。之前,司膳宮的人也曾經將食物送到鳳白的酒窖中,但是多次都碰上鳳白昏睡不起,敲門敲了幾個時辰也沒有人回應。后來他們也就學乖了,再也不去用熱臉貼鳳白的冷屁股。

  送餐的小仙剛剛將吃食放進石柜,又取出昨日未曾動過的食盒,抬頭轉身正要走。就看到鳳白駕著彩云,笑語嫣然的看著他。

  小童朝天翻了翻白眼:“喲,我昨日定是沒有睡好。居然出現了鳳白酒仙的幻象。想那鳳白酒仙是寧可不吃不喝也不移動半步的神人,怎會在這青天白日的出現在我眼前。”小童一邊裝模作樣的搖頭晃腦,一邊轉身打算當完全沒有見到鳳白似得轉身離去。

  鳳白狡黠一笑,拾起落在彩云上的桃花花瓣,手指輕彈,那花瓣便像小石子一樣飛將出去,射在小童的腦門上。

  小童驚呼一聲。轉過身來,捂著腦門看著鳳白:“莫要鬧了,我還要去給各仙家送飯呢!”

  “你這小童,好歹我也大你好幾級,見了本仙不行禮就算了,還當作沒看見。這是誰教你的禮數?”鳳白笑嘻嘻的看著小童,手指輕抬,滿樹的桃花花瓣撲簌簌的落下,落了小童滿身。

  “好啦好啦,我知道錯啦。鳳白大仙有何貴干啊?你昨日又未曾用膳,是不是日后我也不用再給你送食盒啦?”小童抬了抬手中食盒,撅起小嘴嘟囔道。

  鳳白搖了搖手指:“不可。常言道,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本仙現在著實餓了……不知小仙可否幫本仙一個小忙?”鳳白的眼睛滴溜溜的在小童和石柜之間來回打轉。

  小童看了看,立時明白過來。心中不住腹誹,一邊不情不愿的彎下腰從石柜中取出食盒,指尖虛抬,將食盒送上了鳳白的彩云。

  鳳白滿意的大笑,水袖輕撫,抖落一小瓶桃花醉,堪堪落進小童手中。小仙童雙眼一亮,這桃花醉可只有每年一次的百花宴上才能分到一小杯,登時樂開了花,不住道謝。喜滋滋的拿著小瓶左看右看。

  鳳白嘴角輕揚,駕著彩云,繼續朝前方而去。

  彩云在桃花林中穿梭,在鳳白都快被粉色的桃花晃花了眼的時候,眼前景色驟然一亮,一片郁郁蔥蔥的碧綠盡收眼底。

  白樺林到了。

  鳳白快速棄云步行,在一片片高聳入天的白樺樹中穿梭,飛快的找到了自己平日午間小憩的場所。在兩棵巨大而又粗壯的白樺樹中間,鳳白架了一副吊床。吊床旁邊是石塊堆砌起來的石桌。

  鳳白將食盒和帶來的酒釀隨意的放上桌子,自己則躍身而上,側臥在吊床之上。白色水袖自然垂落下來,落了滿地。喝著自家釀的桂花酒,躺在景色秀美,四周清凈的白樺林中午憩,鳳白心中覺得無比滿足。

  因為心情愉悅,鳳白這一喝,就喝得忘了分寸。有些喝多了。桂花釀初入口時香甜無比,溫潤絲滑,一點也沒有烈酒的沖勁。但是這酒后勁極大。平日里鳳白喝的很有節制,只是今日心情特別明朗,一時不察,就喝的多了。

  正值微醺之際,鳳白忽然聽聞空中呼呼作響,似是什么人駕著云彩呼嘯而來。鳳白定了定神,用自己已經略顯迷蒙的雙眼使勁往聲音的來處瞧了瞧。只隱隱瞥見白衣一角。

  還沒有等鳳白仔細觀察,一陣新竹般的清香撲面而來,隨即,入眼就是雪一般的素白。

  “你是哪里的小仙?在這白樺林中作甚?”

  來者正是紀法上仙阮青。白樺林本不在阮青的管轄范圍,今日他是追蹤著一只棕鼠才貿然進入的。

  這只剛剛才有了一些道行的棕鼠精,近日來一直調皮不堪,連太上老君煉制的丹藥都被它偷吃的所剩無幾。太上老君年老體弱,著實斗他不過,又不想用這么點小事去騷擾天君,所以就將此事托付給了正巧路過的阮青。最近很是太平,阮青左右閑來無事便很爽快的應承了下來。

  他一路駕著云追蹤這只棕鼠精,不曾想它很是能跑,速度又快,三下兩下居然就鉆進了白樺林。阮青意識到白樺林樹木高聳,甚是難尋,便加快了速度。不想再同這只小妖精捉迷藏。

  誰知道,正當阮青就要揪住那小鼠精的尾巴的時候,一陣撲面而來的桂花酒味將他熏的愣了愣神。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棕鼠精趁此機會,轉瞬就沒入茫茫樹海,哪里還有蹤影。

  阮青平日里甚少飲酒,除了在百花宴上,不得不給天主面子多飲幾杯之外幾乎是滴酒不沾。是以他的酒量也很是一般。此時被強烈的酒香薰得有些發征,平白錯失了抓捕棕鼠精的大好時機,登時心下就有些不快。

  他往前走了幾步,想要看看這青天白日的,到底是何人躲在這白樺林中偷偷飲酒。酒香越來越濃,阮青的眉頭越皺越緊,緊接著,就在兩個粗大的白樺樹之間,看見了一身白衣勝雪的酒仙鳳白。

  鳳白因為喝酒過量,此刻已是徹底醉了。臉上洋溢的紅暈如天邊的晚霞,晃得人心猿意馬。本就白皙的肌膚因為桂花酒的滋潤顯得更加吹彈可破。此時側躺在吊床之上,幔紗輕垂,很是讓人移不開眼。

  阮青一時愣神之際,就已經不知不覺的走至鳳白身前,問出了聲。

  來人聲音低沉溫柔,婉轉動聽。鳳白晃了晃腦袋,勉強支撐起身體。待看清來者一襲白衣,潑墨般的長發垂直腰間,腰上一把明晃晃的銀色配件,在午后的陽光里閃耀著光芒。

  鳳白眼中亮光大盛,驚為天人。一時起了戲弄之心,加之酒醉,越發顯得有些肆無忌憚。鳳白低聲嚶嚀一聲,伸手抓住阮青衣袖,借著自己的體重,將在自己身前長身而立的阮青一把拉低了身子,俯在自己身上。

  變故突生,等到阮青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和眼前的女仙不分你我了。看著眼前粉嫩的臉龐,阮青心中一陣微顫。待他目光流轉,看到鳳白眼中微帶戲謔的神采,立刻猶如一盆冷水,兜頭灌下。

  阮青一把推開鳳白,直起身體,往后退了兩步。他擦了擦自己的嘴唇,似是想抹去剛剛無意中接觸對方時留下的溫潤觸感。心中惱怒不已。

  “你是何人?觀你裝扮不過一區區小仙?怎敢對上仙如此不敬?”

  鳳白被阮青推得晃了晃,吊床在兩樹間不停搖擺,驚得樹上棲息的鳥雀撲簌簌飛起,沒入樹林的更深處。她抓住吊床邊緣,穩了穩身形,隨即跳下身來。

  有了第一次之后,阮青非常警覺,見她靠近,立馬又往后退了兩步。用手捂了鼻子,阻擋撲鼻而來的桂花香。

  鳳白沒有再次沖動的撲上前去,桂花酒的后勁越發強烈,她的雙眼已經有些目不能視了。她站在幾步開外,看著和自己保持距離的阮青,忽然之間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

  在哪里見過?

  她僅剩的一絲絲理智在心底吶喊,阻止她繼續靠前。

  “嗝……我,我叫鳳白……我是酒仙……我,我釀的酒可好喝了,你看……”最后一絲理智被酒精吞沒,鳳白裂開嘴笑嘻嘻的舉著自己手中的酒壺,搖搖晃晃的朝著阮青逼近。

  阮青看著搖搖晃晃,醉醺醺的,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女仙,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是好。想他平日怎么說也是個執掌著天宮生殺大權,殺伐決斷的紀法上仙,今日竟被一個喝醉了的酒鬼逼得不住后退,阮青越想越是惱怒。直到背部貼上身后的白樺樹,再也退不得分毫。

  阮青漆黑的雙眉越皺越緊,連帶著周身的氣息也開始冰冷下來。儼然已經端出了紀法上仙的莊嚴派頭。但是被酒精吞噬理智的鳳白仍舊毫無所覺,手執酒壺,嘻嘻笑著不住的往前,直至將身體徹底貼上阮青。

  在鳳白的潛意識中,總覺得這個一直緊皺雙眉的嚴肅男人有一種不可思議的親切之感。總覺得他本不該是這副模樣,一心只想著更加親近他。讓他品嘗自己一手釀制的桂花酒。在不住的推搡當中,鳳白執杯的雙手一個不穩,滿杯桂花酒盡數灑在了阮青白中繡著金絲的月袍之上。

  想要在線全文免費閱讀仙界大亨,請點擊下方相應鏈接下載客戶端

  >>>安卓用戶點擊閱讀

  >>>蘋果用戶點擊閱讀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北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