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當前位置 : 久久小說導航 > 總裁

總裁小說

豪門總裁小說一直都是書迷們比較喜歡的一個類型,此欄目下的豪門總裁小說既包括了霸道總裁愛上我的甜寵,又包括了冷酷總裁各種誤會的悲情,各類劇情可甜可虐,讓你欲罷不能,喜歡看總裁文的書迷們不要錯過~
  • 離婚無效:前妻快到碗里來

    離婚無效:前妻快到碗里來

    一庭芳菲|總裁|連載中

    唐念初荊鶴東小說名字叫《離婚無效:前妻快到碗里來》,此書又名《久愛不膩深愛不棄》,作者是一庭芳菲。昨夜的事,他終究是知道了。她忽的冷笑了一聲,將到了喉嚨邊的解釋全給悉數吞了下去。想讓她滾蛋,可以,反正荊鶴東可以有千百萬個借口丟棄她,只是她萬萬想不到,最終她會被人冤枉扣上不貞的帽子然后再被掃地出門!她真的是受夠了!三年婚姻將她折磨得不人不鬼,再堅持下去,她真的覺得自己會瘋掉!既然他要離婚,那就離好了!   一夜過去,當她早上清醒過來的時候那個人已經離開了,只留下雪白的床單上一抹刺眼的紅。   再打電話給唐若儀和閨蜜們的時候,她們一口咬定唐念初是去了洗手間后離開的,還發了短信給她們說家里有事先回去了,所以,根本沒人知道她在KTV里遭遇了什么。   想起這些,唐念初恨恨咬牙,她堅信這一定是荊鶴東的陰謀,目的就是為了離婚。   淚水肆無忌憚的在臉頰上奔涌,唐念初終于徹底死心了。   這段婚姻就是錯,不論她做的多好,荊鶴東都不會愛她。   他甚至可以卑鄙的用這種方式誣陷她,抹黑她,并且毫不在乎地把她推給別人,就像扔掉一個早就玩膩了的娃娃。   唐念初雙肩無助地顫抖著,她放聲痛哭,比起失清白,荊鶴東的無情才是她錐心之痛!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著,荊鶴東躺在臥房的大床上目不轉睛地盯著墻上的液晶電視。

  • 狂妻拽上天:帝少,高調寵

    狂妻拽上天:帝少,高調寵

    童涅兒|總裁|連載中

    《狂妻拽上天:帝少,高調寵》小說男女主角是君煜鐘離,此書又名《此生我只鐘情你》,作者是童涅兒。“很久沒見過這么上趕著找死的蠢貨了。”平頭男被一個一看就小自己許多的男孩子辱罵,登時火冒三丈。惡狠狠道:“你算什么東西?!知道我是誰……”“砰”的又一聲槍響,平頭男的手腕上瞬間開出一朵燦烈的血花。   車里被抓住的孩子許是哭累了,此時一抽一抽地嗚咽著。   駕駛室的胖子緊張得額頭直冒冷汗,不禁回頭問道:“哥,我們現在怎么辦?”   抱著孩子的平頭男人臉色也是前所未有的難看,語氣陰郁道:“我怎么知道怎么辦?不許開門!讓我再想想辦……”   他話未說完,“砰”的一聲,車門玻璃四分五裂。   巨大的豁口中,露出一張妖孽至極的俊臉。   然而,面對這副令人驚艷不已的少年容顏,哥倆卻沒有那個心思去欣賞,只是感受到一陣陣發自內心的膽寒。   待看到男孩臉上縱橫的眼淚和鮮明的巴掌印時,鐘離神色驟然一冷。   伸出手,“把孩子給我!”   平頭男恍然回神,暗罵自己竟然被一個半大的孩子的氣勢震懾住了。   強自鎮定道:“哪來的野孩子?別他媽多管閑事!”   鐘離懶得跟這種人廢話,探入手臂就要將孩子抱出來。

  • 余生有你甜又暖

    余生有你甜又暖

    囧囧有妖|言情|連載中

    《余生有你甜又暖》小說男女主角是林煙裴聿城,此書又名《愛隨風萬里》《三萬英尺的愛》,作者是囧囧有妖。“你……你叫什么名字。”青年看向林煙,面無表情道。“林煙。”林煙如實回答。“林小姐是吧,我看你被碰傷了,跟我走,車上有急救包,幫你處理一下。”那年輕男人想了想,找出一個自覺不錯的說辭。   車子后座上,此刻正靠著一個戴著金色邊框眼鏡的男人。   男人面色蒼白,看起來十分虛弱。   而在男人的身側,守護著一男一女。   “滴滴滴滴——”   男人的手上戴著一塊銀色的手表,而手表此刻正傳出類似與警報的刺耳聲響。   “不行,聿哥快到臨界點了!”男人左側守著的青年見狀,臉色滿是焦急。   “前面到底出了什么情況!怎么突然停住了?”另一旁的黑衣女孩也眉頭深蹙。   “我下去看看。”   當即,青年將手表丟給了黑衣女孩,自己則是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 多想留你在身邊

    多想留你在身邊

    小蜜蜂|言情|連載中

    主角是簡知漫墨庭深的小說名字叫《多想留你在身邊》,此書又名《只想擁你入懷》,是網絡作者小蜜蜂的傾力之作。“那如果,”簡知漫忍不住開口,眼底藏著期待,“如果我意外懷孕了呢?”墨庭深原本沒有表情的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他語氣十分篤定:“你懷孕了。”簡知漫害怕起來,撒謊道:“沒有,我說假如……”墨庭深表情仍舊陰冷:“那就打掉。”   簡知漫垂著睫毛,面色蒼白,她緊緊握著筆,落筆之前,她忍不住又一次問:“墨庭深,兩年了,你對我,真的就沒……”   “從來沒有。”像上次一樣,墨庭深連話都不愿聽完,便直接打斷,“你再問一萬遍,我也是一樣的答案。”   墨庭深放下筆,轉眸,平靜無波,也沒有半點感情。沒留戀,沒有恨意,平靜得就像是在看沒有任何意義的空氣。   “因為你根本不配。”   簡知漫手指一抖,筆尖顫抖的寫下了扭曲的名字。   等她簽好字,墨庭深立馬就走。   他的絕情讓簡知漫心里忽然涌出來一股恨意和不甘,她大聲道:“墨庭深!”   可墨庭深腳步絲毫不停,身形挺拔,徑直出了大廳。   簡知漫起身想追,被秘書攔住。

  • 簡知漫墨庭深

    簡知漫墨庭深

    小蜜蜂|言情|連載中

    《只想擁你入懷》小說主角是簡知漫墨庭深,此書又名《多想留你在身邊》,是由網絡作者小蜜蜂寫的一本言情小說。結婚兩年,兩年付出,一顆真心,在他眼里只是一句“不值一提”。初戀回歸,她與他離婚。她說:“可是我懷孕了啊,我懷了我們的孩子。”他卻轉頭吩咐手下說:“去把她肚子里的東西,給我處理掉。”她才知道,原來在他眼里,不僅僅是兩年的感情,包括她這個人,他們的孩子,都只是不值一提的事。   耗了這么久,秘書的臉色開始不好看起來,他冷聲說:“簡小姐,你現在真的是很不識相。”   簡知漫沒有應話,只在心里乞求奶奶快點到。   “帶進手術室去。”   護士把簡知漫拖上了手術床,脫掉她褲子,拿著工具就要動手。   簡知漫慌道:“等等,不是說無痛的嗎?怎么不給我打麻醉?”   這樣就能再拖一會了。   醫生冷冷說:“無痛取消了。”   說完,她將機械往前一伸……   嘭——手術室的門這時被墨奶奶一把推開。   “住手!誰敢動我重孫我就跟誰沒完!”她帶著人進來,很快把簡知慢帶離手術室。

  • 只想擁你入懷

    只想擁你入懷

    小蜜蜂|言情|連載中

    簡知漫墨庭深是《只想擁你入懷》小說男女主角,這本小說又叫做《多想留你在身邊》,作者是小蜜蜂。她羞澀的垂下睫毛,心里想著怎么和男人開口說她懷孕的事。雖然兩人只是協議結婚,隨時都可能分開,但孩子畢竟也是他的。“庭……”“把下周五的時間空出來,”墨庭深忽然開口,嗓音清冷,“去民政局,離婚。”簡知漫愣住,半響回不過神來。   “庭深,有個女人要和你通話,說急事,不方便讓我這個別人轉達那種。”   水聲停了,墨庭深的嗓音傳來:“別管她,你也不是別人,是我最愛的女人。”   女人道:“我知道,那這個電話……”   “掛了。”   電話隨之被掐斷。   “簡小姐,結果出來了,您懷孕六周,可以做藥流。這是藥,現在吃吧。”秘書把藥丸和水一起遞過來。   簡知漫抬起眸,黑眸干凈明亮,又絕望死寂:“我要流掉的,是墨庭深的孩子啊,是他的親骨肉啊,他就這么不在乎嗎?連說句話,都不肯……”   秘書毫無動容的看著簡知漫,只說:“簡小姐,你該吃藥了。”   簡知漫看著那藥,鼻尖仿佛聞到了令人作嘔的藥片氣味,她一把揮開了藥丸,發狠似的,再次給墨庭深打去電話。

  • 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花間公子|總裁|連載中

    《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小說男女主角是花盡樓西洲,這本小說又叫做《南風未盡所思成疾》,作者是花間公子。人人都以為花盡一定愛慘了他,她卻:“我只是敬業外加演技好罷了。” 可要論演技好,她遠遠不如樓大少。他用婚姻給她演了一場入骨三分又精湛的戲。 再后來樓大少的身邊已經沒有了那位漂亮愛撒嬌的女人,所有人絕口不提,只有樓大少在神志不清時,一遍遍的念著她的名字。   “花盡。”樓西洲低冷的腔調在電梯里徘徊,“昨天晚上,你真以為那是我喝醉酒后的意外?”   她看著他,不顯山水。   “如果不是有心人設計、你如果沒有給我開門,我怎么走都走不到你的房間。”   花盡一笑,靠著墻壁,手在口袋里緊緊的攥著。   “你的意思是,我故意的?”   “確切的說,有人和你里應外合。”   一縷青絲掉在了她的額前,遮住了些許的眸,一并擋住了她眼里的內容。   “樓總真是聰明絕頂,那么,想知道理由么?”   “不想。”   “………”

  • 南風未盡所思成疾

    南風未盡所思成疾

    花間公子|言情|連載中

    《南風未盡所思成疾》小說主角是花盡樓西洲,此書又名《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是由作者花間公子寫的一本言情小說。“我要一個人,一個男人。”花盡說這話的時候,透亮的瞳孔有剎那間的縮影。柳如驚奇的看著她,“誰?”“樓西洲。”柳如倒抽一口氣,樓西州?花盡又補充,“你是鄴城鼎鼎有名的美人,認識的權貴無數,樓西洲是你的座上賓,認識他,你是捷徑。”   上了vip樓層,818病房,敲門。里面有個婦人出來,看到了他,恭敬,“大少爺,您來了。”   樓西洲給她鞠躬,“玉姨,奶奶。”   床上躺著一個白發年長的老太太,帶著呼吸機,手腕纏的嚴嚴實實。   “奶奶。”樓西洲過去,聲音放柔了不少。   床上的老人掀了掀眼皮子,哼了一聲。樓西洲低頭對她說了句什么,老人立刻來了精神。   然后朝著花盡看去。   老人年歲大了,又受了傷,可那眼神卻犀利的很,把花盡上下打量。   “玉姨。”樓西洲的電話又響,“你對她說清楚,我去接電話。”   “是,大少爺。”   樓西洲去外面陽臺。

  •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朝暮|總裁|連載中

    主角是姜南初陸司寒的小說名字叫《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此書又名《總裁深深寵》,是網絡作者朝暮的傾力之作。“我派人將記者趕走。”陸司寒冷冷開口道。只怕那些記者的問題,足以生吞活剝的這個小丫頭,如果她真的是自己記憶中的那個人,那么她今年應該才堪堪滿十八歲而已。姜南初倔強的搖了搖頭,躲避不是自己的性格。   “把我的小未婚妻嚇跑了,你們可賠不起。”   陸司寒冷冷掃了起哄的眾人說道,兩人有的是時間可以相處,陸司寒有把握得到姜南初的心。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么說,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明明這個男人無權無勢,但是卻總是小心體貼的保護著自己,讓自己感覺到了安全感。   訂婚宴結束,陸司寒送姜南初去了寰球酒店的客房換禮服。   姜南初沒有進入客房,反而小手捏住了陸司寒的西服下擺。   “想要我陪你一起進去換衣服?”   “不不是,我想問問晚上該住在哪里?”   姜南初微紅著臉說,姜家今天肯定不想回去了,自己害怕控制不住動手打姜桐兒,所以只能跟著陸司寒了。

  • 總裁深深寵

    總裁深深寵

    朝暮|總裁|連載中

    姜南初陸司寒是《總裁深深寵》小說主角,此書又名《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作者是朝暮。“啊!”姜南初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只炸了毛的貓咪尖叫起來。為什么自己身邊躺著的人是陸司寒!他是陸家最不受寵,被人輕視的私生子,傳言十歲那年被困火災,那半張臉被燒的慘不忍睹,整個人都好像是從地獄里爬上來的魔鬼。   “爸爸。”   姜南初按下了通話鍵,輕輕的開口喊了一聲。   “姜南初,你真是越來越過分了,幸好梓佑將媒體的新聞報道壓下來了,不然你知道會造成怎么樣嚴重的后果嗎,十個你都賠不起!”   “你什么時候能夠像你姐姐那樣懂事。”   “爸,今天原本應該是我和簡梓佑的訂婚宴,但是他和姐姐聯手陷害我,甚至守在酒店門外的記者都是他們安排的,我只不過是在反抗,只不過是在保護自己,我做錯了什么?”   “身為父親,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我真的是你的親生女兒嗎?”   姜南初眼眶微紅說道,小女兒遭受了如此不公平的對待,他的所作所為比外人還要冷漠,他在意的只有利益。   “胡鬧!”   “你說的這是什么話,你不是我的女兒,你是誰的女兒?而且你有證據證明這是你姐姐干的嗎?不要血口噴人污蔑桐兒。”

  • 嘗我一往情深

    嘗我一往情深

    狐貍燉粥|言情|連載中

    嘗我一往情深大結局是什么?小說男女主角是唐姒厲爵城,這本小說又叫做《春風楊柳愛傾城》,作者是狐貍燉粥。看著她無聲落淚,男人深邃的眼中隱有一絲動容。他動作輕柔的抬手擦著她的眼淚,“別哭,我會替你討回你失去的一切。”唐姒失聲痛哭,像是想要將一切委屈都發泄出來,哭累了就昏睡了過去,她根本不知道男人看她痛哭時的目光有多溫柔。   唐姒不動聲色的將她的表情收入眼中,佯裝羞澀的問,“小柔,我今天好看嗎?”   “好…好看”   “靖南說要娶我當他最美的新娘,我沒想到他真的這么用心,一想到馬上就要嫁給他,我就有點緊張……”   韓以柔的臉色說不上多好看,她是氣到要爆炸了!她知道陸靖南娶她只是權宜之計,可還是無法不介意這場聲勢浩大的婚禮。   唐姒臉上幸福的笑容,就是對她最大的羞辱。   韓以柔心想笑吧笑吧,以后有得你哭的時候!   這就受不住了?那等會兒那場大禮,她可怎么接?   唐姒不動聲色的笑,盡量表現出一個待嫁女人的羞澀和緊張。

  • 春風楊柳愛傾城

    春風楊柳愛傾城

    狐貍燉粥|言情|連載中

    唐姒厲爵城小說名字叫《春風楊柳愛傾城》,此書又名《嘗我一往情深》,是由網絡作者狐貍燉粥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嫁給我,我幫你。”“我憑什么要相信你?如果不是你趁人之危,我不會和你有任何的關系!他們不是什么好東西,你也不是!我不會嫁給一個卑鄙小人!”唐姒憤怒的吼道。男人危險的輕勾起唇角,“卑鄙?看來我不卑鄙點,都對不起你給我戴的高帽。”   “有把柄在我手上的人是你,我肯讓你提條件是我對你最大的讓步,唐姒,你很清楚你今天走出了這扇門會面對什么,不提你那個陰奉陽違的未婚夫,就是我…也不會讓你好過,我的女人斷沒有再嫁給其他男人的道理。”厲爵城不緊不慢的說著。   唐姒心下一沉,她知道她沒有談判的條件,選擇妥協是無奈之舉,她想了想,“好,那第二點就作廢。”   厲爵城看了秦風一眼,秦風會意,將早就準備好的文件交給了唐姒。   文件袋里是一紙婚前協議,協議里說她不可以與其他男人有過多親密接觸,而且必須要履行夫妻義務,搬過來和他一起住,連上幾次床這種事,都明確的寫清楚了。   唐姒不由紅了臉,這種事都能寫清楚,這男人真是厚顏無恥!   “將你的條件加上去。”厲爵城冷淡的開口。   唐姒動筆將她的條件加上去以后,就簽了名字。   連早餐都沒吃,她只洗漱了下就和厲爵城去民政局領了證。

  • 孟千歌薄修沉

    孟千歌薄修沉

    青青子衿|總裁|連載中

    孟千歌薄修沉小說名字叫《天才酷寶火爆媽咪》,此書又名《萌寶無敵:媽咪快看是爹地》,是由網絡作者青青子衿寫的一本霸道總裁小說。薄修沉看著車輛消失的方向,眼底神色瞧不出情緒,這時,就聽到阿杰的吆喝:“好了,提示燈真的不亮了,發動機也沒雜音了!老大,真的行,那個小孩子好厲害!”   大門外,已經按了兩回密碼鎖,門都沒開的阿杰,正在回憶自己是不是記錯密碼了,正想按第三次時,動作卻被打斷了。他仰頭,看著門內身著家居服,五官美麗精致的女人,訝然的大呼:“什么情況!老大家怎么有女人?我,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干什么?”   梁千歌皺眉盯著他,目光冷凜。   這時,對面門突然被打開,里頭,上身精壯的男人,腰上圍了一條浴巾,一邊擦頭發,一邊看向門外。   阿杰立刻找到了組織,大喊:“老大!”   薄修沉掃了眼門外的下屬,又看向對門那戶出來開門的女人,他不記得對門有人住?   正沉吟著,他卻突然與對面的女人四目相對。   只有微光映照的走廊,朦朦朧朧,薄修沉瞇眸看著那女人的臉,微頓之后,瞳孔倏地一縮。   阿杰這時也恍然大悟,忙跟梁千歌道歉:“抱歉抱歉,我找錯門了!我上司住對門,對不起,對不起!”

  • 萌寶無敵:媽咪快看是爹地

    萌寶無敵:媽咪快看是爹地

    青青子衿|總裁|連載中

    《萌寶無敵:媽咪快看是爹地》小說主角是孟千歌薄修沉,此書又名《天才酷寶火爆媽咪》,作者是青青子衿。“請問,有什么事嗎?”小男孩仰頭直視容貌過于優秀的高大的男人,溫順的問道。薄修沉挑了挑眉,覺得自己有點魔怔了,這個小孩老老實實的站在車庫的拐角,明顯是在等大人,他一直盯著人家,把人家盯了過來,卻不知該說什么。搖了搖頭,男人盡量維持住一個長輩的尊嚴,不承認自己會因看一個小孩看得目不轉睛。   與此同時,白色小轎車里,梁小譯小朋友一如既往的抱著車內的紙巾盒,開始拿紙巾,一點一點的擦拭車內可以看見的小浮灰。   九月出生的寶寶,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小潔癖。   梁千歌看著兒子萬年不變的處女座行為,忍不住輕笑:“剛剛怎么沒在拐角等媽媽,去哪里了?”   梁小譯軟軟的說:“有個叔叔的車出了問題,他一直盯著我,應該是想我幫他看看,我就幫他看了下。”   梁千歌噗嗤一聲笑出來:“我兒子還會汽修?媽媽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時候學的?”   梁小譯冷靜的仰起頭,一臉理所當然的說:“媽媽書房不是有本《汽修常見故障診斷與排除》嗎?”   梁千歌皺眉:“有嗎?”   “有的,在《人力資源管理高端視野》與《合伙人制度工作箱》的中間。”   梁千歌:“還有這兩本嗎?”   梁小譯:“……媽媽,那不是你的書房嗎?”

  • 萌寶一對一:總裁爹地寵上天

    萌寶一對一:總裁爹地寵上天

    三寶妖嬈|總裁|連載中

    《萌寶一對一:總裁爹地寵上天》小說主角是溫喬厲封北,此書又名《至尊萌寶:總裁爹地寵》,是作者三寶妖嬈寫的一本總裁小說。小孩一出生,溫喬就帶著溫盛松給的五萬塊錢去了國外,在醫院被搶走孩子的一幕深深地刻在她的腦海里,待在家里她時時刻刻擔心那些人會發現孩子,便去了國外避避風頭。   爺倆有說有笑,其樂融融。   溫喬看了眼兩人,才扭頭,一臉凝重地向溫盛松問道:“爸,當年那人到底是什么人?”   本以為父親多少會了解一點內幕,但是溫盛松只是愧疚地搖了搖頭,“爸爸也不知道!”   這五年,他一直在偷偷打聽當年的事情,也想悄悄去看一眼被抱走的孩子到底過得好不好?   可是給他做套,再借他高利貸的那些人一夜之間都不見了蹤影,這件事無從查證,只好作罷。   溫喬想到那個被抱走的孩子,心一陣發疼,但是看著父親頭上的白發,再也不忍心責問什么,聲音軟了下來,“爸,你的身體現在怎么樣?”   溫盛松見女兒還知道關心自己,立馬開心起來,布滿皺紋的眼睛笑著,“沒事!爸爸沒事,你別擔心!”   溫喬還是不爭氣地紅了眼眶,都肺癌晚期了還沒事?   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時候,父親把她放在頭頂騎馬

  • 至尊萌寶:總裁爹地寵

    至尊萌寶:總裁爹地寵

    三寶妖嬈|總裁|連載中

    溫喬厲封北小說名字叫《至尊萌寶:總裁爹地寵》,此書又名《萌寶一對一:總裁爹地寵上天》,作者是三寶妖嬈。女人一手提著棕色的行李箱,一手牽著一個小男孩,從破舊的小巷口往里走去。身側的小男孩戴著同女人同款的帽子,簡單的湛藍色牛仔背帶褲,白色小球鞋,卻因為他長了一張粉雕玉琢,像小模特一般俊俏的臉蛋,出塵干凈的氣質,整個人高貴得像個小王子。   “媽”,身前傳來一道年輕而清麗的聲音。   蘇月娥一怔,不可置信那般,使勁地摸了摸眼睛,那張她日夜思念的面孔就越來越清晰,頓時激動的淚水就涌了出來,“女兒!真的是你,你終于回來了!”   溫喬亦紅著眼眶,走過去緊緊抱著蘇月娥,“媽!”   小孩一出生,溫喬就帶著溫盛松給的五萬塊錢去了國外,在醫院被搶走孩子的一幕深深地刻在她的腦海里,待在家里她時時刻刻擔心那些人會發現孩子,便去了國外避避風頭。   溫喬對溫盛松多少是有些怨言的,如果父親能夠安安穩穩地做一份工作,不要整天做發財的白日夢,她也不至于走上這條路。   這些年家里相安無事,溫喬在國外一呆就是五年。   五年的時間,再強烈的怨氣也消失了,更何況,溫盛松最近檢查出了肺癌,已經是晚期,溫喬知道消息的那一刻,便再也坐不住了,恨不得生出一雙翅膀,能立馬飛回來。   蘇月娥早已經老淚縱橫,哭得泣不成聲,這些年她無時不刻不在想念女兒和外甥,“孩子.我可憐的孩子”

  • 名門私寵:億萬甜妻吻上癮

    名門私寵:億萬甜妻吻上癮

    司如酒|總裁|連載中

    安酒酒司霖沉小說名字叫《名門私寵:億萬甜妻吻上癮》,此書又名《萌妻乖乖入懷》,是由作者司如酒寫的一本豪門總裁小說。“阿沉……你喝醉了……”她吐字艱難,臉上笑容卻絲毫不減。“醉酒殺人也是要判刑的……你還年輕,為了我坐牢不劃算……”“呵,你什么時候還會替我著想了?”他笑得冰冷殘酷,掐著她脖子的手一寸寸收緊,緊到她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哥,你回來了!”   “……”   司霖沉面無表情走進屋,看向沙發中央那位為老不尊的老人,冷冷挑眉:“沈女士,您就算要裝病,好歹也裝得像點吧?”   司老夫人眼睛一瞪:“臭小子,怎么跟奶奶說話呢?”   旁邊的司明珠也跟著附和:“就是就是,奶奶只是想你了,哥你就別生氣了。”   司霖沉抬起眼皮,冷冷看了眼司明珠。雖然什么都沒說,卻愣是讓司明珠嚇得往老夫人身后縮了縮。   “行了,別一回來就兇你的妹妹,有客人在呢!”   司老夫人拍了拍司明珠的肩膀,隨后牽起身旁另外一人的手,笑瞇瞇跟司霖沉介紹:“這位是喬可人喬小姐,很有名的女演員,你應該聽說過吧?”   喬可人?   司霖沉的目光順著老夫人的手,移到旁邊喬可人身上。

  • 萌妻乖乖入懷

    萌妻乖乖入懷

    司如酒|總裁|連載中

    主角是安酒酒司霖沉的小說名字叫《萌妻乖乖入懷》,此書又名《名門私寵:億萬甜妻吻上癮》,作者是司如酒。“安、酒、酒!”司霖沉一個字一個字地念出她的名字,聲音里壓抑著滔天的怒火。“你好大的膽子!”他找了她整整四年,找遍了華亞國每個角落,卻連根頭發絲都沒找到。現在,她卻這么堂而皇之出現在他家,還敢自稱是他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人?   “姝姝乖,媽媽一定會讓你盡快好起來的。”   安酒酒將眼眶里的淚拼命忍回去,將姝姝哄得開心后才道:“媽咪想跟小小姨說說話,姝姝把手機給小小姨好嗎?”   姝姝乖巧嗯了聲。   很快,手機那頭就變成了盛小小的聲音:“你那邊怎么樣?司霖沉有沒有為難你?”   安酒酒揉了揉眉,聲音里透著無奈:“你說呢?”   盛小小想到安酒酒四年前做的事,嘖嘖感嘆兩聲:“你現在還能活著跟我通電話,說明司家大少脾氣還是不錯嘛。”   安酒酒苦笑了聲,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直接問盛小小:“姝姝的情況怎么樣?”   提到這個話題,盛小小的神色不由得變得凝重起來,站起身走出病房,找了個安靜的地方繼續跟安酒酒通話。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頁 尾頁1863343
北京电子游艺